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评荟萃 > 正文

全民围观“太空出差三人组”,谁还不想上天呢?

过去的两三个月,这个圈、那个圈频频曝出“震惊事件”,以至于吃瓜群众都有些厌倦了。每当又有刷屏奇闻的时候,部分试图脱离低级趣味的人就会出来提醒:还记得咱们空间站里有三个人么?要不咱多关心一下他们?

昨天,空间站里的那三个人,也就是神舟十二号宇航员聂海胜、刘伯明、汤洪波,完成了他们为期90天的在轨驻留任务,安全返回。我注意到,身边有许多从未对航天科学表现出过任何兴趣的朋友也热情围观了三个宇航员回家的实况。看到“出差三人组”终于“下班”,打工人本周六需要多上一天班的苦闷仿佛也得到了治愈。

对于我等非专业人士,围观载人航天跟吃瓜也差不多。相关技术知识门槛实在有点高,术语看起来很有些烧脑。但从发射到返回,外加“旅途”中的诸多片段,大家都看得津津有味。

在我一个纯技术盲眼里,三名宇航员这趟“出差”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这三个月里,他们不仅完成诸多复杂的科学任务,还试图在空间站里“复刻”地球生活:用蓝牙耳机打电话,吃宫保鸡丁和鱼香肉丝,骑太空版动感单车,还看了奥运会……在几百公里高的地方也能过得这么“接地气”,航天员真了不起,科技真伟大。对了,宇航员们也有工作作息制度,跟地面工程师们一致,每天8小时、每周休息一天。得知这个信息之后,我很有冲动采访“996”程序员的感受。

当然宇航员们不是去体验生活的,他们肩负硬核的实验任务。但不得不说,普通人很难不被太空生活迷住,它是人类对未来的愿景,谁还不想上天呢?

前两天,立志“火星殖民”的马斯克又干了件“疯狂的小事”,把四个“平民”送上太空。更准确地说,这趟太空之旅由四名接受过6个月高强度训练的非专业人士组成,没有专业宇航员随行。北京时间9月16日上午,这四个人被送入太空轨道,开始为期三天的旅行。这篇文章发出来的时候他们还在天上,猜猜他们此刻在干嘛?

这趟“平民太空之旅”由其中一个亿万富翁乘客买单,剩下的席位被赠送给了三个“有励志故事的人”。这是前情提要,但不是重点。我最感兴趣的乘客是一个小时候罹患骨癌、治愈后顺利长大的29岁女子。抗癌成功、挑战太空,小姐姐已经活成了传奇。她的经历也与人类漫长的宇宙探索之路相映成趣:挑战“不可能”、探索未知,是人的天性。

太空都有望“自由行”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看到近几年航天科学突飞猛进,我有时也忍不住畅想,自己有生之年有没有可能一游太空,思来想去,觉得主要障碍只有买不起舱位票。

白日梦告一段落,继续说点严肃的。说起来,对“上天”这件“疯狂的小事”,人类不仅是认真的,而且还谋划得很远。比如神舟十二号的三名宇航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试验空间站里的再生生保系统,这个系统对水和氧气进行再生与再利用,处理二氧化碳和微量有害气体。再比如人类一直探索在火星上制氧,今年4月,NASA的“毅力号”火星探测车还真的实验成功了。“太空漫游”并非为了满足诗和远方的想象,而是要引领人类抵达不曾抵达的未来。

人们之所以如此向往浩瀚星空,不全出于猎奇与浪漫,其中也隐含关于人类命运的远虑。我们有没有可能开拓新的生存空间?我们的科技和文明究竟能走多远?人类不断望向更辽阔的宇宙,也不断审视自身的命运。

研究神舟十二号的时候我注意到一条新闻:来自法国、德国和意大利的三名宇航员正在抓紧时间学习中文,因为基于2015年欧洲航天局与中国航天局的合作协议,这三名宇航员最早有望在2022年搭乘飞船前往“天宫”空间站。这条新闻适合与两个背景信息搭配食用:一是中国载人航天的对外合作原则,“和平利用、平等互利、共同发展”;二是2011年,美国国会通过的“沃尔夫条款” 冻结了中美官方航天合作,中国被国际空间站拒之门外。近年来中国在载人航天领域的自主创新突破,相当一部分是国际封锁倒逼的结果。

前脚关怀人类命运,后脚谈起“硬核”国际关系,意不意外?人类能走多远,不仅取决于科技走多远,也取决于对命运共同体的理解有多深。

(文/张静雯)

来源:团结湖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