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评荟萃 > 正文

想把自己撬上天的养老机构,听到了杠杆断裂的声音

几年前有一次家里的老人兴冲冲跟我说,啥啥老年公寓免费带老年人出去旅游,还参观他们的公寓。人家那往里存钱就能住进去,还能拿分红,里外里等于省了一大笔入住费。作为一个进城打工多年的青年,我当即警惕起来,再三强调这种模式下,对方很有可能会卷钱跑了。前几天看到老家的民政部门发布了一条风险提示,警惕以入住养老机构名义,开展非法集资等活动。我的第一反应不是洋洋自得于自己的先见之明,反而祈祷千万不要爆雷,因为那里面都是老人的救命钱。

可是世界上的事,不会因为我们美好的一厢情愿而总是大团圆。湖南多地的养老公寓爆雷事件,其实已经断断续续发生两三年了。这几天益阳桃江县再次曝出,1800名老人将近亿资金投入到当地“公建民营”的都好养老公寓中“返利”,结果养老公寓爆雷,养老钱无法取回。

这几年爆雷的养老机构,其实基本上都是一个套路。这些机构用尽各种促销手段,说服老人预付一大笔钱,就能获得养老公寓入住资格,并享受会员折扣。同时,养老机构还承诺对本金进行高额返利,通常收益在10%左右。也就是说,这些机构想左手做养老,右手玩理财。养老产业“金融化”已经成了一种风气,甚至一些被卷进去的老人,根本就没想入住老年公寓,纯粹将其作为理财产品来买。然而正如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一再提醒人们的那样,理财产品收益率超过10%就要做好损失全部本金的准备。

我们都明白一个最简单的道理,任何行业只有收益大于成本,游戏才能玩下去。而事实上养老是一个投资大、周转慢的行业,绝不是遍地黄金。大部分养老机构的收益率都不会超过10%,他们对老人承诺的收益,不过是借新债还旧债,爆雷只是个时间问题。

这次湖南桃江县的事件,因为当地政府进行过信誉背书,格外值得反思。这个项目是当地政府招商引资而来的,县政府一再为其站台,并一度因“公建民营”模式成为发展典型。甚至当2018年有人举报该项目涉嫌非法集资时,当地民政部门称调查后证实无相关行为,此后当地群众更加坚信不疑地投入其中。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该项目的法定代表人王飞照2017年才因向老人兜售“养生卡”而被判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2018年还在缓刑期的他,就成为了桃江县政府的座上宾。

县城江湖的事,我们总是很难弄清楚。但是有一点不难理解,就是桃江县,包括其所属的益阳市,太想在养老产业这个蓝海中分一杯羹。都好养老公寓项目启动不久,桃江县就申报了湖南省第一批乡村养老体系建设示范县,还雄心勃勃准备打造成为全国闻名的乡村田园养老基地。整个益阳市的养老产业规模更是迅速膨胀泥沙俱下,当遭遇疫情这样的突发状况后,脆弱的链条终于维系不住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加杠杆”成了一股风,似乎万物皆可金融化。能借助金融资本的行业,比如房地产、教培,在疯狂扩张。得不到资本青睐的行业也在土法炼钢,自己把自己金融化。甚至是饭馆、理发店、水果店都在轮番上演充值打折、开新店再卖卡,然后卷款跑路的连续剧。

在这样一股潮流中,养老行业也成了典型。随着中国老龄化进程加快,有识之士都意识到养老将成为未来的朝阳行业。但这也让有些人觉得,似乎可以乘着养老行业这个风口,让自己飞到天上去。其实都好养老公寓项目并不是那种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卷款跑路的,它吸收来的钱基本都用到开设新公寓上了。但正如王飞照自己所言,他最大的决策失误就是不应该同时搞四个公寓,扩张太快了。不难想象,即使没有疫情,这种疯狂扩张也早晚要坍塌。

伟大导师曾经说过,如果攒够钱再修铁路,那铁路永远也修不起来。金融是人类发明的伟大工具,它会大力推动社会发展,但它归根到底是要为实体产业服务。如果脱实向虚,主业成为赚快钱的招牌,那迟早会遭到它的反噬。养老产业关乎上亿老人的福祉,更关乎社会稳定。这一产业只能越来越壮大,越来越有序。引导更多资金转向这一产业,并允许其适度盈利,合情合理也是大势所趋。

但这种盈利,应该建立在为老年人提供优质的服务,实行精细的内部管理,不断降低边际成本上,而不是挥舞镰刀,跑马圈地,把这个行业当成一场淘金。你不是阿基米德,给你一根多大的杠杆都不可能把自己撬上天。相反在杠杆断裂那一刻,就是你重重亲吻大地的时候。这个永恒的大道理,需要深刻反思反复领会的,又岂止是养老机构。

(文/于永杰)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