首页 > 新闻 > 时评荟萃 > 正文

北青报:汽车金融服务 还能不能好好收费?

原标题:汽车金融服务,还能不能好好收费?

正常来说,一个热点事件如果没有“反转”,应该会很快被覆盖。然而,热了三天的“奔驰哭诉事件”,可说是个例外。风势一变,火烧向了4S店收取的“金融服务费”。

昨天,关于这个事件的一段录音曝光。一方是打着官腔的、傲慢的4S店总经理,另一方则是前些天坐在车引擎盖上边哭边讲道理的W女士。而这段录音让人们知道,原本能够全款买车的W女士,在销售人员的诱导下,使用了奔驰汽车金融公司的贷款,选择了分期购车。蹊跷的是,她在前往财务室刷卡付完首付及保险费用后,又被带到该汽车金融公司的工作人员那里,被要求给个人转账15200元。

“我是现绑的银行卡,每次还只能转一万。我分两次转账的,一次一万,一次五千二。”W女士这样说道。然而,对于这笔转进工作人员个人账户的钱,她并没有拿到发票。直到事后才得知,那笔钱叫作金融服务费。

“请问这是一笔什么钱?提供了什么服务,就要收金融服务费?收费的标准是什么?为什么不开正式发票?”音频中,W女士抓住这个点,追问不断。有媒体进行了摸底,几乎所有4S店都收取金融服务费。

有意思的是,奔驰汽车金融公司立马回应:(奔驰)一向尊重并依照相关法律法规开展业务运营,不向经销商及客户收取任何金融服务手续费。

这笔钱去哪了?

请注意,奔驰汽车金融这里用的词,是“金融服务手续费”。这和W女士所说的金融服务费,是不是一笔钱呢?换一个问法,这笔钱究竟进了谁的口袋呢?我们猜测,这15200元钱或许分为了三部分,一部分是最终会流向奔驰汽车金融的贷款利息;一部分是W女士支付给4S店的金融服务费;还有一部分,本质上应该属于利息,但由于4S店为奔驰汽车金融提供了“服务”,因此最终会流向4S店或其工作人员,作为服务费。

看上去挺复杂对吗?其实,汽车金融公司、4S店和客户之间,存在三组关系,理解了三组关系,就会理解上述三部分钱是怎么一回事。

第一组是信贷关系。发生在汽车金融公司与客户W女士之间。客户提供收入或财产证明(比如,W女士提供了自己在上海的房产证),汽车金融公司评估其偿债能力,决定是否放贷,放多久,收多少利息。值得注意的是,W女士贷款的利息之低是难以想象的,奔驰汽车金融页面上的贷款利率是3.99%,已经很低了;而W女士在录音中表示,由于利率很低,在3%左右,因此她也决定贷款。

第二组是居间关系。发生在汽车金融公司、客户和4S店之间。4S店促成汽车金融公司和客户之间信贷关系的达成,提供了居间服务。奔驰汽车金融公司可能确实没有收取金融手续服务费,相反,他们其实应该向4S店支付居间服务的费用。另一方面,客户因为获得了贷款,也有理由向居间人支付一定费用。

第三组关系就复杂一些,是一种代为收取利息的关系。汽车金融公司因为贷款利息太低,无法覆盖资金成本,需要换个方式收取一笔变相的利息“回本”。为了在竞争中获得先机,汽车金融公司往往会采取低息的方式招揽顾客,并以烧钱的方式来补贴业务。但是有时钱也不够烧的,就请4S店或工作人员以金融服务费的名义代收一部分款项,实质上还是贷款的利息。

暗藏道道的”金融服务费“

那么,这笔钱为什么要通过扫工作人员个人二维码的方式支付,而不能直接划入4S店的账户呢?

