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评荟萃 > 正文

光明日报刊文:新世纪三次危机消磨美国的霸权

原标题:光明日报刊文:新世纪三次危机消磨美国的霸权

光明日报7月25日消息,新世纪以来,美国先后遭遇“9·11”恐怖袭击、2008年金融危机和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三次大的危机。而美国对这三次危机的应对,显示出自冷战结束后美国在对外战略、经济模式和社会治理等方面的内生矛盾日益积累和叠加。

“9·11”恐怖袭击发生在美国“一超独霸”的巅峰时刻。冷战结束后,美国自诩“战胜了苏联”,独享“冷战红利”,甚至于想把“单极时刻”延长为“单极时代”。事与愿违的是,一方面,美苏两大阵营对峙局面结束后,“城头变幻大王旗”,昔日的盟友可能成为今日的对手。曾被美国极力扶植、用于对付对手的“基地”组织与美国反目成仇,成为美国的“心头大患”。另一方面,美式价值观及生活方式与伊斯兰国家文化的矛盾,在后冷战时代集中爆发出来,导致以“基地”组织为代表的极端势力对美国实施恐怖袭击。

“9·11”事件后,美国人不得不扪心自问:“他们为什么恨我们?”政治分析家理查德·巴尼特认为,所有的民族都宣扬本民族优越性的伦理观,但美国则使其成为一种宗教。美国人的这种心态反映在国际事务上,就是试图将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其他国家,力图使意识形态、制度与美国不同的国家接受美国的模式,但是这种做法往往招致其他国家和族群的强烈反对。美国人不愿承认或者面对的一个现实是,当他们在追求“超级大国”地位,并为维护自身利益而在全球推行美式价值观与生活方式的时候,实际上触动了其他国家和族群的根本利益,势必引发对美国霸权的强烈反弹。同时,当时的美国小布什政府对“9·11”事件的应对,更让美国从一个战略错误走向另一个战略错误。就在世界上多数国家都在道义上支持美国反对恐怖主义的时候,美国政府却在傲慢与盲目的新保守主义指导下,先后发动阿富汗战争与伊拉克战争。其后的事实证明,这两场战争非但没有让美国变得更加伟大,或根除恐怖主义,反而使得美国变得虚弱和孤立。

2008年源于美国的金融危机从另一个侧面暴露出美式资本主义的弊端。当金融投机分子不择手段地将不良资产打包和伪装成优质资产出售的时候,再漂亮的泡沫也终有破碎的那一刻。美国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就成功地预言了此次危机,他说,谨慎的资本主义已经让位给大胆的资本主义:大多数人都想要借钱,而银行也愿意借,因为这样银行才有利可图。由此,放贷人和借贷人创造了一个自我实现的上升螺旋,或者说“泡沫”。明斯基将这个不顾后果的借贷体系称为“庞氏金融”。从次贷危机到金融危机,再到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胆大妄为的美国资本家最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然而,受金融危机影响最大的人却不是最先作恶的人,在美国社会最底层挣扎的民众才是最大的受害者。2008年金融危机留给世人的教训是,所谓“民主政体+自由市场”的“华盛顿共识”不再是包治百病、包打天下的“良方”;相反,如果制度不能限制资本家的贪得无厌,类似的危机还将再次出现,将民众拖入水深火热的危机之中。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的蔓延则凸显美国社会治理能力的短板。一方面,是联邦政府无力统筹和协调全国公共卫生事务。1月中旬,美国首例新冠病毒感染者被确诊,特朗普政府却没有认真对待这一威胁。2月10日,特朗普还泰然自若地宣布,随着气温升高,病毒会“自行消失”。直到3月22日,美国才宣布对1/3人口实行禁足措施,但此时美国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已超过2.5万,错过了遏制流行病蔓延的最佳时期。大疫当前,联邦疾病防控中心作为应对疫情的核心机构,却在与州和地方政府抢夺抗疫物资。英国《卫报》表示,特朗普总统本人发起的“反科学攻击”正成为对美国人健康“最大的威胁”,“特朗普的一派胡言可能误导公众,并且分散顶尖科学家的注意力,他们本该集中精力应对病毒,却要费心消除特朗普的胡言乱语造成的危害”。

另一方面,各州各行其是,在防疫上一州一策,难以做到一声令下统一行动,其结果是“按下葫芦浮起瓢”,疫情很快在全国蔓延,而且一发不可收拾。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宣扬人权至上的美国,穷人和富人在获得检测和医治方面差别巨大。有数据显示,此次疫情中黑人在死亡人数中的占比两倍于黑人在美国总人口中的比例。《华盛顿邮报》报道称,在密歇根州,只占当地居民人口数量14%的非洲裔美国人患病人数却占总数的40%。在疫情高峰期,纽约市布朗克斯和昆斯两个最穷社区的感染人数是人口密度最高的曼哈顿的两倍。当有记者质疑富人优先得到检测时,特朗普竟然回答说:“生活就是如此。”此外,在经济上遭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最严重的是失业的普通民众,而长期处于社会底层的非洲裔和拉美裔更是首当其冲。

疫情在美国暴发的一个副产品是由于黑人青年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跪杀”在全美国引发的反种族歧视、要求族群平等的“黑人的命也是命”大规模示威抗议运动。该运动揭示出美国司法体系长期针对黑人等少数族裔的系统性、歧视性执法,更揭示出黑人等少数族裔与白人在经济与社会地位上的极度不平等。但是,特朗普政府目前的所作所为非但没有弥补美国社会的裂痕、从根本上解决“黑白矛盾”与族群的不平等,反而出于巩固基本盘、获取保守派选民支持的目的,进一步加深社会分裂。显然,美国的种族问题难以因此次运动得到些许解决。

综上所述,新世纪以来,美国所遭遇的三次危机都从不同程度上暴露出美国在对外战略、经济模式和社会治理等方面的重大缺陷,导致这类重大缺陷的美国重重内生矛盾并未消除,还有加剧的可能,将不断损耗美国的实力,消磨美国的霸权。

来源: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