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 中国已在中美贸易战中取得主导地位

新媒《海峡时报》1月13日文章,原题:中国是如何赢得特朗普的贸易战并由美国人买单的。报道如下:

2018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起对6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征收关税,并在推特上发表著名言论称“打贸易战是好事,很容易赢”。事实证明,特朗普错了。

特朗普以新冠肺炎病毒为自己的政策辩护,从多方面看来,中国已经受特朗普的关税攻势。中国控制疫情后,美国国内对医疗设备和居家办公设备需求激增,不受关税影响,直接扩大了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

世界上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紧张关系并非从特朗普执政期间开始,但他通过对科技企业征收前所未有的关税和制裁,扩大并严重加剧两国的经济摩擦。特朗普希望施加更严厉措施并没有实行,反而给下任美国总统乔·拜登留下有用的数据。

雪城大学经济学教授玛丽•洛夫利(Mary Lovely)表示:“中国太大,对世界经济十分重要,他不可能任由哪个国家摆布,这对特朗普政府敲响警钟。”

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之年誓言将“很快开始扭转”美国对中国的商品贸易逆差,无视专家的警告不断加大贸易战程度。根据中国方面的数据,去年11个月,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达到2870亿美元。

随着美国公司转向从越南等国进口,2019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确实同比下降,但仍高于2016年的2540亿美元逆差。部分原因是,中国政府对约110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减少了其从美国产品的进口,直到2020年年末才开始恢复进口。

根据一年前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条款,中国承诺在2020年进口价值1720亿美元特定类别的美国商品,但截至11月底,只完成该目标的51%。疫情期间能源价格暴跌以及波音公司飞机的问题是其中诱因。

持续的赤字表明,美国企业对中国制造业产能的依赖程度很高,美国疫情的失控再次突显这一点。中国是唯一一个有能力大规模提高产出的国家,以满足国外日益加剧的家用和医疗设备等商品需求。

特朗普曾反复表示,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使其经济起飞,他认为这是不公平的结果。但事实证明,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战期间,中国的出口量又一次扩大,中国的总出口在特朗普上任后每年都出现增长,包括2019年对美出口下降。

2019年,由10个东南亚国家组成的集团取代美国,成为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东南亚经济体预计未来10年的增长速度将超过发达国家,这种向亚洲转移的趋势可能会继续下去。去年年底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CP)将进一步巩固这些贸易联系。根据该协定,15个区域经济体将逐步降低对彼此商品的部分关税。

特朗普表示,与中国的贸易战将鼓励美国制造商的生产转移回美国本土。他在2019年的一条推文中“命令”在中国的美企“立即开始寻找中国的替代品”,但几乎没有证据表明这种转变正在发生。

美国荣鼎咨询公司的数据显示,美国对华直接投资从2016年的129亿美元小幅增长至2019年的133亿美元。在9月,接受调查的上海及周边200多家美国制造商中,逾四分之三表示,它们不打算将生产移出中国。美国企业经常将中国消费市场的快速增长及其强大的制造能力作为在华扩张的理由。上海美国商会会长克尔•吉布斯(Ker Gibbs)表示:“无论特朗普政府将关税提高到多高水平,都很难阻止美国企业在中国投资。”

美国消费者却因特朗普的贸易战而买单。特朗普一再声称,中国正在为关税买单。但分析这些数据的经济学家惊讶地发现,在征收关税后,中国出口商通常不会降低价格以保持商品的竞争力。这意味着美国的关税主要由本国企业和消费者承担。

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一份报告显示,2018年,这些关税导致美国消费者每年收入的损失约168亿美元。此外,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会减少美国的出口。因为全球化的供应链意味着制造业是国家间共享,而美国通过对进口的中国零部件征收关税,提高了自己产品的成本。

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美国人口普查局和美联储的研究人员对机密公司数据的分析显示,占美国出口总额80%的企业,不得不为从中国进口的产品支付更高的价格,导致出口增长放缓。

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时承诺,要通过与中国较量、把工作岗位带回美国重振“锈带”(美国北部萧条的工业区)。现在却没有发生任何改变。2019年,美国制造业就业增长停滞,部分原因是出口下降。根据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家迈克尔•沃(Michael Waugh)的研究,即使是钢铁等行业所在的地区也出现就业下降,这些地区在特朗普的关税措施下得到了明显的保护,但贸易战并没有显著改变美国制造业的现状。

中国以自己的速度改变着。特朗普政府声称,关税的增加降低中国的影响力,这将迫使他们进行有利于美国企业的改革。特朗普表示:“我喜欢适当加征关税,它能让我们的对手按照我们的思路制定政策。”特朗普政府宣称中国同意签署第一阶段协议是美国最大胜利,是北京方面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承诺。但这很可能更符合中国的利益。

纽约福特汉姆大学中国法律专家马克•科恩(Mark Cohen)表示,尽管中国政府在过去两年里为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做出“巨大的立法改变”,但中国自身寻求加强创新的动机可能是一个比美国压力更重要的因素。他补充说,该协议没有“推动中国的结构性改革,使其体系在系统上与世界大多数国家更加兼容”的内容。

2019年,中国企业向美国支付知识产权使用费达到创纪录的79亿美元,高于2016年的66亿美元。中国法院对涉及美国企业的知识产权侵权行为处以的罚款也创下历史新高。根据世界银行数据,这一增速低于中国向全球支付知识产权费用的增速。这表明,中国向美国支付知识产权费用是总体趋势的一部分。

从贸易战到科技战。现在由下任总统拜登决定是否继续贸易战。在最近一次采访中,拜登说他不会立即取消关税,而是会重新评估第一阶段的协议。

与关税相比,不断升级的技术冲突更让中国担忧。美国施加的制裁和出口限制已经威胁到领先科技公司的生存能力,如华为和中芯国际。这是对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一个威胁。

但美国的限制已让中国下定决心为了国家安全,就安全领域技术自给自足上制定下一个发展目标。

编译/迪巴拉  2021-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