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高密度访东南亚 美国在印太如何布局?

周日(22日),美国副总统哈里斯抵达了新加坡,正式展开了其东南亚行,这次她的访问行程包括新加坡、越南两个国家。哈里斯是拜登政府上任以来,到访东南亚地区的最高级别美国官员。

在哈里斯出访之前,白宫方面用“地区金融中心”和“越战时的敌国”分别形容新加坡和越南两个国家。至于具体的议程,白宫发言人西蒙∙桑德斯(Symone Sanders)说,哈里斯将与两国政府就安全、气候变化、新冠疫情以及“共同努力强化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等议题举行会谈。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的报道,昨天(23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总统府和来访的美国副总统哈里斯会面,两人随后一同召开记者会。路透社报道称,哈里斯此访不仅为了加强与新加坡的联系,也是为了对抗中国“日益增长的地区影响力”。

“我来这里的原因是因为美国是一个全球领导者,我们认真履行这一角色。”哈里斯在新加坡表示。在今天(24日)的演讲里,哈里斯再次将矛头对准中国,指责中国通过“胁迫和恐吓”来支持在南海的“非法主张”。路透社指出,这是她在访问东南亚时对中国发表的“最尖锐的评论”。

“当前阿富汗发生的事情清楚地告诉人们,什么是美国所讲的‘规则’,什么是美国所谓的‘秩序’。”汪文斌在今天(24日)的记者会上回应称,美方总试图拿“规则”“秩序”为自己的自私自利和霸凌霸道行径辩护,但是现在又有几个人会相信呢?

从奥斯汀到哈里斯 双方各司其职?

针对哈里斯的此次东南亚行,有分析指出,副总统哈里斯过去长期担任地区检察官及参议员,导致其在外交事务、外交政策方面缺乏历练。作为美国亚裔大群体中的一员,此次亚洲行也将为哈里斯提供一个“直接在外交事务中表达自身立场的机会”。在一定程度上,或许也是在为2024大选做准备。

值得一提的是,哈里斯的此次出访行程,与7月份美国防长奥斯汀的访问路线高度重叠,只是奥斯汀的路线上还加上了个菲律宾。彼时,奥斯汀也发表了一个演讲。彭博社7月27日的报道指,奥斯汀在演讲中大篇幅谈及中国,“北京对南海绝大部分海域的主权主张没有国际法依据” “北京不愿意和平解决争端,不尊重法治,这不仅仅发生在海上”等等谬论都出现在他的演讲之中。

“奥斯汀作为防长,是要在军事层面‘重返印太’,哈里斯则更多聚焦在战略层面。”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孙成昊向深圳卫视直新闻分析,哈里斯的议题更加全面,议题更丰富,而且哈里斯的决策权也更大,是可以谈一些“实事”的。不过,在孙成昊看来,美方此行再次搬出了“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和“自由开放的印太”的论调,不过是陈词滥调。另一方面这也证明这两个所谓的“目标”非常空洞。

但如今,美国在阿富汗所引发的混乱确实也给哈里斯之行笼罩了一个巨大的阴影。在哈里斯访问东南亚之际,这两个国家包括周边的东南亚国家可能都在思考着一个问题:美国对我的承诺,是否如对阿富汗的承诺那般不牢靠?

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沃尔特·洛曼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的时候就指出,鉴于目前局势,哈里斯或多或少会被问及关于阿富汗的问题,包括阿富汗局势会如何发展,美国会如何履行其承诺等等。不过,BBC报道指,哈里斯并没有对阿富汗局势引发的对美国的批评给出详细的回应,只不过在回答关于阿富汗撤军的问题时,她仍然坚称美国的决定是“勇敢而正确”的。

“东南亚国家和阿富汗还是有很大的不同,东南亚在意的重点其实不完全在美国是否给安全承诺。”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孙成昊向深圳卫视直新闻分析,它们更在意的是中美两个大国如何在区域内和平共处,如何避免进入一种“新冷战”的局面,如何防止陷入“选边站”的局面。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3月接受BBC采访时,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就表示,新加坡在中美之间“站不起队”。“我们希望看到的是,中国成为一个受世界其他国家欢迎的繁荣、发展和国力增长的国家。世界其他国家会认为,这是大家共同繁荣,共同生活在一个稳定世界中的机会。”

“新加坡还是很‘敢说’的。新加坡作为一个重要的‘小国’,它是最希望在中美关系良好发展的过程中获得一些红利,它希望外部环境稳定、和平。它最不喜欢亚太地区出现任何问题。”在孙成昊看来,这其实也是大多数亚太国家的心声。

东南亚被冷落了?美官员正在找补?

有分析认为,美国如今高密度地访问东南亚,除了应对所谓的“中国威胁”,另外也有个原因可能是“找补”。

据《纽约时报》报道,几个月来,一些东南亚官员对与美国官员缺乏面对面接触感到不安。换句话来讲,东南亚内部有声音认为自己被美国“冷落了”。

而这事出有因。疫情当然是一个因素。其实美国防长原本于6月就要访问新加坡,出席一个区域防务会议,但最终会议因为疫情被迫取消。

但美国自身是另一个因素。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的亚洲行,选择了日本、印度和韩国而非东南亚。外加今年5月,布林肯试图与东盟举行视频会议。但由于技术故障,部长们面对空白屏幕长达45分钟,场面一度尴尬,会议不得不推迟。最终会议在本月4日才召开。

不过,在孙成昊看来,拜登政府如今高密度地派高官访问东南亚,已经可以看出这一任政府对该地区的重视了。“反观特朗普政府,那才是真的‘冷落’。”

孙成昊指出,无论是从奥斯汀、舍曼、布林肯还是哈里斯一系列动作来看,美国对于该地区的关注度非常高。加上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后,战略优质资源会转向东南亚。“这种‘向东移’的态势十分明显。”

值得指出的是,美方所谓的“印太战略”、“重返印太”都很明确地将矛头对准了中国。政客们也时不时地渲染“中国威胁论”,或是展开“环中国外访”传递相当不友好的信号。“美国的‘印太战略’好不好,取决于中美关系好不好。中国就在印太,你赶也赶不走,所以美国的‘印太战略’并不会通过遏制中国来实现。这是一个巨大的矛盾,而美国自己也没有想清楚。”

事实上,哈里斯在访问新加坡期间也表示,美国愿意担任2023年亚太经合组织(APEC)东道主。对此,汪文斌在今天的记者会上回应称,APEC是亚太地区重要经济合作论坛,奉行协商一致原则。“中方愿同包括美方在内的APEC成员保持沟通。”

来源:深圳卫视 作者:朱恩地,深圳卫视直新闻驻京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