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评荟萃 > 正文

翻脸的“小扎”,其实还是当年那个他

可能接下来的很多年里,如果不懂一点国际政治,就很难干好评论员这份工作。这不是说我们有多爱蹭热度,当整个世界的变化比琼瑶剧还狗血时,像我这样喜欢埋首故纸堆的人,都忍不住一吐为快了。

继中兴、华为之后,美国政府最近又盯上了来自中国字节跳动公司旗下的社交应用软件TikTok,一会儿要封杀,一会又让微软收购。在这场风潮之中,很多中国80后都很熟悉的扎克伯格,成为在背后推波助澜的人,而被摆到了风口浪尖。

有人可能还记得,2018年小扎同学一脸严肃出席美国国会听证会,不想却被一连串奇葩问题围追堵截。隔着屏幕,全世界都看出小扎那紧张又无语的内心潜台词。那一次,人们甚至觉得这个萌萌哒的有钱人好可爱啊,像个被家长逼问的宝宝。两年后的美国时间7月29日,这次小扎和美国另外三家科技巨头一起参加国会听证会,同样是镜头面前那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传递给中国网民的已经不再是萌感,而是令人错愕的诡谲多变。

美国国会有关人员提问,是否相信中国从美国科技公司“窃取技术”。不管是在中国有大量生意的苹果公司,还是在中国没有多少生意的亚马逊、谷歌负责人,都表示没有这方面的证据。但就是小扎红口白牙,咬定中国公司“窃取”美国科技公司技术。

人们纷纷表示,这还是当年那个在天安门跑步、扎着红领带在清华大学秀中文,差点没手捧“红宝书”的小扎么?小扎啊小扎,没想到你浓眉大眼的也是个“两面人”。

其实仔细想想,这种前恭后倨的表现看上去很矛盾,其实内在的逻辑倒是非常一致,都是想以政治手段博取商业实惠。扎克伯格的“脸书”一直想进入中国,但是它的某些原则和中国管理互联网所遵循的“尊重网络主权、维护和平安全”原则有所龃龉。小扎那种貌似“恭顺”的表现,其实是希望通过形象公关,以及和上层建立某种熟络关系,使“脸书”保持不变的情况下,又能收获来自中国市场的利益。

他可能没想到,中国没有那么好忽悠,他低估了中国政府坚决不能容忍利用社交媒体“搞事情”的决心。所以,当他发现在中国“作秀”无用,而来自中国的应用TikTok反而在美国市场跑马圈地,成为脸书的最大竞争对手,甚至在他们山寨了两款类似软件,仍无法扭转颓势的时候,他便再次祭出这招,希望借助美国政界的“反华”力量,以打击中国科技公司。当我们还在天真地认为生意归生意,政治归政治的时候,聪明的小扎表示早已看穿了一切。

不把精力放在自我革新上,而总是希望能借助某种外部力量和手段,以保持优势地位,这或许正是小扎和当下不少美国政客的行事逻辑。这就像两个人赛跑,当跑在前面的人快要被追上的时候,他所做的不是让自己跑得更快,而是想方设法把别人拽回来。

其实对于一贯标榜“自由竞争”的美国来说,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用这种非自由竞争的手段了。前几天,拍摄武汉抗疫纪录片的日本导演竹内亮,针对微软收购TikTok这一新闻发了一条微博,说他对美国当年想方设法控制、批评日本公司和日本政府的事记忆尤深。说起来,那简直是一段教科书般的“把别人拽回来”的操作。

日本战后首先恢复的是纺织这种劳动密集型行业,美国先是就纺织品大量出口美国问题,频频向日本施压。好,日本说那我产业升级不出口纺织品了,上世纪70年代钢铁成了对美出口主力,于是美国又指责日本对美国进行钢铁倾销。没办法,日本不出口钢铁,又搞起了家电,质量又好价格又便宜。1977年,美国直接规定日本对美出口电视不得超过175万台。

但是这样仍然无法扭转贸易逆差,随着日本的汽车、机械、半导体、计算机等行业不断兴起,美国跟在日本屁股后面一路指责。只要日本产品有优势了,那很快就会得到一个“罪名”。什么国内市场封闭啦、窃取技术啦、倾销啦,剧本简直都没变过。最有意思的是,1988年美日双方曾共同开发了一款战斗机,美国要求日本将双方共同开发的技术提供给美国,但是日本使用美国的技术却要严格限制。就这样,他们还好意思天天说别人窃取技术。

在这个过程中,美国不更新自己的产业结构,提高自身竞争力,却不断抹黑日本的进步。直到1985年“广场协议”,西方五国联合干预日本汇率,直接用“操纵汇率”的方式解决贸易逆差问题。但吊诡的是,“广场协议”以后,日本对美顺差继续飙升一百多亿美元,直到日本国内因为泡沫经济破裂,日本在美国政府眼里才又重新可爱了起来。

竹内亮导演的微博欲言又止,但从这段历史我们能看出一个朴素的道理,无论对于美国还是日本来说,自身因素才是决定各自在竞争中所处地位的根本原因。如果不着力于提升自身竞争力,靠“拽”别人,无法在竞争中真正取胜。同时,如果自身不能解决好内部问题,那么即使对外占有优势,也有可能一蹶不振。

TikTok究竟最后命运如何,尚难预测。现在不光是美国政商两界,印度等一些国家也在对TikTok及微信等“姓中”的应用软件下手。其实大家明刀明枪互相竞争,最终会互相促进,而这种“掀桌子”的做法,对于人类的技术进步没有任何正面意义。中国企业在海外惨淡经营,才闯下一片天,我们没有理由轻言放弃。“国内国际双循环”也意味着对于海外市场不可偏废。局势如此,除了见招拆招谨慎应对,我们能做的只有自我鞭策,在国际化的逆流中继续保持国际竞争的能力。

(文/于永杰)

来源:团结湖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