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评荟萃 > 正文

“富矿”之地,又念了一遍紧箍咒

杭州的金钱豹还没找到呢,河南一景区两只老虎又逃出笼舍,还咬死了饲养员。两千多年前,孔夫子就质问他的学生: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 显然答案不会是老虎本人的过错。金钱豹杳如黄鹤一去无踪,不知道和它这一身“金钱”有没有关系。但另一些“老虎”逃出“笼舍”,显然须臾离不开金钱买路通关。

 这几天中央纪委监委网站披露了包商银行案中,原内蒙古银监局领导班子5名干部的腐败细节。其实这起案子我们说过好几次,相关部门也多次披露此案的进展,实在是因为这起案子特别具有“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典型教育意义。

 包商银行是在包头市17家城市信用社基础上改制组建而来,是内蒙古自治区最早成立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在包商银行改制的过程中,“明天系”逐渐成为绝对大股东。通过架空监管机制,包商银行成了明天系的提款机,为他们在资本市场上攻城略地提供资金弹药。 在这个过程中,监管部门的渎职枉法,对包商银行的破产负有重大责任。金融风险背后,正是金融腐败的肆行无忌。据此次中纪委的披露,原内蒙古银监局党委书记、局长薛纪宁等五人,甘于被“围猎”,主动求“围猎”,共收受、索要各种财物折合人民币7亿余元。薛纪宁一人就受贿超4亿元,其中八成都是包商银行财物。这些人自己吃得脑满肠肥,却掏空了包商银行。最终包商银行因严重资不抵债而破产,更给整个金融系统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雷区”。

 5月21日,中国银保监会党委、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国银保监会纪检监察组发布通知,要求在全系统开展包商银行严重信用风险事件背后系列监管腐败案件专题警示教育。自内蒙古金融系统窝案案发以来,数年间监管部门不断以包商银行案等典型案例为鉴,一遍又一遍对金融系统上紧箍咒,就是为了绷紧“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这根弦。 系统性金融风险有多可怕?大家可能还记得叱咤一时的吴小晖和他的安邦保险集团,安邦集团破产清算后,银保监会动用了52%的保险保障基金对其注资,才确保了广大保户的保命钱、治病钱不至于付之汪洋,才没有造成巨大的金融风险和社会风险。假如再来一个安邦集团,保险保障基金还能再拿出多少钱来,届时又会引发多大的连锁反应。试想一下,也就不难理解监管层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决心。 

内蒙古近年来简直是一个新闻风暴眼,大家都知道当地正在深挖矿产领域腐败。不知道有多少人注意到5月18日内蒙古发改委发布的一条消息:设立“挖矿”企业举报平台。但是这个矿,不是煤矿铁矿,而是虚拟币的“矿”。 这几年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各种虚拟货币非常火。这些币要靠计算机大规模的运算,业内称为挖矿。而这些矿机最大的成本就是电能,西南省份和内蒙古因廉价的水电和煤电,成为“矿机”集中的地方。同样是在5月1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以及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

5月2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会议明确提出,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比特币市场顿时暴跌。 存在已久的事物,总有其合理之处。这几个发电大省在用电低谷时总有一些剩余电量,挖矿产业的存在对于他们其实是有收益的。但为什么这一次要从国家层面出手,对虚拟币说不呢? 很多人注意到,挖矿对能源的消耗极大,全球耗费在比特币挖矿上的电能就相当于越南一个国家的耗电量。耗费这么大的能源,生产没有实际价值的虚拟货币,这不利于实现中国对世界承诺的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但这只是事情的一方面。 

5月21日国务院金融委的会议,在指出要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时,还着重强调了另一点: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这可谓进一步清晰了深层原因。比特币出现至今,尤其近些年已经成为资本炒作的新题材,大量资金追逐所谓“稀缺资源”,有人甚至贷款炒币,一方面加剧经济脱实向虚,另一方面积累了大量风险,难免会传递到金融系统和社会领域。去年大连就发生过一男子炒币失败,携妻女跳海的惨剧。此次国务院金融委、金融行业协会以及地方政府,联合对虚拟币出手,所着眼的就包括了金融稳定这一宏旨。 

和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一样,其实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也是一次精心谋划的攻坚战,而2020年是这场战斗的收官之年。同样正如扫黑除恶斗争进入了常态化,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也不可能收官之后就刀枪入库。这必将是一项长期系统的工作,因为这关系到国家的长治久安,更关系到最广大基层人民的利益。这样的弦,必须时时绷紧,这样的紧箍咒,隔三差五就得念上一遍。

(文/于永杰)

来源:团结湖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