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评荟萃 > 正文

如果疫情带来撕裂,那将是病毒最大的胜利

众所周知,微信上那个“华商太难了”系列纯属虚构,是一家公司的营销号矩阵“批量编造”的,公司所在地网信办已和公安介入处理此事。不过疫情笼罩下,海外华商的确不容易。我认识一个在罗马开家庭旅馆的小哥们,面对不知何时能结束的“旅游寒冬”,一筹莫展。好在他的邻居、热情的意大利人每晚六点准时开启阳台演奏会,给他带去些许安慰。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位邻居碰巧不会任何乐器,每天坚持不懈抡起家里的锅碗瓢盆一通乱敲。

“艺术课代表”意大利人达观浪漫,可这个国家的的确确在经受苦难。根据最新数据,意大利新冠死亡病例已经超过了中国。病毒肆虐之下,死亡这件事在这片土地上也已经发生了三千多次。

目前国内疫情逐渐得到控制,但病毒又开始在包括意大利在内的其他国家扩大蔓延。这时候,部分人看待国外抗疫状况的态度开始跑偏。虽说不见得编造,像营销号一样幸灾乐祸“某某国失控了”,但凭着只言片语的信息就动辄嘲笑别的国家“佛系”抗疫,甚至讥讽别的国家“不过如此”,也近乎武断、有失厚道。

早些时候,新加坡因为不要求居民戴口罩率先“躺枪”。但事实上,新加坡防控开始得相当早,其医疗系统高效,而且防疫政策也异常严厉。2月底的时候,一男子因为执意拒绝遵守居家隔离规定,直接被剥夺了永久居民身份。还有最新“佛系代表”英国,虽然“群体免疫”引起全球范围的围攻不冤枉,但冷嘲热讽其“躺倒”,也大可不必。

人们远没有充分搞明白这突如其来的病毒是怎么回事,在这种情况下,比较各自的防疫效果尤其需要专业和谨慎。世卫组织提醒大家注意对数据的解读,比如病死率。世卫专家理查德·皮博迪博士在采访中评价意大利新冠病死率高、而德国病死率低的时候,特意指出意大利疫情的暴发和发展比欧洲其他国家开始得早。意大利病死率为何如此之高,按张文宏医生的通俗解释,需要住ICU的病人数超过了病床数。意大利也有特殊情况,比如老龄人口庞大。转引财新网报道中的数据:意大利高等健康研究所(ISS)3月17日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意大利99%的死亡病例都有基础疾病。死亡病例年龄中位数63岁,平均数79.5岁。检测标准也不同,许多轻症和无症状患者不会接受检测,也就不会确诊。在动态的蔓延局势、不同的国情与政策下,粗浅的比较并不科学。

基于不同的国情与文化,各国实行了不同的抗疫政策。总体而言,各国的举措都越来越积极。但或许并不存在一套教科书式的应对方案。《经济学人》一篇文章总结了决定应对政策的三个因素:对待未知的态度,卫生系统的架构与能力,以及政府的公信力。这或许能给客观看待各国的举措提供指引。

反思这场疫情给人类带来的教训,远比争执哪种社会形态更高明有意义。

像意大利这样医疗水平世界领先的国家,为什么被病毒打击得如此狼狈?早期重视不足是很大的因素,等到疫情爆发,又出现了医疗资源挤兑。英国的“延缓”思路,和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的短板有直接关系。美国新冠病毒检测能力跟不上,特朗普近年来大幅缩减疾控预防中心经费的弊端暴露了出来。《中国新闻周刊》近日推出一篇梳理我国医院感染科现状的报道,反思医疗体系的问题,生动诠释了什么叫“建设性”。

在这场惨痛的疫情面前,谁都没有理由幸灾乐祸,没有理由妄自尊大。病毒不会挑选国籍和护照,它给全人类带来共同的挑战,这本当是我们摒弃偏见、携手合作的时候,不是么?

病毒给人类社会带来的教益其实远不局限于公共卫生体系方面,疫情放大了近些年来逆全球化潮流带给人们的困惑。

这回压力山大的英国NHS,是当年包括约翰逊在内的脱欧派拉票的一张“牌”。“英国每周要给欧盟交3.5亿英镑。让我们用这些钱来建设自己的医疗卫生系统。”这个口号一度被印在伦敦的公交车上,“卷福”主演的《脱欧:无理之战》曾经演绎过这个场景。口号煽动性很强,仿佛从欧盟“省”下的钱,都能直接转移到医疗系统一般。再说,这个数据也不准确。疫情无疑又一次正面地提出了这个问题:英国人引以为傲的NHS怎么才能重返昔日荣光?狭隘民族主义是药方吗?长期积累的其他社会问题呢?

类似的问题还可以问美国,问坚持把演讲稿里的“冠状病毒”改成“中国病毒”的特朗普总统。撕裂对应对挑战能起什么作用?我想答案不言自明。

把视野往回收一收,我想就最近这一波“兵荒马乱”的归国游子多谈几句。出于对输入性病例的恐惧,部分人对他们怀有敌意,骂他们“两头沾光”。这种观点很有迷惑性,况且的确有个别归国人员的行为令人嗤之以鼻。可因此污名化一整个群体,就是赤裸裸的歧视了。虽说回国的决定未必就理性,长途旅行反而可能增加风险,恐慌的你理应理解恐慌的他们,嫌弃同胞是“添麻烦”未免狭隘。况且他们当中许多只是留学生,有些可能刚出去不久,对当地了解尚浅,慌不很正常么?如果对病毒的恐惧演化成对来自某地的人的歧视,不遗憾么?

被疫情困在斗室的我们,经常自嘲待着不动就是为社会做贡献。但除了宅,其实也可以静下心来做点“形而上”的思考。比如说,我们如何变成更好的人?如何变得更智慧、更开明、更善良?

当代学术明星、“简史三部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谈新冠疫情时说,流行病的真正解药是合作。“如果这场疫情带来的是人类之间更严重的不团结和不信任,那将是病毒的最大胜利。”一场威胁全人类的疫情,恰也是更深刻理解“命运共同体”含义的契机。

这当然不仅限于宏大的政治。

来源:团结湖参考    作者:张静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