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任近一月,拜登颠覆特朗普多项"政治遗产"

原标题:上任近一月,拜登颠覆特朗普多项“政治遗产”但这只是开始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新网2月19日电(刘丹忆) 美国总统拜登入主白宫已近一个月。新官上任三把火,拜登已签署数十项行政令,在内政外交等领域大刀阔斧改革,撤销前任总统特朗普的多项争议性政策。

拜登政府清算特朗普“政治遗产”,一纸命令扭转昔日决策并不难,但要想彻底修复特朗普执政时期留下的“伤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美国回来了”

拜登对外主打“重塑”牌?

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退出众多国际组织和多边条约。“特朗普时代”落幕了,但美国优先的“特朗普主义”却远未退场。

拜登上台后,有意扭转过去四年的“退群”之举。他表示,外交将再次成为美国对外政策的中心,宣称“美国回来了”。

——重新“入群”

拜登在1月20日宣誓就任美国总统后,随即签署多项行政命令,宣布美国将重新加入《巴黎协定》和世界卫生组织。

拜登说,美国将以“迄今为止尚未采取的方式”,来应对气候变化。

拜登当天致函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宣布撤销美政府退出世界卫生组织的通知。拜登在信中说,世卫组织在全球抗击新冠病毒大流行以及应对全球公共卫生威胁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

当地时间2月17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表示,美国将向世卫组织缴纳超2亿美元的分摊会费,其中包括特朗普执政期间拖欠的款项。

资料图:设立在美国加州旧金山的一处新冠病毒检测站,向市民提供检测服务。

此外,美国还将以观察员的身份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2018年6月,特朗普政府宣布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声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以色列“存在偏见”,及“无法有效保护人权”。

拜登想把特朗普退过的“群”重新加回来,但“退群”带来的负面影响,短时间内难以弥补。

专家分析称,对美国全面回归国际社会不应抱太大期待,因为拜登的一届任期只有四年,要想在一个任期内,把特朗普造成的后果快速消除掉,时间不够。

曾因特朗普政府反对而难产的世贸组织总干事人选,在拜登政府表态 “强烈支持”后,终于在2月15日得以确定。尼日利亚前财政部长恩戈齐•奥孔乔-伊韦阿拉最终胜出,而此前特朗普政府支持的韩国候选人俞明希已宣布退选。但在特朗普政府阻挠下停摆的世贸组织上诉机构,还有待回到多边主义的正轨。

——修复关系和磋商问题

拜登上任后表示,美国将着力重新修复与北约盟友以及日韩等国的关系。他宣布暂停实施部分驻德美军撤出计划,称美国的同盟“是我们最伟大的资产”。

而对于伊朗和俄罗斯这两个“老对手”,美国政府也将目光聚集到多个焦点问题上。

拜登承诺,他上任后将扭转特朗普“危险失败”的对伊政策,并寻求美国重新加入伊核协议。

但美伊之间的僵局难以打破。伊朗方面坚持,美国解除对伊制裁是伊方重回伊核问题全面协议的前提。而拜登表示,美方不会为促成伊朗重返谈判桌而解除制裁。谁能先迈出第一步,仍不得而知。

相比于美伊关系的不确定性,美俄在军控问题上有了进展。特朗普政府曾消极应对《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延长问题。拜登上台后,俄美对双方间仅存的这一主要军控条约展开谈判。俄罗斯外交部2月3日发表声明说,《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延长5年。

当天布林肯表示,在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后,美国将以“符合美国利益的方式”与俄罗斯进行互动,讨论降低危机和冲突的可能性。

——反恐策略调整

布林肯日前发表声明称,从当地时间2月16日起,撤销对也门胡塞武装为“外国恐怖组织”的认定。

2021年1月10日,当时的特朗普政府宣布,将胡塞武装列为“外国恐怖组织”和“特别认定全球恐怖分子”实体。分析人士担心,此举将给国际社会对也门的人道救援行动、以及联合国主导的和平进程带来消极影响,进一步延续也门冲突。

而对于目前关押大约40名恐怖活动嫌疑人的古巴关塔那摩美军基地监狱,拜登打算在任内将其关闭。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曾承诺关闭关塔那摩监狱,但在其任内未能兑现。特朗普2017年就任总统后推翻前任做法,保留监狱。

报道称,拜登政府将面临来自国会的阻力,以及法律等方面限制。同时,关闭监狱后如何安置在押恐怖活动嫌疑人,也是个难题。

大笔一挥,但还有很长路要走

拜登对内扭转特朗普强硬措施

除了外交,在对内政策方面,拜登的新政也剑指特朗普,推翻其在经济、移民等领域实施的措施。

——加强就业保护

当地时间1月22日,拜登签署行政令,撤销了特朗普在2018年发布的三项命令,这些命令削弱了对联邦雇员的就业保护,限制了联邦雇员带薪处理工会事务的时间。

拜登政府认为,特朗普的行政命令损害了工人的集体谈判能力。

——暂停修建边境墙

修建美墨边境墙,是特朗普自诩突出的“政绩”。而拜登在上任总统的第一天,就发布行政命令暂停所有边境墙的建设。

当地时间2月11日,白宫宣布,拜登取消了特朗普为修建边境墙而发布的国家紧急状态命令,并停止用以修建美墨边境隔离墙的拨款。

对于长途迁徙试图越过美墨边境寻求庇护的移民,白宫已多次就其面临的安全风险发出警告。白宫发言人普萨基强调,这“仍然是一场危险的旅程”,“现在不是前往美国的时机”。

——重订对待移民的规则

事实上,上任近一个月以来,拜登已签署多项与移民政策相关的行政文件。

当地时间2月2日,拜登宣布成立跨部门工作组,解决非法移民“骨肉分离”问题。特朗普政府曾针对非法入境者实施“零容忍”政策,边境执法人员在逮捕他们时,强制分离其未成年子女的做法,引发美国各界一致谴责。

4天后,布林肯宣布,拜登政府已经开始终止美国与萨尔瓦多、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签署的移民协议,改革特朗普时期的庇护制度。美国于2019年7月分别与上述三个国家签署协议,限制这些国家一些寻求庇护者在美国申请庇护的能力,要求他们在原籍国寻求保护。

此外,多位知情人士透露,拜登政府与民主党籍国会议员或于本周晚些时候公布移民改革方案,内容包括让1100万非法移民有机会入籍、扩大难民安置计划等。

特朗普在任内提出的“公共负担”移民排除规定,也即将宣告终结,该政策严格限制向领取福利的贫困移民发放绿卡。

尽管拜登在短时间内撤销前任的多项强硬移民政策,但美国舆论指出,距离这些政策“落地”,拜登政府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美联社表示,“拜登可以大笔一挥,撤销特朗普的政策”,但美国移民体系真正的变革必须得到国会的支持,这是特朗普、奥巴马和小布什多位美国总统在任内,都未能完成的艰巨任务。

而拜登的做法,目前来看还没有表现出更新颖有效的思路。拜登政府上台以来最重要、首要的目的,是想要尽快“去特朗普化”,把奥巴马时期的民主党政治遗产从故纸堆里捞出来,让美国重新回到华盛顿的政治精英们能“看得惯”的样子。(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