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 美国想拉欧洲对抗中国,谈何容易?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8月3日报道,原题:美国试图联手欧洲民主盟友共同对抗中国,谈何容易  拜登总统说中国对西方民主构成独特挑战,美国及其传统盟友因此需要做出统一回应。那美国的主要欧洲盟友如何回应这场决定时代的冲突?呃……一些欧洲国家试图走一条更微妙的路线。他们在人权问题上批评中国,却又表示希望继续扩大对华贸易商机——同时对于华盛顿和北京之间不断加剧的地缘政治漩涡采取中立语言。曾作为英国和欧盟驻华外交官的查尔斯·帕顿说,(美国在)欧洲的主要盟友“看到美国人与中国对抗,他们不认为欧洲能够承受与其一起这么对抗”。报道如下:

随着在全球经济蛋糕中的份额不断缩小,欧洲发现自己在贸易方面依赖中国。同时,与特朗普闹了4年不愉快后,欧洲对美国不再那么信任了。一些专家说,这给拜登希望通过合作来挑战中国的构想打上问号。

拜登政府称正采取合作、竞争和对抗三管齐下的策略,但目前看来更强调后两者。拜登多次表示民主国家正与北京“进行一场决定性竞争”。但很多欧洲领导人远比他们的美国同行更热衷于强调对华合作。曾在克林顿政府时期担任美国驻德国大使的约翰·科恩布鲁姆说,出现这种分歧的一个原因是,在经历了与特朗普的交易性争斗后,欧洲和其他盟友不再像以前那样信任华盛顿了。

法国总统马克龙2月份警告说,结伙对付中国将“适得其反”。7月份,拜登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会谈时,称中国试图“破坏自由和开放的社会”。但默克尔第一次提到中国时却强调“合作以及竞争的必要性”。

专家们说,(欧洲国家)与华盛顿出现这种分歧的主要原因是经济方面的。1960年时,(日后)将组成欧盟的国家占全球经济的1/3。而据英国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的预测,到2050年,欧盟国家将只占全球经济的9%。2020年,北京超过华盛顿成为欧盟最大贸易伙伴。其中关系最深的莫过于欧洲经济强国德国。多年来,德国一直受益于中国蓬勃发展的经济。科恩布鲁姆说,美国经济也与中国经济紧密相连。但拜登政府可能认为其经济规模够大,足以承受(与中国)对抗引发的任何痛苦,可欧洲国家却没有这种奢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