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评荟萃 > 正文

失序之责谁来负(钟声)

失序之责谁来负(钟声)

——美式民主痼疾难除②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美国社会旷日持久的极化与撕裂积聚着矛盾,随着矛盾激化而衍变出对抗,因自不同事由而从失序走向失序,只是个时间问题

民主的目标理当是“治”,治理效果乃衡量民主实践优劣的标尺。显然,若问美式民主究竟给美国社会带来了怎样的“治”,这个答卷已经很难看了。美国社会长期呈现极化、撕裂的样貌,乱象丛生是其常态,在重大风险挑战面前也没交出多少好成绩。

多年来,美国治理失序之状总令世人目不暇接:美国政府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停摆”,2018年年底至2019年1月甚至创下将近35天的关门纪录;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美国一些政客却在应不应该戴口罩这一问题上争执不下,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竟然抢夺抗疫物资、执行截然相反的疫情应对政策;“黑人的命也是命”“停止仇恨亚裔”等抗议活动席卷全国,而实现种族公正的目标依然遥不可及;枪击事件频发,控枪法案却一直在华盛顿的政治漩涡中打转……层出不穷的治理之失,反映出美式民主的结构性问题。

美国之乱,已经到了让很多美国人深感无望的地步。今年1月6日上万名示威者暴力冲击国会大厦事件,这是美国总统选举争议引发的暴乱,“国会山陷落”的消息令世界震惊。美国媒体称这是美国现代史上权力移交第一次“在华盛顿权力走廊内演变成一场实体对抗”,“暴力、混乱和破坏动摇了美国民主的核心”,是“对美国民主灯塔形象的一记重击”。英国学者马丁·雅克指出,美国社会严重撕裂,政治极化现象令人绝望,政府体系近乎瘫痪,“危机的本质被大大地低估了,但其影响极为深远”。

美国一些政客常常自夸美式民主制度的“精巧设计”,而现实呈现的,却是“精巧设计”所孕育的“否决政治”怪胎:美国共和、民主两党恶斗不断升级,政府可以停摆,国会可以瘫痪,决策难以出笼。众所周知,两党在经济、种族、气候变化、执法、国际参与以及其他一系列问题上的分歧日益明显,议员们在诸多重大公共事项上更多地从党派利益出发投票,政策之争日益变为身份之争,无休无止的缠斗使国家治理陷入低效无能的泥淖。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发现,每10个美国人就有6个用“太极端”来描述两党。支持不同党派的选民在极端政客的挑唆煽动之下势不两立,政治狂热激发的政治仇恨,如同瘟疫一般在全国蔓延,成为美国社会持续动荡撕裂的根源。

究竟该由谁来承担治理之责?这个问题在美国竟然不容易找到答案。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之际,“甩锅”专家们的厉声叫喊不绝于耳,总统指责州长,州长指责联邦政府……美国上空只见“甩来甩去的锅”,而美国民众的生命安全得不到及时充分保障。毋庸讳言,美式民主带来的失序恶果,最终都是由美国民众承受的。

面对种种失序乱象,美国社会的失望情绪和反思之声此起彼伏。今年1月18日,美国著名政治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在《外交》杂志网站以《腐朽透顶》为题撰文指出:“美国政府仍然被势力强大的精英集团所把持,这些集团按照自身的利益扭曲政策,败坏整个政权的合法性。而这个体制仍然过于僵化,以至于无法自我改革。”美联社与芝加哥大学全国民意研究中心联合创办的公共事务研究中心今年1月底至2月初的民调发现,45%的受访者认为美国的民主制度运作失灵,比认为“运作得很好或非常好”的高出29%。美国《国会山》日报不久前刊发的文章认为,美国现行体制“没有提供稳定的解决办法,也没有意见共识”,美国人正在丧失对西方民主制度的信仰。文章援引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结果指出,65%的美国人认为美国的民主制度需要进行重大改革,或是彻底修改才能存续。

一个能够实现有效治理的社会,必然离不开强大的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之力。显而易见,美国政治怪圈难以孕育这样的力量。美国社会旷日持久的极化与撕裂积聚着矛盾,随着矛盾激化而衍变出对抗,因自不同事由而从失序走向失序,只是个时间问题。美式民主,岂不愁矣!

《 人民日报 》( 2021年05月17日 03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