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回归20年 > 正文

陈赓之子披露香港回归中英交接细节:曾留了个心眼

在香港回归20周年之际,驻港部队筹备组成员、原驻港部队副司令员陈知庶接受大公报专访,首次对外披露解放军驻香港部队筹备过程、香港回归中英防务交接谈判过程,及其亲历防务交接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作为香港回归前最早穿军装进入香港的解放军现役高级军官,以及中英防务谈判过程中唯一一位驻港部队代表,陈知庶说,这一段人生经历是他一生的骄傲,“那种扬眉吐气的痛快感觉,此生都不会忘记。”

微信图片_20170628091824

驻港部队筹备组成员、原驻港部队副司令员陈知庶接受大公报专访。

“威武文明之师”精英汇聚

“1993年3月10日,我奉命到广州参加驻香港部队筹备工作。”对于24年前的事,陈知庶记忆犹新。

微信图片_20170628091831

彼时,解放军序列里未有驻香港部队,这就需要迅速组建一支包括陆海空三军的近万人部队,用最短的时间训练成“威武文明之师”。为此,这支部队全部在全军有光荣历史的部队中选调,“各级领导以广州军区为主,从全军进行抽调,经过一年的准备,1993年4月,驻港部队领导机关正式成立,在首任司令员刘镇武和政委熊自仁的领导下,开始按新的编制配置装备,全面展开有针对性的训练和各项准备工作,时间非常紧迫。”

陈知庶感慨地说,驻港部队在进港前临时安排在广东几个地方,生活非常艰苦,住的是废弃营房甚至车库。不过,就是这样的条件,部队仍争分夺秒按高标准进行训练,并在1996年进港前顺利通过了中央军委的验收。

谈判斗智斗勇 寸土必争

微信图片_20170628091836

陈知庶以国防部官员的身份参与中英联合联络小组关于防务交接的谈判。

1994年,陈知庶以国防部官员的身份,从第17轮开始参与中英联合联络小组关于防务交接的谈判,“谈判的过程异常艰辛,斗智斗勇。”在军事用地和防务设施交接上,就遭遇诸多难题。英方在谈判伊始就把驻港英军最好的一块军事用地,位于中环的添马舰海军港池填了海,改作商业用地。“虽然后来他们在昂船洲新建了一个海军基地,花了很多钱,但港池的安全性无法与原有的基地相比,规模亦无法完全满足停靠大型舰艇的需要。”陈知庶说。

此后双方陆续就解放军派先遣部队进入香港、先头部队进驻接防、是否携带武器等系列问题逐一进行艰苦谈判。6月30日21时30分,时任驻港部队副司令员的陈知庶带指挥组与熊自仁政委一起率39台车、509人的先头部队荷枪实弹自深圳皇岗口岸出发,进入香港添马舰军营、赤柱军营、枪会山军营、石岗军营,以及昂船洲军营,为零点即将举行的防务交接仪式做准备,并确保七月一日零点中国国旗准时升起。

微信图片_20170628091840

1997年6月30日晚,中英进行香港回归防务交接仪式/资料图片

“进驻香港是个庄严神圣的时刻,我至今难忘,热烈、隆重都不足以形容当时的场面,我们出发时,深圳市万人空巷,全城出动相送至口岸,那个场面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陈知庶说,进驻之后中英两国军队在添马舰军营(现驻港部队总部大楼)举行防务交接仪式。“两军仪仗队要人数相同,指挥官军衔级别相当。”

交接过程中,负责设计和组织工作的陈知庶留了个心眼,他了解到英军交接指挥官身高约182厘米,就确定一定要找个比他高的,“后来我选定了驻港部队司令部军务处参谋谭善爱,身高185厘米,有200斤的块头,长的威风凛凛,相貌堂堂。仪仗队的每一个人都经过了精心的挑选和严格的训练。”在向全世界转播的交接仪式实况中,中国军人的杰出表现赢得了世人的称赞。很多国人评价称“谭善爱的表现增强了民族自豪感”、“给中国人提气”。

微信图片_20170628091940

陈知庶于2002年底调回总部。不过,他多年来仍时刻关注香港。在他看来,戎马48载,最难忘的就是在驻港部队工作的10年,“我见证了历史时刻,有幸参与了这一段历史,确实是一生难忘。”

回归20年发展有目共睹

对于驻港解放军进驻之后的工作开展,陈知庶表示,解放军留给香港民众确实是“威武文明之师”的形象。“香港搞民意测验,结果解放军的形象分一直很高,这是很不容易的。”他说,当年英军在香港隔离感较强,港人大多不太敢靠近,而驻港解放军做的就好一些,主动亲近民众。“从1997年就开始免费开放军营,先在报纸上发布消息,之后在几个发票点同时发票,几万张票市民很快就排队抢光了。”

