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香港燃料费狂飙 㓥房户钱包喷血

2022-04-28 10:05

据文汇报报道,俄乌冲突影响全球天然气供应,能源价格上涨,这股加风已刮到香港。中电及港灯近日更新下月的“燃料调整费”为分别每度电43.2仙及47.1仙,较年初飙升近12%及72.5%。以港灯一个3人家庭用户为例,下月电费单或盛惠329.51元,比年初多付约54.5元电费,无法受惠于特区政府“电费纾缓计划”及“电费补贴计划”的㓥房户及商户首当其冲。有㓥房户昨日向香港文汇报表示,㓥房单位没有独立电表,电价任由业主釐定。过去几个月,业主以两电加价为由狂加租客电费,“我哋一家四口每月电费曾高达700多元,贵过公屋户两个月加埋。”她直言,基层市民既受疫情影响生计,又面对通胀,是腹背受敌,担心电费再加下去就“顶唔顺”。

香港的电价由“基本电费”及“燃料调整费”组成。两电今年的“基本电费”维持不变,但“燃料调整费”是按两电购买的燃油、煤、天然气、核电等价格波动,以“实报实销”原则向用户征收。两电每月均会调整“燃料调整费”,下月的“燃料调整费”将按今年1月至3月燃料价格平均值计算。

中电下月“燃料调整费”按月上升5.3%,每度电43.2仙;港灯加幅更明显,为每度电47.1仙,按月上升14.6%,比年初更上升72.5%。以一个普通3人家庭、每月用电275度为例,港灯用户下月电费增至329.51元,比年初多付54.5元,升幅20%;中电用户电费为358.74元,比年初多付约12.7元。

特区政府早前先后推出“电费纾缓计划”及“电费补贴计划”或能帮补部分住户的电费,但㓥房户因为没有电力公司的独立电表,未能受惠于两计划,加上电费由业主釐定,每度电一般比两电定价贵0.2至0.5元。

每月电费贵公屋两月

与儿子居于长沙湾一间㓥房的陈女士表示,过去几个月业主以电力公司加电费为由,进一步上调他们的电费,“每月交多几蚊至十几蚊。”陈女士直言㓥房户的水电费本身就比“公价”贵,“水电费由业主自己定价,本身就比外面收得贵,电力公司成本上升加用户电费,业主就向租户开刀,肯定要我哋身上收返钱。”

夏天将至,㓥房空气翳焗,要经常开冷气,陈女士十分担心日后电费继续飙升,但她无奈指加电费也只好照交,“无得拣,以后电费或占家庭支出比例愈来愈高。”

微信图片_20220428100449


㓥房户吴女士表示,业主釐定电费时一般比“公价”高,天气渐炎热需常开启冷气机,曾试过一个月被收取700多元电费。

㓥房户吴女士表示,㓥房业主釐定电费时一般比“公价”高,“有独立电表的住户每度电1.2元、1.3元,㓥房户就畀紧每度1.5元,而我业主更进取,收紧我哋1.7元一度电。”吴女士指出,天气渐炎热已经常开启冷气机,曾试过一个月被收取700多元电费,“贵过住公屋嘅四人家庭两个月电费加起来。”

吴女士直言,基层市民受疫情影响生计不保,却同时面对加风是腹背受敌,若业主再加电费,他们肯定会“顶唔顺”,“唔通仲要升到收我1.9蚊一度电?夏天又嚟啦,再加可能真系死火啦!”

两电:审慎控制燃料成本

中电表示,国际燃料价格过去一年多持续攀升,对世界各国能源成本造成影响,香港亦不例外。中电一向以“实报实销”的原则向客户收取燃料成本,不会从中获利。中电预计未来国际燃料价格仍然十分波动,会以审慎方式控制燃料成本,尽量减低市场波动为客户带来的影响。

港灯表示,自2019年起新一份《管制计划协议》开始,引入每月调整燃料费的机制,以更适时反映燃料市场价格的变动。受早前印尼燃煤出口禁令、近日地缘政治以及其他种种巿场因素影响,国际煤价及天然气价格均极为波动,并持续维持在一个十分高水平,令港灯面对极大燃料成本压力。港灯一直努力作谨慎的燃料安排,从不同市场采购发电燃料,确保价格具竞争力,会密切留意市场变化,适时作出回应,确保燃料供应充足和稳定。

食肆劲“食电”叹百上加斤

(记者 萧景源)北角区一间酒楼经理黄先生昨日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记者访问时表示,该酒楼一度因疫情影响暂停营业两个多月,至近日才重新营业,若电力公司调升“燃料调整费”,一定会增加营运成本。

微信图片_20220428100513

食肆耗电量高,电费上升肯定会造成经营压力。资料图片

“酒楼刚刚重新营业,生意好难做,因为政府规定还是4人限聚,未放宽至8人(一台),现时每日生意也只是以前的两三成,如果仲加电费,会增加负担……”黄经理希望政府一视同仁,不单只补贴住宅用户的电费,还应向商户提供电费补贴。

“刚经历过第五波疫情,现在疫情稍为好转又面对电费上升压力,实在唔系一个好消息,做小生意嘅商户真系百上加斤……”一茶餐厅负责人陈先生表示。他希望政府可以关注现时社会环境,协助做小生意的商户渡过难关。

“一开门就开灯”

香港餐饮联业协会会长黄家和昨日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记者访问时表示,食肆几乎是一开门就开灯,不少炉具也要用电,耗电量高,且不似住宅用户经常有特区政府的电费补贴,故电费上升对餐饮业商户而言肯定会造成经营压力,“尤其现时社交距离措施刚刚放宽,食肆元气未回复。” 

【专家之言】中电电源丰 价格波动小

(记者 唐文)俄乌冲突持续,全球燃料成本尤其是天然气在过去几个月不断攀升,前能谘会委员、浸会大学财务及决策系副教授麦萃才昨日向香港文汇报表示,两电之中,以港灯的“燃料调整费”的加幅较明显,主因是港灯没有核电发电,主要依赖天然气及煤。他表示,虽然绿色能源有助稳定电价,但投资大,未见其利,两电用户先要分担造价开支,故维持目前的发电组合最稳阵。他相信“捱贵电”的情况会持续一段时间。

麦萃才解释,两电的电价组成有基本电价和燃料费两部分,基本电价跟电力公司运营成本和利润结构挂钩,受特区政府规管,但燃料费属“实报实销”,两电并没有利润空间。

他说,中电的电力来源相对丰富,包括大湾区内地电力公司供电,新能源电力及传统天然气供电等,因此国际燃油价格波动对其影响较小,而港灯主要服务港岛和部分离岛地区,覆盖人口相对少,天然气是主要供电能源,当国际能源紧张时,港灯的影响则较大。

绿色能源投资大 用户要分担

麦萃才认为,相对欧洲、新加坡等地,今次香港电价波幅已不算很大,“欧洲一啲地方系倍数咁上升”,而且国际原油价格已从之前最高时140美元一桶,回落至100美元左右,料香港情况稍后也会得到缓解。

至于未来港灯是否应发展绿色能源供电以稳定电价,麦萃才认为,未必是最佳选择,因为建设新能源设施也需要很大成本,会反映在基本电价上,用户未见其利,先要分担造价开支,故维持目前的发电组合最稳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