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评荟萃 > 正文

给鸦片战争洗白 香港“毒师 毒教材”还要为害多久?

将鸦片战争的起因说成是“英国以帮助当时的中国禁烟为由出兵”,这种明目张胆给鸦片战争洗白、连英国人都不敢做出来的事情,居然在香港发生了,而且还是教师给小学生讲课时这么说的。又是那个老问题,香港的“毒师”“毒教材”还要为害多久?

据香港“大公文汇全媒体”4月29日报道,市民陈女士(化名)爆料,她28日与孩子一起观看小学二年级常识的网课,教师讲到《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这一课时,公然歪曲历史,这样描述鸦片战争的起因:“英国想以禁烟为理由派兵攻打中国。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呢?就是由于英国发现中国当时很多人吸烟,吸食烟草,这个问题相当严重,所以他们为了消灭这些叫做‘鸦片’的物品,就发动了这场战争。”

无比震惊的陈女士赶紧仔细翻看孩子的教材,发现课程配套教材《朗文常识童看历史2C》一书中,在介绍内地民生百态时,只选用了北京雾霾和云南地沟油的新闻,缺乏正面案例。陈女士说,“相关教师在介绍国旗和国徽时照本宣科,难以让学生有深刻印象,而关于内地的负面新闻,则让学生进行深度分析。”例如,教师让学生搜集内地旅客与香港市民发生冲突的新闻报道,并向全班分析汇报,有刻意放大两地矛盾之嫌。小学二年级的学生还没有足够的分析能力,难以作答,陈女士质疑相关偏颇的教材和教育方法,是否旨在引导学生产生“仇中”思想。

教师公然给鸦片战争洗白事件已经引起家长震惊。涉事学校啬色园主办可立小学称,校方正处理事件,稍后才能回复。而香港教育局则暂未有回应。

现时政治渗透校园,教师公然误导学生,在香港已是大问题。去年夏天开始的“修例风波”更是将香港教育存在的问题充分暴露,部分老师将错误理念教给学生,部分教材把关不严,出现错误引导的内容。尤其是通识科,由于与社会事件紧密联系,落实时却存在漏洞,容易让别有用心者传播及渗透偏颇信息,令部分学生受到“毒害”。

香港的教材分为两种,一种是教育局审定的由出版社出版的教材,另一种是“校本教材”,这种教材主要是学校老师整理的一些学习资料等。而屡次出现问题的教材,就是后者。在某种程度上,校本教材的重要性超过了出版社出版的课本,因为在香港实际教学状况之下,排第一位的实际上是校本教材,而非出版社教材。而校本教材之所以屡次出现问题,根源在于教育局对校本教材的把关和监管几乎完全缺位,导致对校本教材的规范存在巨大漏洞。

“毒师”“毒教材”的恶果在“修例风波”中尽显,至今已有涉及300多间中小学的超过2000名学生因涉嫌暴动、非法集结、藏有攻击性武器等原因被捕,其中最小的只有11、12岁,这让香港整个社会震惊。随着止暴制乱的推进,随着社会反思的深入,呼吁通识教育检视问题的声音越来越强。

今年1月3日,香港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通过立法会议员容海恩的建议,决定成立小组委员会研究香港幼儿园、中小学教材的编制和监管,审视校本政策对教科书编制和监管的影响。

△容海恩 香港立法会议员

针对反对派的阻挠,容海恩有力辩驳说,通识教材不送审本身就有很大隐忧,学生在不完全具备辨别能力的情况下,很容易被教师及教材灌输的政治思想影响。因此,对于教师编写的教材必须提前审核,若发现偏颇之处应及时处理,而不是在教材已灌输给学生后才作出投诉。

容海恩的建议通过后,一方面香港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将通过设立小组,监管香港中学、小学、幼儿园的教材编制;另一方面香港教育局也将会要求学校进行专业监察,发现相关问题后,香港教育局再跟进处理。

毫无疑问,这次教师给鸦片战争洗白,以及家长在教材中发现的一系列问题,都等待着教育局方面的回应和处理。痛定思痛,革除痼疾,香港教育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来源:央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