微信图片_20170628092006

驻港部队官兵与幼稚园学童一同慰问敬老院长者\资料图片

“市民进来军营可以到处走、到处看,参观宿舍、食堂,部队食堂还会做一些小点心端出来给大家吃,另外还可以参观部队的训练,并亲身体验各种武器装备,他们都觉得很新鲜。”他说。

国际地位显著提升

谈及回归之后香港发展,陈知庶认为,香港国际地位显著提升,实施独立的司法体系,经济、建设、发展等,“港人治港”,成功实践了“一国两制”的构想。“过去只是英国海外的一块属土,现在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享受高度自治,在国际地位上是天壤之别。”

微信图片_20170628092013

驻港部队主持2014年香港升旗队总会周年检阅礼/资料图片

陈知庶指出,事实上香港的繁荣与上世纪70年代后期内地的改革开放分不开的,此后内地和香港的交流逐渐扩大,不断深化,从而给香港带来了诸多经济利益。中央给香港的各种优惠政策对其持续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不可替代的作用。“1998年国际金融风暴时,香港很快就度过去了,这其中如果没有中央的支持,不可能做到这样。”

陈知庶说,“这么多年的变化有目共睹。现在一少部分别有用心的人总说英国人统治时的一百年如何如何。回头问问祖辈,英国人统治下的香港人生活到底怎样!”

斥“港独”闯军营“太嚣张”

在香港回归20周年之际,陈知庶由衷希望香港在祖国的大家庭里,继续发挥其特殊作用,希望香港长期繁荣稳定,“不是说说而已。”他指出,香港实行“一国两制”,中央政府非常宽容,可是香港社会却出现并允许违法的“港独”存在,“令人费解”。

他亦表示,“港独”的违法行为造成香港的旅游萧条,影响社会治安,影响警察正常执法,给香港带来了很多不稳定的因素,越来越不得人心,“最后一定是被整个社会所唾弃。”

谈及早前“港独”分子擅闯驻港部队总部,陈知庶愤然直斥“太嚣张”,驻港部队的驻地是军事禁区,军队在香港的履行防务有法律保障,公然强闯就是蔑视法律,侵犯了军队的合法权益,必须要依法进行坚决果断的处理,可以直接将其驱逐出去。

他指出,驻港英军过去在其军营外30米设置警戒线,只要进入警戒线,就可以采取执法措施,如果是重要的军事目标受到威胁甚至可以开枪,这是世界各国军队的普遍作法。“现在居然敢闯到我驻港部队总部大楼,这简直是开玩笑!”

他还透露,过去驻港英军在香港有宪兵,宪兵与警察有同样的执法地位和执法资格,驻港部队亦有宪兵编制,是解放军中唯一一个编制宪兵的部队,“只要有人侵犯军事设施,就可以果断执法,根本不用客气。”

吁港加强防范恐怖袭击

身为军人,陈知庶明白恐怖袭击的破坏力及杀伤力有多严重,多年来,他亦较为关注反恐方面问题。谈及此,陈知庶提醒,香港目前尚未有恐怖势力进入的先例,但香港的反恐形势不容乐观。一方面,香港社会多教派并存,在极端势力影响下,亦可能引发一些极端事件的苗头。另一方面,香港外国领事机构多,易遭袭的目标多,城市人口密度大,一旦发生大的恐袭事件,处置难度很大,“人口疏散都是个大问题。”

微信图片_20170628092019

驻港部队参加联合实兵演习/资料图片

陈知庶认为,香港应对恐袭,首先要继续过去的好的作法,使各个教派和平共处,相互契合。其次香港是有着良好法治传统的地区,要更好地在法治的宣传教育上起到示范作用。第三,要保持高度警惕,严防极端势力的侵入。第四,一旦发现有任何暴力事件的苗头,要坚决打击,丝毫不能手软。

在他看来,香港警察是一支有素质、有战斗力的队伍,应该在此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同时,驻港解放军亦是维护稳定的重要因素。

陈赓大将之子

陈知庶,汉族,1954年生,湖南省湘乡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陈赓大将之子。

1973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69年2月参军。1993年03月,任驻香港部队筹备小组成员兼军事办公室主任;1994年03月,任驻香港部队副参谋长;1997年03月,任驻香港部队副司令员;2002年10月后,任总参谋部军训和兵种部、总参动员部副部长;2004年11月,任甘肃省军区司令员;2010年07月,任甘肃省委常委、省军区司令员。

来源:大公网

责任编辑:杨睿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