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评荟萃 > 正文

与其坐等举报,不如求个“主动”

过去几天最令人激动的消息,莫过于天问一号探测器在火星上的着陆。在“绕火”飞行了三个月之后,天问一号的着陆器降落在火星的乌托邦平原上,开始了中国人的“探火”之旅,那颗曾经遥不可及的古老行星也正式迎来了中国纪元。

这几个名字让我非常着迷:探测器叫做“天问”,火星车叫“祝融”,而着陆区则名为“乌托邦”。天问的出处是伟大诗人屈原的诗篇,祝融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火神,而乌托邦象征着人类对理想社会的向往。这几个元素神秘地交织在一起,似乎揭示了行星探测计划的壮丽远景,那就是,在一块遥远、陌生而荒凉的土地上,人类将会建造起诗意栖居之地。这种面朝星辰大海的征程,在一个巨大的时空尺度上拓宽了人类的梦想。嗯,接下来的问题是,如果要在火星上种第一棵植物,你希望是玫瑰、还是土豆? 

怪老头康德说,世界上有两样东西让他始终感到惊奇和敬畏,那就是头顶的星空和内心的道德律。星空的事情咱们有机会继续聊,先说说道德律。道德这个东西,每个人在自己的内心时常都能体会到,但它到底是如何形成的,为什么有的人会丢失它,却是一门非常高深的学问。我能想到的一个答案是,当人们失去敬畏的时候,那可能就是道德退场的开始。 5月20号这一天,当很多人都忙于吃瓜和“吃狗粮”的时候,不少人注意到了这个消息:郑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于东辉落马了。政法委书记落马,这消息本身并不稀奇,有意思的是,于东辉前不久刚刚被实名举报过。于东辉在濮阳和郑州两地都担任过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后又晋升为郑州市政法委书记,对这样一位在任的重量级“老政法”进行实名举报,本身就是一件让人吃惊的事。但我认为,这恰恰说明举报者非常关心时事、比较了解当前的形势。年初以来,政法系统的教育整顿工作已经全面铺开,整治顽瘴痼疾、清除害群之马的势头非常凌厉。在这样的风口上抛出于东辉索贿的“实锤”,再怎么树大根深的人恐怕也难逃被凌空拔起的命运。媒体很细心地注意到,被人举报之后,于东辉再也没有出现在公开场合,直至一个多月后落马。就是这么见效,就是这么神奇,这反映出的是政法系统清除腐败的坚强决心。

说到被举报这事儿,还得提一下史文清。史文清被实名举报之后,曾对媒体回应称,“都是诽谤和造谣”,但结果却被狠狠打脸。被称为“戏精”的史文清有着两幅面孔。表面上的史文清沉迷于“抓马”而难以自拔,私下里却极度贪婪和肆无忌惮。他从赣州市委书记职务上离任的时候,组织了上千群众为他送行,场面极度尴尬,有老太太提着一筐鸡蛋,有小女孩含泪送花生,还有老者给他敬酒。这种对经典剧情的“复刻”,显示的是史文清自我认知的严重错位。针对史文清的举报材料里,有一个细节让我非常震惊。有商人找到史文清请他“捞人”,他张口就要五千万,对方讨价还价到两千万,问怎么给他,他让买成等值的黄金并等通知。被索贿者把北京一家黄金旗舰店的现货都扫光了,还是没有凑够数,足足又等了半个月,才把两大袋子现货装进了史文清的后备箱。一个位高权重的领导干部,以这种极其赤裸和蛮横的方式索要巨额钱财,可以说已经彻底丧失了对党纪国法的敬畏心,对这样的人当然也没办法说什么道德律了。

针对于东辉的举报也有相似的情节。女商人因经济纠纷向于东辉“寻求公道”,于东辉张口就要几千万,最终到手近五百万。没有敬畏的人,做派看起来都是相似的,那就是视外界的一切束缚如无物,而内心已然空空如也。

重建敬畏,是十八大以来正风反腐斗争一直都在抓的事,而且取得了明显成效。知敬畏,不光是要懂得收手和收敛,还要反省过去的行为并为之“埋单”。看看最近一段时间主动投案的名单,就知道那股风依然刮得多么强烈。

仰望星辰,总能让人得到安慰,好像自我的内心与极其遥远的光芒有了唱和。但是这种快慰,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体会到的。

(文/蔡方华)

来源:团结湖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