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评荟萃 > 正文

美国拿什么以抗疫“领导者”自居?

原标题:拒打疫苗、“反智”盛行,美国拿什么以抗疫“领导者”自居?

许多人对疫苗接种这种科学问题“不讲道理,只问立场”。

数周以来,新冠肺炎疫情仍然在全球多国持续扩散。其中,美国疫情呈现出“多点迅速反弹”的尴尬局面。据西方媒体分析,除了德尔塔变种病毒迅速传播外,美国国内疫苗接种速度显著放缓,接种率触及“瓶颈”,也是疫情回弹的重要原因之一。在这一现象背后,既有各种“疫苗阴谋论”造成的影响,也与美国社会长期存在的某种反智主义倾向有关。

自从新冠病毒疫苗问世以来,包括美国自身在内,全球多个国家的经验都充分证明:民众大规模接种疫苗,对阻断病毒传播、预防重症发生、拯救病人生命有着至关重要的正面意义。积极推进疫苗接种工作,既是对本国民众的生命健康负责,也是对尽早控制全球疫情负责。

相比于许多急需接种疫苗,却不具备足够产能,为此倍感心焦的国家与地区,美国政府购买、储备了堪称“天量”、远超其全国人口所需的疫苗。然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疫苗接种率却在尚不足以实现群体免疫的情况下,早早碰到了“隐形天花板”。这一事实,既令人为那些囤积在美国仓库里“坐等过期”的疫苗感到可惜,也进一步暴露出了美国在全球抗疫工作中表现糟糕、不负责任的一面。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专家表示,美国一些健康的年轻人并不着急接种疫苗,也有人出于对疫苗安全性的担忧,“抵制”接种疫苗。然而,这些做法放在疫情平稳的国家也就罢了。此时此刻,美国每天仍有数万新增确诊病例,明明到处都能接种疫苗,却“不着急”接种疫苗,是典型的不负责任。而在疫苗安全性问题上,且不说许多流行于美国社会的“疫苗有害论”根本就是民粹分子和反疫苗人士制造的谣言,相当一部分拒绝接种疫苗的美国人,都不是出于安全考虑,而是完全基于个人的政治、宗教偏见。这种思路,是历史深厚的“美式反智主义”在今天的生动体现。

有多少美国人深陷“反智”泥潭不能自拔?对于这个问题,在美国负责监控疫苗接种情绪的凯萨家庭基金会副总裁詹妮弗•凯茨博士表示:坚持不接种疫苗的人占20%。有了这个数字,我们不难意识到:除非发生奇迹,美国的疫苗接种率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可能越过80%的门槛。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必然要为当下流行的德尔塔变种病毒付出巨大代价。极不公平的是:病毒在美国境内大规模流行,“坑”的不仅是美国人,同时也会给其他国家造成更大的防疫压力。这意味着美国成了一个不断释放病毒传播风险的“危险源”。面对这样的现状,美国在任何意义上,都没有资格以全球抗疫工作的领导者自居。事实上,只要美国不拖全球的后腿,便已弥足珍贵。

这些不愿接种疫苗的美国人,其认知到底有多么荒唐?最近,一项民意调查显示:五分之一的受访美国人相信“微芯片”理论,即通过接种疫苗,人体内就会被植入所谓“微型芯片”,以监测人的活动轨迹。除此之外,将近30%的共和党人宣称他们不会接种疫苗,相比之下,如此表态的民主党人只占4%,这说明美国的政治对立已经严重影响了国民认知,许多人对疫苗接种这种科学问题“不讲道理,只问立场”。

早在1963年,美国历史学家理查德·霍夫施塔特就在其著作《美国的反智主义》中鞭辟入里地指出了美国文化中暗藏的“反智”基因。他的研究指出:从美国建国开始,美国社会中就一直有一股崇尚民粹与盲信,反对知识分子和专业主义的潜流,不时跃上时代舞台的中央。如今,这股潜流在美国多股政治势力的交错作用下再度兴起,成为美国社会必须认真对待的痼疾。如果美国连自己的这个问题都解决不了,必然在全球化的今天面临巨大失败。

有句民间谚语说:当你用一根手指指着别人,还有四根手指指着自己。今天的美国动辄谴责其他国家,利用自身霸权地位打压竞争对手,殊不知美国真正的“敌人”正是美国自己。美国政府在与其他国家打交道时,最好能多照照镜子、找找自身的问题,切实为美国民众与全球人民的利益着想,否则只会贻笑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