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评荟萃 > 正文

“卖房的比卖菜的多”,乳山困局怎么绵延了十年?

威海乳山这个地方最近接连上热搜,我的乳山籍同事每次跟着大家一起吐槽完乳山窘事,总不忘找补一句,他的家乡其实是个好地方。他好难。

我也愿意相信乳山是个好地方。比如著名的银滩,听名字就很让人心驰神往。如果在海滩上拥有一所房子,接下来不就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了?可惜现实不眷顾文青,你分明能听见海哭的声音。

“不买房就不让睡觉”的新闻很快就反转了。乳山当地“连夜调查”之后,得出结论说强买强卖、限制自由都不属实,当事人姚先生参加的是地产公司组织的看房团,自愿购房后又后悔,为了退款才夸大了事实。可没过两天姚先生又告诉媒体,自己是被逼的,地产公司威胁他说,不发道歉声明就不退款。尴尬到直教人脚抠沙滩。

这还不是最尴尬的。姚先生的事情发酵之后,人们很快就发现,乳山这个地方的海景房市场局面诡异:新房均价动辄大几千,二手房价格却可能只有一半甚至更低。新房买到即亏,毫无悬念。这在当地几乎人尽皆知,可外地人哪里了解呢?即便想了解,恐怕也没啥机会。拿此番涉事的金鼎地产来说,他们屡试不爽的打法是,组织外地中老年看房团,全程“紧密陪同”,辅之以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无孔不入的销售话术,顾客可能还没反应过来呢,就已经下单了。

所以,究竟有没有强买强卖这回事儿呢?这个问题吧,关键看你怎么定义“自愿”,而不是让不让睡觉。

这样的套路,金鼎地产玩了不是一天两天,而且在海景房聚集的银滩,新房和二手房的销售彼此隔绝、互不干扰,已经形成了“默契”。这时候你多半会问,当地的有关部门怎么就没管管?怎么说呢,这可能又牵扯到“自愿”的定义。当地是不是掌握情况,咱也不好妄加揣测。不过,银滩长久以来“鬼城”的名声,以及如冬日海风一般萧索的入住率,在当地早不是秘密。房子如果卖不出去,着急上火的恐怕不止地产商。

姚先生的奇葩购房经历背后,是岌岌可危的乳山房市。银滩20多公里的海岸线上,建了200多个海景房项目,乳山人都搬去,也填不满这些房子。这种规模的过度开发,最终跌成白菜价也不足为奇。去年夏天,每日经济新闻的记者注意到,银滩的二手房价跌回了十年前的水平。而且,这并不是银滩第一次经历危机。

时间拉回到2010年,那时候银滩的海景房项目已经高歌猛进了十余年,疲态已现,市场明显消化不了库存,开始不景气。2013年前后还出现了烂尾楼。这时候,当地政府并非没有作为。他们主要做了两件事,一件事是“理性引导当地有能力的开发企业接手部分具备盘活条件的烂尾项目,注入二次资金并规划调整”,另一件事着手更早,2011年,政府就叫停了海景房新项目,接着又发展养老服务产业,试图以此吸引各地老人前来居住、消耗存量。值得一提的是,烂尾楼项目正是金鼎地产接的盘,此后也在接手的项目中积极建起了健康中心。这个销售起家、2012年才涉足地产项目开发的本土公司是怎么打上头阵的,可能别有一番故事,但当年,金鼎看起来是以“救星”的姿态出现的。

回首往事,才能体会如今情形之讽刺。一个打养老牌的地方,非但没变成养老天堂,反倒成了不少老人的鸡肋,曾经的“救星”更是利用信息不对称,公然割起老人的韭菜。乳山的困局延绵十年,未见破局迹象,反一路奔向荒唐。怎么会出现这样可叹的场景呢?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去年的报道,这些年看房团来买的新房,多是后来重新包装过的烂尾楼。这印证了去库存之艰难,过度开发的恶果远超我们的想象。地产商始终没有摆脱急功近利挣快钱的思路,利用信息不对称、拉客式的销售,对去库存来说无异于饮鸩止渴。乳山的“房地产依赖症”可谓“病去如抽丝”。直到2019年,乳山市全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降35.4%的情况下,房地产投资仍旧保持着增长。类似银滩这样的烂摊子,没点壮士断腕的勇气,清理旧格局下的盘根错节,怕是那难有出路。更何况,说是要转型,“里子”的工作却总是磕磕巴巴,医疗这些基本条件就不说了,连核心资源银滩都经营得草率,前不久还被《问政山东》曝光脏乱差。也难怪,“努力”了这么多年,还是“卖房的比卖菜的多”。

其实也未必要死磕养老地产这一条路。我去参加过一个音乐节,举办地是地处远郊的南方县级市,好山好水,但声名完全被临近的古都淹没。整个十一,这个地方满满当当安排了一系列文化活动,摇滚乐、骑行、夜跑,一个比一个潮,人气剧增。更别说著名的阿那亚了,荒凉海滩孤独的图书馆,格调一下升满,文化品牌出来了,旅游和地产都跟着带了起来。乳山其实称得上老天爷眷顾的地方,环境优美物产丰富,想想就很好吃,却给人一种灰蒙蒙的陈旧感。何不打破陈规、拥抱时代?提升品质、打造品牌或许才是更有效的“盘活”路径。

被搁浅的十年、二十年最终能不能还回来?且看乳山儿女。

(文/张静雯)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