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北师大回应性教教材尺度大:受教育年龄越小越好

星岛环球网消息:近日有媒体报道,杭州萧山一位二年级孩子的妈妈吐槽学校发放的《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尺度太大”,并晒出含有“男女生殖器相关介绍”的图片,引发网民热议。3月4日,教材的编写方、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通过其官微“爱与生命”进行了4000字的长文回应。回应中称:了解是为了更好的保护,性知识需自然准确地传递给儿童。孩子在性健康教育课上能自然、大方地说出生殖器官的科学名称,年龄越小越自然,而“一些网友和媒体在讨论中使用的截图是不完整的。”

《中小学健康教育指导纲要》是教材编写依据

课题组坦承,这套《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引发的讨论,是课题组自2007年成立以来,经历的范围最大、最热烈的一次讨论。在解释这套教材的编写初衷与背景时,《回应》一文中表示,教育部所发布的《中小学健康教育指导纲要》是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编写该教材的主要依据。 2011年,国务院发布的《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也明确提出“把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

此外,《回应》称,不断暴露的校园、社会与性有关的问题也是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编写该教材的动力之一,“基于性别的歧视、青少年不安全性行为、青少年非意愿怀孕和人工流产,让我们感到作为教育工作者责任之重大,频发的儿童性侵害事件更让我们在痛心之余深感相关工作刻不容缓。”

性知识需自然准确地传递给儿童

“当一个身体器官的科学名称都不能从大家嘴里说出来,这个器官的结构和功能能得到正确的描述吗?能够得到很好的尊重和保护吗?当一个孩子遭受性侵害,他连什么地方被触摸都描述不清楚,如何得到有效保护?”对于这次被网友广泛关注的二年级“身体发育”单元中“我从哪里来”的内容,五年级“性别与权利”单元“预防儿童性侵害”主题中的内容,课题组回应中表示,我们希望性知识能和其他科学知识一样,被自然、准确地传递给儿童,让儿童感觉到认识阴茎、阴囊、阴道、子宫等生殖器官,跟认识身体的其他器官一样,懂得这些器官很重要,一定要保护好。

课题组表示,事实上,孩子在我们的性健康教育课上能自然、大方地说出生殖器官的科学名称,而且年龄越小越自然。国际国内的性教育经验表明,让儿童说出生殖器官的正确名称,了解到自己诞生的过程,有利于儿童树立尊重自己、尊重他人、尊重生命的意识。

而这一观点也得到了网友的印证。一位叫“滴滴打笛”的网友曾两次前往北京市郊的进城务工人员子弟学校旁听性教育课程。蓝天丰苑小学的一位老师告诉她,越小接触性教育的孩子,在学习过程中显得越坦然:“我们给一年级孩子上课的时候,就教他们认识生殖器官,而孩子们就会像认识别的人体器官一样看待生殖器官。但是我们给五年级的孩子上课的时候,就会有女孩子不好意思,然后男孩子在偷偷窃笑。”

网友截图不完整未能准确表达教材真实意思

课题组说,在这套读本中,根据儿童学习特点,我们以图文并茂的形式传递知识和培养儿童相关生活技能。但“一些网友和媒体在讨论中使用的截图是不完整的。”

据课题组介绍,这套性健康教育读本基于校本课程教学材料设计,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每个年级分上、下册,每个学期六课时。在内容上,依据《中小学健康教育指导纲要》的相关内容要求和200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的六个关键概念,设计了家庭与朋友、生活与技能、性别与权利、身体发育、性与健康行为和性与生殖健康六个单元,内容涉及儿童性发展的各个方面。从2010年开始,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陆续出版《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目前出版到6年级上册。现在这套读本在北京市的18所民办打工子弟学校作为性健康教育校本课程教学材料使用。

课题组在回应中强调,目前大家看到的这些内容,已在实验学校经过了九年的教学试验。九年来监测到的数据表明:教师经过系统培训,能够胜任性健康教育教学;性健康教育对学生的成长产生了积极影响,学生非常喜欢上性健康教育课;绝大多数父母支持学校开展性健康教育。

读本中语言过于“书面化”将进一步解决

课题组同时表示,我们非常珍惜有这样的机会大家一起来关注儿童性教育。对一些网友提出的疑问,课题组会尽量快速地做出针对性的回应。如网友们认为的读本中存在语言不够活泼生动、过于“书面化”的问题,“这是我们一直都希望能够改变的。也有父母担心让孩子独自阅读读本的一些内容会给孩子带来负面影响。”课题组说,“目前,我们也在编写与这套读本配套的教师用书和父母读本,希望能够进一步解决这些问题。相信坦诚、严谨的研讨,会丰富大家对儿童性教育的认识。”

特别说明的一点,这套《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本身就是作为一门校本课程的教学材料来设计的,读本中的一些内容确实需要经过培训的教师在课堂上给学生解读、引导,这也正是坚持将该门课程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在学校使用这套读本开设课程之前进行完整的教师培训的原因。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