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评荟萃 > 正文

光明日报:论“美吹”的倒掉

【鸣镝】

美国二十年的堆砌,被一场历史的暴风雨瞬间冲走了。

由美军撤出阿富汗一事所引发的震荡正在继续。地区形势的急剧变化尚在其次,人们思想上的震动更显深远——从“我们将输出民主”到“我们不欠你们的”,美方表态的变化,掩盖不住无法将制度强加于人的幻灭感。

这种幻灭感,在某些“美吹”们的心里自然也很强烈。

而另一件让“美吹”们幻灭的事情,发生在今年年初。大批特朗普支持者涌入华盛顿,暴力冲击国会大厦,引发骚乱。美国社会面临的深刻危机、美国民主遭遇的多重挑战,暴露在全球聚光灯下。

曾经,一些“美吹”认为,摧枯拉朽的阿富汗战争,以及民主改造阿富汗,证明美式民主有力量。在一些“美吹”看来,作为参众两院所在地,国会山是“民主灯塔”的象征。

现如今,喀布尔时刻的仓皇,世界看到了;国会山一瞬的无措,世界也看到了。这让“美吹”的话语体系崩溃,甚至让他们的信仰垮塌。

“不管怎样,我都是最好”的自我沉醉

日前,前总统特朗普在亚拉巴马州库尔曼的一次集会上鼓励人们接种新冠疫苗,结果引来了支持者的嘘声。

做何感想?在感染4000多万人、死亡60多万人的背景下,民众在接种疫苗这一科学问题上依然存在尖锐对立,社会撕裂程度可见一斑。

“一个严重的外部威胁,应成为团结民众共同奋斗的机会。但新冠危机却加深了美国社会的裂痕,保持社交距离、佩戴口罩及接种疫苗都不再被视作单纯的公共卫生措施,而是划分不同群体的政治标识。”美国政治学者福山表示,这有力揭示了美西方国家民主能力有限,社会信任降低,政治领导不力。

一些“美吹”曾经坚信,美国的政治体制有着谜一般的“自我纠错能力”。然而,从越南、阿富汗、伊拉克的战火,到“占领华尔街”“黑命贵”和国会山的怒火,“美吹”们跪拜的美国“自我纠错能力”一次也没有应验。

频秀肌肉的小布什政府以一场由美国肇始、波及全球的金融危机收官。高呼“Yes,we can”入主白宫的奥巴马被寄予厚望,而一场占领华尔街运动让他焦头烂额。奉行“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政府在摘得“全球第一抗疫失败国”的“桂冠”后黯然下台。拜登政府眼下正在经历喀布尔时刻和新冠危机再起的双重挑战。

对于种族歧视、贫富差距、社会不公等问题,美国嘴上承认,却无心作为、无所作为。曾经的辉煌,让他们相信,美式民主制度无可指摘,所以不愿承认、不愿探讨问题背后的体制原因。曾经的辉煌,让他们相信,似乎只要竖立起外部的靶子,其国内深层次结构性矛盾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不管怎样,我都是最好的”——陷入这种自我沉醉的意识形态窠臼,就很可怕了,遮蔽了实事求是的双眼,哪里还会有纠错和革新的意愿和能力?

新加坡学者马凯硕看得很清楚。他说,真正的危险在于,妖魔化中国甚至让一部分有思想的美国人也相信,美国这样的“开放社会”天然对中国这样的“封闭威权”社会有先天优势。因为这种偏见,美国人不能想象美国有可能输给中国。

虽然美国的政治体制事实上无法纠错,但美国还是有一些人具有反思能力。从30多年前鼓吹美式民主制度终极论的“历史终结”,到如今发出美国“政治衰败”的感慨,福山的观点就发生了180度的转变。他一针见血地指出,导致美国虚弱和衰落的长期因素更多来自国内而非国外。美国仍会在未来数年保持其大国地位,但它到底具有多大的影响力则取决于其解决内部问题的能力,而不是它所执行的外交政策。

时代,从不等待辜负它的人

这些天,全世界盯着喀布尔机场。

追责像是击鼓传花,国内外指责美国政府,而美国政府指责由自己扶植起来的加尼政府。

国务卿布林肯说,“我跟阿富汗总统加尼通了电话,当时他告诉我打算战斗到底。好吧,第二天他就逃了”。至于作为美国培养的博士,出版过《修复失败国家》专著的加尼,为何不战而逃,布林肯恐怕是不想往深里说。

每一次历史的跌宕起伏,都有着深刻的政治根源。

曾经,“美吹”们认为,美式民主具有“普世价值”,似乎只要哪个国家施行了美式政治制度,就会解决所有的问题,前途就会一片光明。

这几天,其实可以看透20年,看清美式民主的虚与实、表与里。

在铺天盖地的报道中,《纽约时报》的一则报道画面感很强:拜登在从政后不久,就见证了1975年美方人员从西贡仓皇撤离。助手们称,那一象征美国战略失败的画面曾长期困扰拜登,而相似的一幕,却在拜登自己决策下再次成为现实。

每一代人都觉得不会重犯上一代人犯过的错误,但是历史的发展不以人的意愿为转移。

为什么会出现喀布尔时刻?

马克思早有洞见: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创造。

用一句话说,民主没有固定模式,走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才是实现国家良治的有效途径。

这些年来,美国以“全球民主代言人”自居,以非黑即白的逻辑在世界各地搞政治模式推销,经常不管不顾当地实际情况,拿出一套美式民主标准来衡量他国问题,越俎代庖地开出美式药方。

强扭的瓜不甜。当美式民主遭遇水土不服,副作用是显而易见的。21世纪以来,美国先后发动了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介入利比亚内战、叙利亚内战,力推“阿拉伯之春”——不仅没有带来民主与稳定,反而造成动荡和不安,中东地区成为美国“民主实验”的重灾区!

早在2018年,芝加哥大学教授约翰·米尔斯海默就在《大幻想:自由主义之梦与国际现实》一书中指出,华盛顿认为,只有把阿富汗、伊拉克这样的国家改造为民主国家,才能从根本上确保美国的国家安全,但这一“自由主义霸权”大战略违背了国际政治运行的基本逻辑,只能是一种“大幻想”。

美国一些人是乐于想象的,他们还活在另一种“大幻想”之中,认为只有维护所谓“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才能让世界的良治取得进展。不过,一想到美国对国际规则合则用、不合则弃的种种作为,人们就会哑然失笑——

所谓“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无非是美国等少数国家把自己的“家法帮规”包装成国际规则,用来规锁打压别国。如此,只会制造分裂,让全球治理受伤,谈何推动世界的良治?

正如《全球事务中的俄罗斯》主编卢科亚诺夫指出的,所有与美国互动的国际参与者都需要记住,美国新的首要任务是其国内利益,并将采取一切必要手段保护这些利益。

频频碰壁、屡屡受挫之后,美国应该明白,这个世界不会永远按照其意愿和预想运转,被不断打脸的“美吹”们也该歇歇了。

再过几天,就是“9·11”事件20周年的日子。回顾这20年,世界在发展,美国在变,中国也在变:

2001年,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从此轻舟驶过万重山。

2010年,仿佛“忽然”之间,中国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

2020年,新冠病毒袭击全球,中国有效控制住疫情,并立己达人,与各国一道共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

时代,从不等待辜负它的人,只会眷顾坚定者、奋进者、搏击者。

(作者:陈登登)

来源: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