那是因为,无论是利息的回流,还是提供金融居间服务,都是存在问题的。如果是利息回流,意味着低息放贷的行为存在欺诈,至少存在欺骗监管层的嫌疑——根据最新消息,中国银保监会已要求北京银保监局对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金融有限公司是否存在通过经销商违规收取金融服务费等问题开展调查。

另一方面,提供金融居间服务,则需要一定的资质,主业为代理汽车销售的4S店无论如何都拿不到相关的牌照。本质上这是违规的,讲得严重点,这构成了“非法经营”。这样的收入自然入不了账,用工作人员个人账户走个账,作为“外快”了事。

问题是,这样的走账,处于缺乏规范、也缺乏监管的状态。其中的“操作”,难免暗藏道道。

有业内人士声称,有些销售方压低车价促销,然后再“悄悄”从服务费里赚回来。这样的 “服务”,不但涉及侵犯消费者知情权的情形,如W女士就称,所谓金融服务费是在她事先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诱导支付的,还可能纵容4S店故意低价卖车,再从服务费捞回来的把戏。而低价卖的车,保不齐就有哪里存在些瑕疵,比如,发动机没开出1公里就要漏油。

低息可持续吗?

说到这里,就会有人觉得奇怪。有些消费者粗枝大叶,不去问金融服务费是怎么一回事;但怎么那么多消费者都欣然接受分期贷款呢?这个故事里还有一个细节,前面说到了,贷款利率实在太低了。3%的利率甚至低于定期存款,汽车金融公司怎么活下去呢?因此,难免想些别的办法“补贴”。我们不是在为汽车金融公司洗白,只是各位看看当下汽车金融的竞争格局,就会明白奔驰汽车金融所处的境地。市面上有太多的零利率车贷了,要么是“1-3年免息”,要么是“13个月免息”,要么“零首付”,新车开回家;每家平台都烧红了眼,谁也不敢后退半步。

问题是,低息并不是可以持续的模式。汽车金融公司的资金也是有成本的,烧钱久了终究坚持不住,只好想办法以“服务费”的方式“回血”,羊毛总会出在羊身上。再稍微说得复杂点,这个问题的关键可能在于,汽车金融公司的资金成本太高了。当前,汽车金融公司的融资渠道相对有限,一般就是股东增资、定存、发债和借款等,成本都很高。3.99%的利息收益完全无法维持运转。

近年来增加的资产证券化原本是个好模式,但发展比较缓慢。在这种模式下,消费者付部分首付,就可以喜提爱车;而汽车金融公司打个包把债权以ABS(资产证券化)的形式转让出去。投资者认购了资产支持证券,资金回笼,汽车金融公司拿这笔钱再去放贷,循环得越快,资金成本越低。

打个比方说吧,W女士贷款买车,分十年还款,每年要还3.99%的利息。然而奔驰汽车金融公司等不了十年,刚发出去半年就决定将这笔债权转手卖给其他投资人,利息为3.65%(2018年奔驰汽车金融ABS的票面利率)——而直他投资人为什么愿意要这样的债权呢?一是因为持有到期时可能会涨十几个BP,二是在交易所可以交易,趁钱宽的时候赚一笔。而对于汽车金融公司而言,发了ABS,连本带息立即回笼,又能再放出去。只要循环起来,规模就可能迅速做大,资金成本就可能越来越低。

可惜的是,汽车金融的资产证券化在国内还不够发达,在体量上还不足以支撑上万亿的汽车金融市场的资金需求。有意思的是,第一单汽车金融资产证券化产品的发行人,就是本文的故事主角。2016年奔驰金融发行了国内首单Auto-ABS产品,融资23.74亿元,资金成本仅3.03%。然而到了汽车金融万马奔腾的2018年,奔驰金融的发行规模也不过仅到了85亿元(利率3.65%)。对于缓解融资成本高企的问题,几乎是杯水车薪。

其实,如果真正的汽车金融服务能发展起来,资产证券化的循环能跑起来,汽车金融公司的资金成本或许就能得以控制,低利率促销或许就可以不再是“噱头”或“皇帝的新衣”,还能吸引更多的人关注汽车金融,让掮客们信息不对称的便宜越来越难占。眼下,那种水准不高且上不得台面的“金融服务费”,也许就可以尽量减少。虽然可能避免不了女车主坐上引擎盖哭诉,但或许可以让购车服务变得透明些许,少一些“不能说的秘密”。

来源:北京青年报 (文/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