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评荟萃 > 正文

中新时评:疫情下的抗议,美国社会撕裂出新创口

美国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当地时间5月25日遭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致死一事连日来持续发酵,全美多地暴发抗议示威活动,一些地方出现骚乱。这起涉及警民矛盾、种族歧视的事件引发的震荡烈度远超同期发生的另一标志性事件——美国新冠死亡人数突破10万,凸显美国社会脆弱的一面。

引发众怒的事件发生于25日,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在将弗洛伊德按倒在地后用膝盖死死压住他的脖子。现场视频显示,整个过程持续了至少5分钟,其间,弗洛伊德不断挣扎、哀求,并多次呼喊“我不能呼吸”。随后,弗洛伊德陷入昏迷,在被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

事实上,这已不是“我不能呼吸”这句话第一次出现在此类事件中。2014年7月,非洲裔男子埃里克·加纳因拒捕被纽约警察“锁喉”致死。在遭“锁喉”的过程中,加纳也曾多次呼喊“我不能呼吸”。白人警察针对非洲裔暴力执法问题仅是美国社会种族问题的一个缩影。

悲剧的再次上演表明,种族歧视这一顽疾在美国非但没有减轻,反而在脆弱的美国社会撕裂出新创口。这也是美国民众走上街头举行抗议示威活动的根本原因。美国《国会山报》5月30日在一篇评论中一针见血地指出,“在美国,黑人没有多少犯错的空间。因为黑人犯下的每一个错误都可能成为‘被正当击毙’的理由。”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5月28日表示,种族歧视在美国“根深蒂固”,美国必须采取“严肃行动”阻止更多非洲裔美国人死于警察之手和种族歧视。

点击进入下一页

当地时间5月31日,美国首都华盛顿连续第三天暴发反种族歧视示威抗议。图为在白宫北侧抗议的示威者。 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更令人担忧的是,美国的种族歧视顽疾不仅无解,更呈现出恶化势头。近年来,种族主义伴随民粹思想和排外情绪回潮,大有沉渣泛起之势。受其国内政治大环境影响,一些白人至上主义者越来越高调。不得不说,美国一些政客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们发表的反移民、反少数族裔言论助长了歧视言行日益公开化。

美国反诽谤联盟统计数据显示,在过去两年中,白人至上主义者制造了至少73起致命事件,其中过半数明显受宣扬种族仇恨的意识形态驱使。

其中最显著的一起事件发生在2017年。当年8月,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暴发白人至上主义者与反种族歧视者的冲突,一名白人至上主义者驾车冲撞人群,造成一死多伤。而美国总统特朗普彼时在回应此事时迟迟没有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招致潮水般批评。

当弗洛伊德事件在当地演变成持续骚乱后,特朗普再度发表争议言论。5月29日,他在推特上猛批当地政府,称呼示威者为“暴徒”,并警告称“敢抢劫,就开枪”。他的这一言论被推特官方认定为“美化暴力”。另有评论批其“只关注骚乱,不关注引发骚乱的系统性根源”。

谈及系统性根源,美国的司法系统恐难辞其咎。长期以来,美国执法部门缺乏杜绝歧视性执法的制度安排;同时,一些戴有色眼镜的执法人员习惯于搞“选择性执法”“暴力执法”;此外,美国枪支泛滥的现状也导致一些执法人员在执法过程中滥用暴力。而在司法环节,涉事警察通常会被轻判,有一些甚至不会被起诉。此类案件的不公裁决和处置也曾多次引发抗议示威。

在这种畸形的闭环中,非洲裔美国人总会成为被按倒在地的一方,类似“我不能呼吸”的事件时有发生,歧视性执法则更为普遍。可以说,少数族裔美国人的尊严和人权长期被系统性无视。

正如美国人权研究人士凯文·考克利所言,“手无寸铁的黑人屡屡被警察无情地杀害,它揭示这样一个真相:人也许生而平等,但绝非所有人都被平等对待。”

来源:中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