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评荟萃 > 正文

光明网:江苏省17人未脱贫为何引来全国公众的关注

全国公众瞩目精准扶贫的精确数字,其实也是希望产生这样数字的执行力能够延伸、扩展至更多地方、更多领域,体现在与自己相关或关注的一些事情上。

光明网评论员

这两天,有关江苏省脱贫率达到99.99%以上、目前还剩6户计17人未脱贫的消息引来全国公众关注和热议。该消息称,江苏省政府在江苏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上关于脱贫攻坚工作进展情况的报告显示,江苏省脱贫攻坚工作取得了决定性成效,脱贫致富奔小康工程实施4年来,已实现脱贫254万人,脱贫率达到99.99%以上,目前还剩6户、17人未脱贫。

江苏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会议现场

5年前,2014年10月,来自江苏省内媒体的一则报道说,在国际消除贫困日(10月17日)、同时也是中国设立的首个全国扶贫日,江苏省政府曾发布该省自2012年开始实施的新一轮脱贫奔小康工程成绩单:到2014年,120万低收入人口中的90万人纳入低保,其余30万人在2015年进行扫尾,由此实现全面脱贫。不过,江苏省2015年底要实现的全省“全面脱贫”的标准高于全国平均标准,即使在苏北地区,“最低低保标准将提高到每月335元、全年4000元”。而前述“脱贫率达到99.99%以上,目前还剩6户、17人未脱贫”的贫困标准则为人均年收入6000元以下,这个标准也仍高于中国大部分省区的贫困标准。

将贫困户减至个位数,将贫困人口缩减到两位数,这样精确的扶贫数字完全契合精准扶贫的工作要求。精准扶贫要求入户到人,就是为了防止扶贫工作不深入不细致,将扶贫工作搞成数字脱贫、统计脱贫,从而成为政绩脱贫。精准扶贫之所以是扶贫的攻坚战,正是因为精准扶贫的对象大都生活在自然条件比较差的地区,处在行政体系末端都难以或不常覆盖和触及的地方。在这样的地方,行政的边际成本十分巨大,而边际效益则有限。尤其是,生活在这样地方的贫困人口,其所能发出的声音及其所形成的社会影响很难到达舆论场的中心。这种现象,即使在江苏这样经济相对先发地区,也同样存在。

十八大以来,中国农村贫困人口从2012年底的9899万人减少到2018年底的1660万人

由此,全国公众瞩目并热议江苏省脱贫致富奔小康工程取得“脱贫率达到99.99%以上,目前还剩6户、17人未脱贫”的成绩,实际上也正是瞩目原有的行政体系及其资源所释放的执行力。精准扶贫工作开展不过几年,既有行政系统的执行力,在扶贫攻坚工作中得到了新的展示。这说明,现有的行政体系及其执行力,完全可以延伸至偏远、分散的地方,也完全可以胜任边际行政成本巨大的工作任务。这样的执行力是如何实现的,其经验殊可总结推广。

全国公众瞩目精准扶贫的精确数字,其实也是希望产生这样数字的执行力能够延伸、扩展至更多地方、更多领域,体现在与自己相关或关注的一些事情上。不似精准扶贫工作,在许多地方,在行政成本相对较低、边际效益相对较大的地区,行政体系的执行力甚至还不如刚刚开始几年的精准扶贫工作。一些公众常年反映、经常反映的身边事,往往得不到及时地解决,甚至一拖就是数月数年(参见光明网评论员文章《有这样的工商部门,不搞死企业才怪》)。或者,对既不偏远也不分散、而就是在自己眼皮底下的公众所需所求,睁眼闭眼,熟视无睹,对公众呼声死顶硬抗,行政系统的执行力只体现在覆盖住公众不满的声音。又或者,强大的执行力在推行对自己有利的政策时,既快速又有力;而在方便和惠及公众利益的政策设计和执行上,则显得无精打采,力有不逮(参见光明网评论员文章《ETC不显示通行总额,不能还是不为》)。这些,都从另一个方面消蚀着公众对在精准扶贫中产生了强大执行力的行政系统的信任。

来源:光明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