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评荟萃 > 正文

被“解放”的孩子,去哪里寻找精神家园?

到了开学季,空气里都是焦虑的味道。 杭州的一位妈妈给山区学校捐了一批书,快递员在检查书本时发现,里面夹了一本没做完的暑假作业。妈妈问起女儿,女儿解释说,她担心山里的孩子没有作业可做,就想着捐出她自己的。不得不说,在“补作业”这件事上,孩子们都有很好的想象力。 除了那种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之外,这个秋季学期也带来了一些新的期许。暑假期间,当孩子们还在愉快玩耍时,极其重磅的“双减”政策出台,马上在整个社会激起了巨大波澜。作业减负的效果暂时还看不到,但校外培训机构着实陷入一片慌乱,据说俞敏洪都哭了。有没有人真的哭了,我不知道,但很多做父母的,确实开始思考“鸡娃”的新办法。到了临近开学的时候,又有两个新的政策出台,一是严格限制未成年人的网络游戏时间,二是取消小学阶段的期中考试、取消重点班。大家呼吁了很久的晚上学、晚放学,在北京等地也终于要实现了。不同方向的风汇聚在一起,似乎昭示着教育生态将要发生重大变化。 从作业、网游和培训中解放出来的孩子,会有更多的空闲时间,他们该做点什么呢?目前还看不到明确的“替补”方案。

但不难猜想的是,网络空间将是未成年人愈发重要的活动“场所”。我有个成年朋友,曾是短视频的重度用户,每天临睡前都要刷短视频,直到手机电量耗尽。成年人尚且如此沉迷,很难想象孩子们会有怎样的表现。 防范未成年人沉迷网络,当然也有办法,那就是各大平台推出的青少年模式。但是说到这个“模式”,又总有点一言难尽的感觉。青少年模式是国家为保护未成年人而推行的制度,但它与野蛮生长的网络内容生产之间,似乎还不够融洽。有人曾经做过测试,打开某视频平台的青少年模式之后,除了寥寥十几部低幼动画之外,什么都没有。似乎那些活色生香的视频内容,都被一阵大风给刮走了。政府有心,但如果平台不用心,青少年模式就可能成为“降智模式”乃至“监狱模式”。这既与政策的初衷相违背,又削弱了未成年人利用网络学习和交流的权利。 青少年模式能否成功,关键在于“内容池”。池子里如果没有源源不断的活水,就很难把孩子们的注意力吸引到健康的内容上来。9月1日,中国宋庆龄基金会联合新华社推出了一个“开学季”系列视频,这些视频里没有所谓的流量明星,而是由科学家、艺术家、运动健儿讲述自己的开学经历,并结合自己的人生经历,寄语青少年未来成长之路。 这些令人耳目一新的视频,也会在腾讯旗下产品的青少年模式中同步上线。

这些视频只是一个先声。据了解,腾讯为了解决青少年模式下内容短缺的问题,决定联手宋庆龄基金会,推出一个大型系列视频精品,名为“给孩子们的大师讲堂”,预期的内容总量高达上千部。大师讲堂将邀请科技、文化、艺术、教育、体育等领域的名人大师,为孩子们讲述科学和艺术领域里那些最前沿、最鲜活的话题。比如怎么捕捉黑洞、孙悟空怎么“量子打怪”、嫦娥四号为什么要去月亮背面等等。这些话题就像在无垠宇宙的星辰大海中开了一扇小窗,让人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 “给孩子们的大师讲堂”将在微信、QQ、腾讯视频、腾讯微视、QQ音乐等腾讯各产品“青少年模式”中,面向广大青少年首发和推荐。这些海量的视频内容有可能成为5G时代的“十万个为什么”,极大地提升青少年的科学与艺术素养,为他们的健康成长赋能。

青少年模式并不仅仅是一种功能限制和内容分级制度,它还包含了一种道德期许。在网络科技飞速进步、网络产品不断普及、网络商业迅猛发展的时代,网络内容平台有责任生产更多适合未成年人的内容精品。这种责任感应当嵌入到平台的长线运营之中,成为顺应大转型、大变革时代的一种企业基因。率先推出“大师讲堂”的腾讯,显然就是看到了变革大潮的方向。 这样有意义的事情,只有腾讯一家“独美”显然是不够的。只有“美美与共”,孩子们才能在网络世界里找到自己的精神家园。

(文/蔡方华)

来源:团结湖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