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回归20年 > 正文

“数说香港回归20年之金融篇”金融监管更完善

微信图片_20170619092528

在回归至今的20年间,香港作为金融中心先后抵御两次金融风暴,同时又适逢人民币国际化的机遇。金管局总裁陈德霖接受访问时指出,香港金融业其间在加强监管、防范风险上更趋完善,抗震能力更强。他又认为香港位置独特,背靠祖国、实行"一国两制"的条件,是其他地方难以取代。未来香港可借助人民币国际化和"一带一路"两大机遇,乘着内地经济起飞继续发展。

在1997年回归一刻,香港即面临国际炒家挑战。陈德霖接受访问时回忆指,回归后翌日,个人接到泰国央行来电通知把泰铢和美元从固定汇率脱钩,揭起亚洲金融风暴的序幕。他当时认为冲击发生在不太成熟的新兴经济体,而香港金融体系较稳健,应该可以承受这些冲击,但"这些看法后来证明是错误的。"

"风暴"掀金融体系改革

1998年港元受国际炒家狙击,金融和货币体系面临系统性危机,政府在8月14日破例动用外汇储备,在股票和期货市场入市击退炒家,稳定市场信心,陈德霖当时是"打大鳄"的重要一员。不过,香港之后面临严重的经济衰退,除楼价大跌外,GDP由1997年第3季起连续5季下降,至1998年第4季累跌8.8%,失业率由1997年8月的2.1%升至2003年6月有纪录以来最高的8.5%。

陈德霖说,金融危机带来的破坏力大,1997年他曾认为香港当时情况不错,惟后来需蒙受楼市爆破的苦果,香港金融业也因此衍生一连串改革,包括优化联汇制度、改善沽空制度、"巴塞尔II"等改革工作。当2007年环球金融危机开始爆发,"实战上的我们抵御能力强很多。"

事实上,当时欧美很多银行陷入危机需要政府拯救,但这些并没有在香港的银行体系出现。"虽然危机很多时由外来冲击引致,但香港可以通过加强『抗震能力』承受震荡。"

回顾香港在2007至2008年承受的环球金融危机,源于次级按揭债券(MBS)泡沫爆破,不少欧美大型银行陷入流动性危机。由于银行与社会经济关系密切,一旦倒闭将牵连不少存户的资产化为乌有,所谓"大得不能倒(Too Big To Fail)",各国政府被逼以公帑拯救,出现道德风险。

陈德霖指出,香港亦有类似影响巨大的银行,当这些机构一旦出现问题要倒闭时,为避免"大得不能倒"情况出现,香港要有处置机制,把它拆细以减少其倒闭对市场的影响。"没有一间银行可以谂冒多些风险赚多些,出事以后由政府包底。"

社会不接受"大得不能倒"

他认为,这20年来企业文化改变了很多。2007年前银行不断扩大自营业务赚钱后分红,自身的资本跟不上需应付的风险,惟自金融危机后银行这种心态已经改变,明白不能再纯粹追求回报而忽略风险控制。此外,全球金融业改革令银行的资本提升,社会亦不再接受银行家追求高回报取得花红和"大得不能倒"。香港亦在2016年通过符合国际标准的条例,将于今年生效,其中一项是加强银行资本。

港银行业资本国际高水平

至于未来可能面临的危机,陈德霖表示,"我无时无刻都在谂这件事,好似雷达咁探测可疑的迹象"。例如自2009年起因资金太多或令楼市过热,金管局推出逆周期措施减低银行面对的风险;而针对近年快速增长的与内地相关贷款,金管局亦增加检测做好风险管理。他指,香港银行业总资产由2008年的10万亿元,增加至现时的20万亿元,资本充足率达19%,亦属国际上的高水平。"现时银行有良好的资本充足率和流动性,抗震能力比以前更高。"

微信图片_20170619093119

微信图片_20170619093125

来源:文汇报

责任编辑:杨睿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