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评荟萃 > 正文

“网上虐猫”:要虐杀到重惩的那一天?

“人们啊,请警惕,那些在网上传播的残忍虐待、虐杀动物的图片、视频,正在毒害成千上万未成年人!” 在一个有关未成年人保护的研讨会上,17岁的深圳高三学生西久(化名)展示了自己多方搜集、经由网络传播的针对动物的暴力信息。触目惊心的图片让与会人员震惊。

在与半月谈记者的交谈中,西久讲述了她和同伴们调查来的相关暴力信息、她们的抗争与挫折。以下是对西久的采访实录。

1

“看到那些虐猫图片,我们又害怕又气愤!”

2019年10月下旬,我在QQ空间发现有同学在转发一条图片“说说”。这条“说说”不仅有虐猫图,还附带贩卖虐待视频的微博账号信息。这条“说说”被转发过千,且绝大部分转发者的身份信息显示为未成年人。

我找到了这个虐猫人的微博账号,看到了那些早在去年7月就已存在、到10月仍能看到的血腥图片和视频。相关账号关注人数已近千,浏览量总和过万。

看到这些,我和几位同学既害怕又气愤,决定组成反虐群,收集证据向平台、媒体和警方举报。我们群有来自全国各地的257位网友,其中有约30名学生。伙伴们分工合作,广泛搜集虐猫者信息,将散布在各个网络平台的证据分类打包。更多虐猫人的微博和相关QQ群进入我们的视野。

在此期间,我们发现,虐猫者不但自己施虐动物,还教唆未成年人虐待动物。有部视频记录了虐猫者教唆儿童虐猫的过程:一名看起来10岁左右的小女孩,在一成人虐猫者的指导下实施虐猫行为。小猫发出令人揪心的惨叫,小女孩却没表现出任何不适。

2

“我们想了很多办法,总是无功而返”

在与虐猫者斗争中,我们发现,即使快速举报各类虐猫账号,新的账号还是层出不穷。被举报的虐猫人购买了许多小号,加大了我们举报和搜索的难度。

我们收集了很多证据,向有关部门寄材料、打电话举报。我们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反虐志愿者无数次报警、打12345热线电话,但总是无功而返。

多个城市的警方表示,虐猫不触犯法律,无法立案调查。我们说,此人不止虐待动物,还传播贩卖视频,盈利数万元。但我们被告知“没有侵犯报案者个人利益”,故不受理此事。

我们查到这名虐猫人所在的城市,联系了该城市12345政府服务热线。接线员表示“传播贩卖虐猫视频不犯法”。有接线员答复说会转给有关部门调查此事。几天后,我收到了回电,称虐猫人不犯法,贩卖这些视频也不犯法。

我们又查询到此人支付宝账号全名为“马吴天骁”,并向各地网警报告此事。网警告诉我们此人所在的位置,我们随即联系当地警方,两次询问均被告知“难以查到此人详细信息”。

我们决定向深圳的媒体爆料,当地电视台报道了“35元竟能购买70G虐猫视频”的新闻,谴责了虐猫人。

3

惩治不及,施虐者愈发嚣张

在我们投诉的过程中,虐猫者仍不断挑衅,甚至还私信给我们有关虐猫的图片,并称其为“作品”。几名同学在群里说,自从看到这些暴力信息后,晚上失眠,白天胡思乱想,压力增大。

此外,施虐人还“人肉”反虐者的私人信息并公布在各个虐待群里。有两位来自四川和山东的志愿者被他们公开了信息,一些虐猫人以打电话、发短信的方式对他们进行骚扰辱骂和恐吓威胁。两位志愿者报了警,但没能立案。

如今,虐猫视频贩卖者仍在发布图片和视频。有人还向我们炫耀说,他一个月内贩卖虐猫视频盈利达4万元。在这些施虐者中,有人声称:“要虐杀到重惩的那一天!”

我们期盼有关部门整治这种现象,让未成年人免受此类暴力信息的毒害。    

专家点评:

法学家梁治平:虐待动物以及传播这类图片和视频的行为,不管是个人的,还是有组织的、产业化的,本质上都是暴力行为,对整个社会都有毒害作用。出于对生命价值的尊重,也出于对人们尤其是未成年人的保护,坚决反对虐待动物理应成为社会共识。

浙江理工大学教授、动物法研究所负责人钱叶芳:建议相关部门根据现行未成年人保护法、网络安全法等法律文本和立法精神,依法禁止在公开场合虐待动物、在网络传播虐待动物信息的行为;在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中将虐待、虐杀动物列为不良行为;将动物类公益损害案件纳入公益诉讼的受案范围。

来源:《半月谈》2020年第1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