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媒体:令计划等“老虎”的儿子惹过哪些祸

“政事儿”公众号4月10日文章,原标题为:“令计划等‘老虎’的儿子们惹过哪些祸?”。全文如下:

落马官员中,很多违法违纪行为都具有家庭属性,不少“老虎”都管不住自己的孩子。周永康大儿子凭官倒牟利,郭伯雄曾叹气说自己儿子郭正纲以后是个大麻烦,令计划更是违纪处理自己儿子车祸事件。

近日,中纪委网站刊发《这10件事千万要操操心,不要"护犊子"》,其中列举了10件事,提醒广大领导干部操操心、留留神,不能“护犊子”。

落马官员中,很多违法违纪行为都具有家庭属性,不少老虎管不住自己的孩子。周永康大儿子凭官倒牟利,郭伯雄曾叹气说自己儿子郭正纲以后是个大麻烦,令计划更是违纪处理自己儿子车祸事件。

周永康

大儿子坑爹,二儿子疏远父亲

2014年7月29日,周永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立案审查,成为建国以来,由中纪委查办的最高级别的正国级官员。

此前2013年底,周永康儿子周滨、儿媳黄婉被带走调查。

周永康大儿子周滨以父之名,建立了庞大的贪腐集团,蒋洁敏多名官员涉案。

周滨就读于位于四川的西南石油大学,当时,周永康已经称为中石油总公司的高层。

2001年,周滨入川,寻找商机。当时,周永康已经调任四川省委书记。

一开始,周永康并不同意他经商,两人曾因经商一事发生争执。

但周滨其后“生意”还是越做越大,就在周滨在四川到处寻找项目时,刘汉高价从周滨手中购买项目“为了维护关系”。据媒体报道,刘汉曾表示,周永康曾亲自打电话告诉他,“要照顾好周滨”。

周滨利用自己同学、周永康前部下等关系构筑了一个庞大的政商网络,生意囊括了石油、土地、矿业等多个行业。

而2013年上半年,中石油系蒋洁敏、王永春、王道富、冉新权等多名高管被调查,系中纪委专案组收到有关部门掌握的情况,反映蒋洁敏等多名高管,帮助周滨等人获得油气田区块,谋取经济利益。

“政事儿”注意到,周永康一审判决书显示,周永康滥用职权,要求蒋洁敏、李春城为周滨、周锋等人开展经营活动提供帮助,使上述人员非法获利21.36亿余元,造成经济损失14.86亿余元,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

与大儿子不同,周永康次子周涵则疏远父亲。

据媒体报道,周涵曾经在中石油系统工作,后来离开石油系统。

周涵生母王淑华曾在十几年前到周家祖坟哭了一场,后死于车祸,此后2001年周永康与贾晓烨结婚。

周涵也因此拒绝见父亲,与周永康产生嫌隙。

郭伯雄

“这个娃不求上进真没办法,以后是个大麻烦”

近日,郭伯雄案立案侦查结束,移送审查起诉。军事检察机关负责人对郭伯雄案回答记者提问时提到:郭伯雄家人以及其他涉案人员涉嫌犯罪的,根据查明的事实证据,依法处理,绝不姑息。

这里面提到的家人,应包括去年3月落马的郭伯雄儿子郭正钢。 

去年全国两会前夕,中国军网公布消息,浙江省军区副政委郭正钢因涉嫌违法犯罪,2015年2月军事检察机关对其立案侦查。

郭正钢作为郭伯雄的独子,一直是郭伯雄的“心病”。

据媒体报道,郭伯雄同一位下属聊天曾表示“这个娃不求上进真没办法,以后是个大麻烦”。

而郭正钢,这个“熊”孩子,确实颇为任性,还曾说出“反腐搞一搞就得了”的言论。

据媒体报道,郭正钢在舟山警备区工作时,基本不到下面的团里去;警备区机关干部拿着文件找他,经常找不到人;参加会议时,经常甩手离去。也不太爱和下级说话,有时在大院里遇到,和他打招呼,他只是瞥人一眼,头也不点。

除此之外,郭正钢的婚姻也很让家人头疼。

郭正钢第二任妻子吴芳芳,已近50岁。两人奉子成婚,吴芳芳曾一度带着她的老娘挺着个大肚子跑去郭正钢的办公室,要求对方给个说法。后成婚。

据媒体报道,郭正钢家里并不认可吴芳芳这个儿媳。

而吴芳芳的几个军产经营项目问题成堆,2013年开始,相继爆发群访群诉事件。在吴芳芳军产项目中被骗的投资者们多次在浙江省军区门前聚集、抗议,甚至高呼“郭正钢还钱!”。

