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评荟萃 > 正文

人民日报:网上开课,别难为了农村孩子

家里信号不好,一直跑到山顶上,在皑皑白雪中一手拿手机,一手做记录;走了近一小时的山路,才能找到一处能收到网课信号的崖壁,一学就是五六个小时;家里不能上网,就到村部院子、邻居家房顶上“借网”学习,堪称现代版的“凿壁偷光”……这些孩子实在太不容易。

在赞扬孩子们刻苦精神的同时,也该看到,要求那些不具备条件的孩子进行网上学习,不合理。而且,在广大农村,这个群体很大。要知道,在许多农村地区,宽带、WiFi不是必需品,而是奢侈品。

我们看到有暖心的报道,为了给大山里的孩子“送网”,有的通讯公司加班加点布网、建光缆、通信号;为了解决设备问题,有的地方购买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送到孩子家里……应该说,短时期内,能解决多少问题呢?只能是杯水车薪。还有很多农村家庭,家里三个孩子抢一部智能手机;没有WiFi,对他们的父母来说,网络流量真的很贵;而且信号、设备稍微出点BUG,全卡壳。

乡村教师也太难了!设备拮据简陋,信号时断时续,爬到房顶上讲课,坐在田间地头找信号,拿着大葱当教鞭;有位校长每天先把网课录到优盘里,再骑摩托车送到孩子家中,一天往返20多公里……大多数乡村教师是临阵磨枪,化身“技术服务人员”,一些上了年纪的教师,更是“玩不转”。网上一些真实的段子,比如老师讲课开了“十级美颜”,整堂课讲完发现忘记开麦克风,看似好笑,实则让人有些不是滋味。

农村的家长们更“捉急”。很多留守儿童跟老人住在一起,监督学习、检查作业、亲子活动等任务对他们来说很勉强。孩子自己使用手机,可能禁不住游戏等各种“诱惑”,这会产生视力等好多问题。

其实,许多孩子来讲,与其吃个“夹生饭”,不如多开几条通道,有些地方网络、电视等渠道一起上,这就实事求是。上课效果不可能像正常教课,可以规划好当下能够做好的事。比如北京规定的,“不得组织上新课”,北京的孩子们相对网络条件较好,尚不开讲新课,很多上网都困难的地方,更应该客观评估、因地制宜,不能“一刀切”。

其实,教育是个大概念,包括德智体美劳等等。换个角度来看,这段时光如果合理利用,孩子们在许多方面也能得到很好的教育。可以复习之前的功课,把薄弱环节学扎实;开展阅读计划,静下心来读一批好书;开展练字等“打基础”的学习;还有劳动教育,平时功课忙没时间,现在力所能及地做点家务、干点农活,也可以体会辛苦劳动的不易,增进和父母、爷爷奶奶的交流。

当然,疫情过后,需要补课的不仅仅是孩子。政府部门要补课,尽快补上疫情中暴露出来的教育教学短板;通讯公司要补课,尽快织密偏远农村地区的网络;老师们也要补课,尽快掌握一定的网络时代的教育教学技能。让阳光普照地处偏远农村却一样活泼可爱、渴求知识的孩子们吧。

来源: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