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他39岁当院士,40岁授少将,现进入中央军委

“长安街知事”公众号4月24日文章,原题为:“39岁当院士,40岁授少将,现进入中央军委”。全文如下:

贺姓在湖南,特别在湘西,可谓人才辈出。

全军闻名的贺福初,就是湖南常德人,近日他以中央军委科技委员会副主任的新职务亮相。本轮军改后,科技委成为15个军委职能部门之一。

贺福初有多有名?十八大上,时任军事医学科学院院长的他,当选中央候补委员。在军队的中央委员会成员中,他和马伟明、杨晖、杨学军,是仅有的四位60后,被誉为军中未来之星。此外,他还有一个重要身份,中科院院士。2001年,他当选院士时只有39岁,打破院士40岁的“天花板”,名噪一时。2002年,他获得少将军衔时,也只有40岁。

与众多行伍出身的战将不同,贺福初是学者从军。1978年,他考入复旦大学生物系。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这一年入学的复旦学子人才济济。李源潮进入数学系就读,王沪宁进入国际政治系就读,朱民进入经济系就读。贺福初从复旦本科毕业后进入军事科学院攻读硕士,由此开始了30多年的军旅生涯。

贺福初人生传奇,英国《自然》杂志采访他后曾总结道:“如果将他的经历拍成电影,一定会十分精彩。”

由于出身农家,贺福初的求学生涯异常艰难,他穿着染色化肥袋做的衣服,拿着父老乡亲一分一厘凑起来的生活费,踏上沪上之行。大学毕业前夕,他曾收到过一张匿名汇款单,后来才得知,是母亲从家乡寄来的。虽然只有两元,却使他的心灵感到震撼:“两元,比起一千一万元,也许可以视而不见。然而,得到它,母亲却要省下多少菜饭,多少油盐?它,不算是款,不能是钱,它是一颗充满着母爱的心肝。”

正是由于承载了父母和乡亲们的众多期待,贺福初暗下决心:“我要成为一个人物!”这样的精英意识也贯穿了他的研究生涯,后来在接受采访时,他曾说:“中国在走向强大、强盛、自立的过程当中,必须要有一批精英,必须要有一批以身许国的强者。如果没有一批英雄,这个民族不可能成为一个强大的民族。我觉得我自己应该成为一个英雄。”

与众多科技工作者一样,贺福初有着颇有个性的一面。当年,好不容易考上大学的他对遗传学专业大为不满。“知识的荒芜和乡村的闭塞,使我浅薄地将‘遗传’与‘育种’等同。”贺福初几次想换专业。后来喜欢上了专业,却不大喜欢去上课,回答试题时,除了写上答案,有时他还在试题旁边打个附注,写上一些答案之外还想说的内容,后来他笑称自己有点“离经叛道”。

1987年夏天,贺福初已办好全部出国手续,但妻子因妊娠反应严重而不能成行,想到一别便是数年,贺福初未经准假就踏上了返乡的列车。几天后,当他赶回单位,等待的却是不许出国和通报处分。这时,著名的实验血液学家吴祖泽院士准备开展分子生物学研究,他看上了桀骜不驯的贺福初。这是贺福初通向成功的开始。

2002年,人类蛋白质组研究组织(Human Proteome Organization)启动。几番激烈争夺之后,最终由贺福初担任人类肝脏蛋白质组计划(HLPP)负责人,他也是我国领导此类大型国际研究计划的第一人。

2003年SARS爆发,军事医学科学院第一个分离出了SARS的冠状病毒,很快就建立了诊断方法,并研制了治疗药物及防护设备。贺福初在抗击SARS的研究中颇有建树。当年4月份,胡锦涛主席参观该院时,感谢研究者们“为党分忧,为民解难”。

2012年11月,贺福初和马伟明、张杰等12名院士当选为十八大中央候补委员。“这个头衔是参政议政的平台,是我们科学家实现中国梦的一张船票。”他这样说。

研究之余,贺福初还有一颗文艺心,他曾写下了《观苍海》、《夜泊秦淮》、《我的太阳》等100多首题材丰富的诗歌习作。唱歌也是他爱好,无论是唱起柔情似水的《卓玛》还是豪情冲天的《滚滚长江东逝水》,都是技惊四座,艺压群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