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评荟萃 > 正文

应知瑞丽难

草长莺飞的时节,忌宅家。此刻的你在踏青,还是在去踏青的路上?好不容易熬过秋冬疫情、迎来今年第一个小长假,云南边境小城瑞丽却因新出现的疫情不得不“封城”。对瑞丽这个热门旅游目的地而言,这一局面多少令人黯然。

可能大家还有印象,去年9月,瑞丽就经历过一次“封城”,起因是两名来自缅甸的偷渡者被检测出新冠阳性。这一波的形势,看起来比半年多前要严重,截至4月2日,此轮疫情中瑞丽共报告确诊病例23例,无症状感染者33例。这才过了不到200天,怎么就又来了一次?在质疑之前,有至少两个事实是应该被注意到的。

瑞丽地处中缅边境,外防输入的压力可想而知。在瑞丽的两轮疫情中,“缅甸籍人员”都是关键词,专家分析这一波疫情,也认为自境外传入的可能性很大。但此轮情况还是有所不同。第一个被发现的病例是缅甸籍,但这个患者在瑞丽已经居住了15个月,早在去年疫情刚抬头的时候就到了瑞丽。后续发现的多位缅甸籍患者,也是长期居住在瑞丽的。这些信息指向第一个事实,瑞丽的状况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

云南地理位置相对偏远,全国疫情最紧张的那几个月反而显得相对安定。去年有人开玩笑说,相比新冠疫情,还是误食毒蘑菇对云南人的伤害更大。但随着国内形势渐稳、全球大流行蔓延,事情起了些许变化,尤其是今年2月缅甸政局动荡之后,该国的核酸检测系统一度崩溃。过去一个月云南发现24例来自缅甸的无症状感染者,在所有境外输入感染者中占到了绝大多数。媒体发现,今年2月份,瑞丽曾在两天内破获两起运送他人非法入境的案件。估计大家也已经被科普了这个小城无天然屏障的“超长边境线”,偷渡防不胜防。且此地长期中缅混居,常常难分彼此。就拿此次最先发现疫情的姐告玉城来说,缅甸籍商户占比超过三分之一。为何疫情在瑞丽一再冒头?客观条件局限下,要从源头上遏制住病毒传播是相对困难的。

这个状况复杂的地方,同时又只是人口不过20万出头的小城。瑞丽地方小、资源相对缺乏是第二个值得注意的事实。别说瑞丽了,就是瑞丽所属的德宏州、乃至整个云南省,疾控能力都相对薄弱,仅有五个州市有独立的传染病医院,既有的医疗机构也难以满足跨境传染病联防联控的需求。这一切在去年的疫情中暴露后,云南省上马了提升工程,在包括德宏州、瑞丽市在内的多地建设相关医院,去年9月才刚刚开建。

但这样一个“先天不足”的瑞丽,在前后两轮疫情中都没有怯场。而且看得出,防疫体系一直在运转。这次疫情最初的病例是在对重点人员的例行核酸采样中筛查出来的,这是个很能让人感到安慰的细节。更别说瑞丽这半年多来的防疫动员,比如网友这些天常提及的“24小时轮班守边”。是瑞丽不努力吗?恐怕不能这么说。

瑞丽的新疫情冒头有极为特殊的因素,但它提出的一些防疫课题并不特殊。

比如说恢复经济社会常态已经是越来越迫切的需求。瑞丽展现出了相当强大的动员能力和应急水平,最近的这轮疫情,应对得有条不紊,24小时内就完成全员核酸采样,比去年9月的三天时间又快了一大截。可一个不算发达的地方,能承受几次“暂停键”呢?去年9月疫情出现时,瑞丽已经复工复产了一段时间,经济生活正渐渐苏醒;逐步恢复半年多之后,又出现了最新的这一波状况。虽说去年只停摆了七天,今年“封城”的时间也不会太长,但瑞丽的重要产业玉石贸易、旅游等,本就亟待恢复元气,半年两次停滞,节奏实在不利。可瑞丽这么个特殊的地理位置,又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

再比如,国际交往也必然会逐渐恢复到常态,这是无法回避的现实。在瑞丽边境“散个步都能出国”,国境线两边的人通商、通婚,瑞丽引以为傲的玉石贸易必须依靠同缅甸的密切往来,交往几乎是刚需。在全球化的今天,有这种刚需的远不止瑞丽。逐步打开国门,也是大势所趋。

但这一切都必须建立在充分的免疫屏障的基础上。瑞丽这轮应对中出现了一项前所未有的举措,就是全员紧急接种疫苗,预计4月6日之前适宜人群可以全部接种完毕。据张文宏医生介绍,疫情来临时紧急接种疫苗是国际惯例。说到疫苗,今年1月,当时缅甸政局还未生变,中国就向缅甸援助过30万支新冠疫苗。尽管目前各国的疫苗都有改善空间,但不得不承认,在接下来的阶段,想要回归全球互通、恢复世界的生机,疫苗可能是唯一可靠的盔甲。

最后引用张文宏的总结,“外防输入与构筑免疫屏障会是今年中国防疫的基本色”。大家都各守本分、各司其职吧。

(文/张静雯)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