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回归20年 > 正文

【香港回归20周年】拉布遗祸深 全民磨利剪

■建造業大聯盟今年3月冒雨遊行,表達對拉布的不滿。資料圖片

建造业大联盟今年3月冒雨游行,表达对拉布的不满。数据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据香港文汇报报道,立法会自香港回归后,经过多年”蜜月期”,却在激进反对派进入议会后出现连串拉布战,上届更有主流反对派加入战团,他们或以”反恶法”、”反大白象工程”为旗号,或直言不讳以拉倒特区政府施政为目标,令议会浪费大量公帑及时间,也令不少与民生相关的法案及拨款未能通过。据统计,自反对派声称要”全面不合作”的5年以来,立法会大会因点人数及流会,至少损失479小时会议时间,在审议《拨款条例草案》(预算案)的拉布战就消耗1.1亿元公帑,也有多项工程因未能如期获批拨款,而令造价上升。香港文汇报翻查数据,并采访多名拉布受害者,在回归20周年前夕深思拉布祸害。

“我本人愿意日以继夜、夜以继日,再日以继夜、夜以继日,同你哋玩落去!””如果嘥255万(拉布一天浪费的公帑),相等于164,516罐午餐肉,相等于128,140罐豆豉鲮鱼。””嘥!拉布,嘥!嘥嘥嘥!”......每当市民想起反拉布,相信工联会王国兴的”金句”总会浮现在脑海里。

这位”反拉布教父”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回想多场战役,痛斥反对派变本加厉,由最初的不停发言、提出大量修正案到钻《议事规则》空子,由针对议案本身到要拉倒特区政府施政,建议修改《议事规则》剪布。

审高铁拨款成”拉之源”

2004年跻身立法会的王国兴,经过相对相安无事的一届会期后,亲身见证议会进入多事之秋。”反对派拉布源于2009年财委会审议高铁拨款。”他在访问中忆述,当时会议仍在立法会旧大楼进行,大楼外有大批反高铁示威者聚集,而大楼内时任财务委员会主席刘慧卿面对同道不停发言,也显得”无符”。

2012年,特区政府因应两年前的”五区总辞”行动,建议修订《立法会条例》,禁止议员自愿辞职后半年内再参选。立法会大会于5月开始审议草案及过千条修正案,黄毓民当时大放厥词:”『反恶法』嘅拉布战正式开始。”

“当时主席太松手了,批出全部修正案,连黄毓民都诧异,想不到主席那么松手。”回想当时通宵开会及不停按钟否决议案,王国兴还是有点耿耿于怀,对时任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语带不满。

是次拉布战出现不少名句,除了王国兴的”日以继夜、夜以继日”,还有曾钰成的”返嚟就郁”。5月17日凌晨,曾钰成与时任立法会秘书长吴文华的对话不慎流出,然后他应建制派要求”剪布”,但要将修正案逐条否决及三读通过草案,还要等到6月1日,足足拖了一个月。王国兴慨叹:”结果虽然都过了,但浪费了很多时间及金钱。”

反对派图拉倒特首施政

“由此开始,立法会堕入恶梦之中,每个年度都躲不了拉布的命运。”王国兴批评,反对派于上届会期的拉布,已不单是针对政府法案或拨款申请本身,而是要拉倒特首梁振英施政,”他们全面拉布、全面不合作,在立法会大小会议中,他们能拉都拉。”

他续指,在全面拉布下,上届会期很多涉及民生的法案及拨款申请通过不了,”好像医生注册修订(《2016年医生注册(修订)条例草案》),结果梁家骝一个人点法定人数就拉死了,连同骨灰坛条例(《私营骨灰安置所条例草案》)也要『陪葬』,到今年才通过。”

修正点人待续交替使用

讲到拉布的演变,王国兴形容反对派已经”出神入化”,由”贼佬试沙煲”提出大批修正案,再演化到点法定人数及制造流会,更开始用上”中止待续”及”休会待续”议案,启动另一次长时间的辩论,”以大会为例,每人发言15分钟,一个小时只有4人可以发言,过程当中有些人无心机走了出去,他们又可以点法定人数,又阻15分钟。提这些议案与点法定人数交叉运用,可以浪费10个小时,是一整天的会议时间。”

现时立法会主席只可根据香港基本法第七十二条及《议事规则》第九十二条”剪布”,或与各党派协商议案讨论时间。

王国兴建议修改《议事规则》,包括限制只可在会议召开时和议案表决时要求点算法定人数、确立立法会主席及委员会主席接纳修正案的数量及内容、 取消议员提出临时的”中止待续”及”休会待续”议案等。

不过,要修改《议事规则》,就需要分别在功能组别及直选组别获过半数赞成,但在”青年新政”梁颂恒及游蕙祯被取消资格下,建制派在直选的16席仍不及反对派的17席。梁游二人触发的补选在即,去年离开议会的王国兴希望市民擦亮眼睛,”如果市民可以认清到这些问题,建制派在直选就可以增加议席,修改到《议事规制》解决问题,否则也只是光说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