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评荟萃 > 正文

鲁迅的世界文明观有何当代启示?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新社北京9月25日电 9月25日,鲁迅先生诞辰140周年。当下世界文明交互形势悄然改变,回看这位文学大家当时如何因应东西文明碰撞,是否别有一番意义?

鲁迅的世界文明观,以人为核心,文明之间平等独立。在日本作家武者小路实笃话剧《一个青年人的梦》的译者序中,鲁迅写道,“我对于‘人人都是人类的相待,不是国家的相待,才得永久和平,但非从民众觉醒不可’这意思,极以为然,而且也相信将来总要做到。”他同时感慨,人们谈到朝鲜总以为是中国藩属国,从没想到他人的自我。可见鲁迅心目中的世界文明关系,应是独立平等、人性为桥。

鲁迅观照东西文明时从现实的人出发,直指本质。在论及“保存国粹”时,他提出“保存我们”是“第一义”,“只要问他有无保存我们的力量,不管他是否国粹。”对于外来文化,他主张“占有,挑选”的拿来主义,“只要有养料”,一概吸收化用。这种现实意识,或许因为鲁迅从不神化某一文明,他能全面地看到明与暗,定位颂与批。譬如鲁迅对“吃人”“流民”等意象的文学化借用,掀开风雅与道德遮盖下世俗社会的复杂与残酷。而对标榜“天赋人权”“自由理性”的资本主义代议制,鲁迅也点出其“复掩自利之恶名”“托言众治,压制乃尤烈于暴君”的本来面目。平等相视,理性考量,为我所用,是鲁迅在东西文明碰撞之时的立场。

鲁迅在东西文明比较取舍时,常显矛盾纠结,这是他的文化立场与历史站位决定的。文化历史学者汪晖指出,鲁迅是一个反现代性的现代性人物。这句话从世界体系的地域性来看,即鲁迅知晓西方现代文明之先进,试图引入现代性以改变当时中国尚处前现代的落后状态;同时又目睹西方已陷入现代性困境,试图通过反思现代性以避免中国重蹈覆辙。这也是鲁迅身处欧风美雨大时代最显其深邃洞察力的地方。他热情呼唤民主自由、抨击专制,又对“多数人专制”充满警惕;他倡导科学进步,亲撰科普文章,又对科学之社会意义与功能的评判有所保留;他对传统道德文章掩盖下“人肉的筵席”深刻揭露,却又对传统文化的精华满怀传承意识;他抨击旧中国在工业文明面前固步自封,却又积极译介麦绥莱勒、珂勒惠支等批判资本主义工业文明的艺术家;他致力于人的启蒙、呼唤人的理性,笔下却又时时流露出人在意义荒野上的存在主义式孤独感和荒谬感。这种思想矛盾,是鲁迅处于特殊的东西文明交互情景下,作为一个东方古国的先进知识分子微妙复杂、用心良苦的文化站位。

回看先生的早年著作《中国地质略论》,其中的民族立场与国家情怀,透露出先生的一生骨廓:“中国者,中国人之中国。可容外族之研究,不容外族之探捡;可容外族之赞叹,不容外族之觊觎者也。”

在东西方文明交汇之际,立足本国、平等相视、博采众长、交融贯通。这是大师的时代选择,也是今人的光辉典范。今天对于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华民族之伟大复兴,仍深具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