令计划

违纪手段处理儿子车祸

人民日报主办的《环球人物》杂志,2015年第1期曾刊文《令计划布局与败落》。文中谈到,2012年3月18日凌晨4点,令计划的独生子令谷在北京一场法拉利车祸中当场死亡。

前述文章报道指出:是夜,在处理车祸的过程中,令计划已经采用了违纪手段。然而第二天,2012年3月19日,他神色如常地出现在第十三次全国民政会议上。此后的两年间,他持续如常地开会、视察、讲话、撰文。从公开镜头上,没有人能窥见他的任何异样、任何情绪变化。但民间关于他会不会“出事”的猜测,日渐增多。

发生车祸时,令谷24岁,正在北京大学教育学院读研究生。

环球人物杂志报道还显示:令谷2007年至2011年就读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化名王子云,但“八卦是流传得最快的,同学们都知道他是令计划的儿子”。令谷有时会开豪车来学校,和同学“见面也就点个头打个招呼”。他还组织成立了“战略及国际研究委员会”,用来结交官二代。大学毕业时,令谷没有参加毕业合影留念,“他也不需要这个合影”。虽然“他的成绩不太好”,但2011年还是被保送至北大教育学院读研究生。

2012年11月前,令计划召集了3次有目的的饭局,并将范围扩大至“西山会”以外人员,这成了“西山会”成员的命运转折点。这3次饭局,与法拉利车祸的“善后工作”余波有关。

然而,最终,令计划在2014年12月22日“冬至日”被查。

周本顺

要求儿子低调行事,儿子并未听从

2015年7月24日,在北京出席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推动会议的周本顺,被办案人员带走。成为十八大以来首个在任上落马的省委书记。

同一天,周本顺之子周靖在长沙一家汽车城内被抓。

据媒体报道,由于工作繁忙,周本顺对儿子疏于管教,其妻溺爱儿子。周靖从小就“说话很冲”。上中学时,成绩一般,外语成绩较差。

在周本顺任职湖南省公安厅及中央政法委期间,周靖结识江苏省委原秘书长赵少麟之子赵晋,一手缔造了涉及政府工程、房产、汽车销售、金融投资的商业巨舰。周靖曾扬言,在长沙,没有他办不成的事。

2014年6月,赵晋因在多个省市实际控制公司的地产烂账被有关部门控制。两个月后,其父赵少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这对父子也是有名的贪腐“父子档”。

据央企湖南负责人回忆,周靖得知赵晋被带走后,十分惊慌。“周靖跑过来问我,有没有公司愿意为赵晋的地产项目接盘。”

周靖还频频打电话求助于父亲周本顺,但周本顺没有应允儿子“救人”的请求,而是要求周靖低调行事,不要再与赵晋案发生任何关联。

但周靖并没有听从周本顺,积极为赵晋活动。在得知儿子周靖仍在为赵晋案活动时,“周本顺有些不高兴,但也没有制止。”

赵少麟

儿子被带走后,亲自收拾残局

上述赵少麟赵晋父子,是落马官员中具有代表性的父子档。赵少麟纵容儿子开设私人会所,并伙同儿子收受贿赂,儿子被查后,亲自出山,收拾残局。

赵晋有自己颇为庞大的朋友圈,国家行政学院原常务副院长何家成,山东省委原常委、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江苏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等都是“圈内人”。

据媒体报道,赵晋在北京设立会所,为其朋友圈内的官员提供性服务,同时也偷偷录像,以此要挟。2014年12月落马的山东济南原市委书记王敏,就是在赵晋的北京会所被录了像,该视频成为中纪委的线索。

近年来,因赵晋多个房地产项目存在违规增加楼层、肆意扩大容积率等问题,争议是非不断,赵晋疲于应对,年过六旬的赵少麟为儿子的事业也是“操碎了心”。

2014年6月,赵少麟的儿子赵晋被查。儿子出事后,赵少麟曾亲自到天津收拾残局,实行裁员计划,留下骨干,希望东山再起,还亲自任命了南京、天津、济南三地的临时负责人。

然而,不久后,赵少麟自己也应声落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