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西藏农奴解放58周年:伟大时代幸福人民

星岛环球网消息:“西藏的冬天异常寒冷,而我们只能和牛羊同住。冷极了,只好抱着羊取暖。”回忆起当年的农奴生活,76岁的拉萨市城关区扎细社区居民嘎玛忍不住流下泪来。

《人民日报》报道,今年3月28日,是西藏百万农奴解放58周年。58年前,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西藏进行了波澜壮阔的民主改革,彻底推翻了官家、贵族和寺院上层僧侣“三大领主”的统治。在民主改革之前的旧西藏,占到西藏总人口95%的农奴们,不但要承担极其沉重的赋税,一年之中还至少有2/3的时间为庄园主提供无偿劳役,既无工资,也得不到饭食,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

今天,站在崭新历史起点上的西藏,已经进入加快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抚今追昔,各族人民深切感受到:只有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才能带领百万农奴翻身解放,才能让西藏人民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才能带领他们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从与牛羊同住,到安居幸福新村

今年62岁的德庆卓玛是西藏山南克松村的村民,她在4岁之前是附近克松庄园的农奴。“我出生在牛棚,母亲在牛棚里做事,平常睡觉就在牛棚里随便找个地方,没有棉被,随便找点什么东西盖在身上取暖。”

旧西藏农牧区的住房多为黑色的帐篷、低矮阴暗潮湿的土坯房和石板房,有的甚至住在牛羊圈。1950年的西藏有100万人口,其中没有住房的就达90万人。拥有一个“带屋顶的住处”,是无数农奴毕生都难以实现的梦。民主改革及自治区成立后,在解放军和人民政府的帮助下,翻身农奴盖起了第一批住房。

从西藏察隅县城出发,再南行几个小时,便来到了国内最大的僜人聚居地——下察隅镇僜人新村。2006年,当地政府在保留传统居住和建筑文化的基础上,优先在僜人新村实施了安居工程建设,全村63户民房完成改造。从2010年开始,又实施人居环境整治和庭院改造项目,家家户户都喝上了乾净卫生的自来水,用上了太阳能照明灯,看上了电视、听上了广播……

不仅仅是僜人新村。从2006年起,西藏在全区范围内实施了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农牧民安居工程。2013年底,全区46.03万户、230万农牧民住上了安全适用、宽敞明亮的新房。目前,西藏农牧民人均居住面积达30.51平方米,城镇居民人均居住面积达42.81平方米。 

从命如草绳,到拥有自己的健康档案

家住拉萨市城关区蔡公堂乡慈觉林村的77岁丹增老人这一天早早起来,准备跟村里的老人们一起去医院体检。她说:“以前生病,总是想通过胡乱吃药或烧香拜佛来解除疾病;现在都去医院检查。每年政府还安排我们免费体检。”

旧西藏没有一家现代意义上的医疗卫生机构,仅有少数医疗机构和私人诊所以及零星的民间藏医,他们主要的服务对象是三大领主。根据当时的法典,“上等上级人的命价为与其尸体等重的黄金,下等下级人的命价仅为一条草绳”。民主改革以来,随着西藏经济的快速发展以及国家对西藏医疗卫生事业的大力援助,惠及百万昔日农奴的现代医疗卫生体系逐步建立和完善。

如今,西藏基本实现了县县有卫生服务中心、乡乡有卫生院、村村有卫生室,县乡医疗机构全部配备救护车、流动服务车,每个行政村大多有两名医生,一些常见病、多发病都能就地得到治疗。严重危害人民群众健康的传染病和地方病得到有效控制,藏医、西医、中医相结合的公共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不断完善,医疗卫生机构达1463个,藏医药得到充分保护、传承和发展。

2012年,西藏自治区政府修订颁布了农牧区医疗管理办法,农牧民医疗补助标准达到年人均420元,农牧区医疗制度县、乡覆盖率均达到100%。以免费医疗为基础的农牧区医疗制度惠及全体群众,在全国率先实现城乡居民免费健康体检,健康档案建档率达98.9%。

统计数据显示,西藏人均期望寿命已从过去的35.5岁提高到现在的68.2岁,全区人口从过去的114万增加到317万。

入学率从2%到99%,教育不再是少数人的特权

“在学校吃得好住得好,每天还有牛奶喝,老师对我们像父母一样。”那曲地区班戈县中石化小学三年级学生南多开心地说。

旧西藏的教育权由僧人和农奴主掌握,具有严格的等级制,严禁铁匠、屠户等的子女入学,即使社会底层群众的孩子有幸上学,也不得与僧侣、贵族子弟同席。旧西藏儿童入学率不足2%,文盲率高达95%。

民主改革后的西藏逐步建立起完整的教育体系和门类。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在2016至2017学年,西藏共有各级各类学校1984所,教学点191个;在区内就读的学生人数超过63万人,小学净入学率99.16%,高等教育毛入学率30.26%。

西藏和内地实现了教育上的互通互联。全国20个省、直辖市的26所学校开办了内地西藏初、高中班(校),有60所重点高中招收西藏户籍学生,48所国家级示范中等职业技术学校、170所高等学校招收西藏班学生,累计招收初中生42040人,高中(中专)生47492人,高校本专科生16100人。

“孩子考上大学后,干部就到家登记了银行卡号,要给补助。”西藏山南市昌珠镇群众拉珠说,“从小学到高中,孩子的学费、生活费、住宿费都由国家包了,这样的政策,老一辈人听都没听说过。”这两年,西藏大力推进教育扶贫,在寄宿生交通补助、高中免费教育、城镇学前免费教育、大学生资助等方面下拨资金到位,将教育惠民政策落到实处。越来越多的贫苦学子考入大学接受高等教育。 

从赤贫走向富裕,到最终拔除“穷根”

去年底,西藏农牧民人均收入达到9316元,大踏步逼近全国平均水平。净土健康产业、旅游业、矿泉水产业等具有地方特色的优势产业,正日益成为西藏农牧民增收致富的重要渠道。农牧民收入连续14年保持两位数增长,连年迈上新台阶。

采访中记者获知,民主改革后,根据西藏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国家相继安排了一大批关系重大、影响深远的重大工程项目建设,使西藏基础设施建设得到明显改善,发展的家底越来越厚实。1965年至2016年,西藏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近9000亿元。以后,西藏将继续把改善民生、凝聚人心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每年将七成以上财力投向民生,四年实现翻一番,使全区人民在共建共享发展中有更多获得感。

小康路上绝不让一户家庭掉队。在拉萨市曲水县拉萨河畔有一个美丽村庄叫三有村,去年7月,712名贫困群众陆续搬进了这里的新家。如今,三有村在“公司+合作社+贫困户”的模式带动下,各类富民产业蓬勃发展,搬迁群众足不出户实现了“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去年,西藏有13万贫困人口实现脱贫,1008个贫困村(居)、10个贫困县(区)达到摘帽标准,脱贫攻坚首战告捷。

西藏脱贫攻坚过程中,最难啃的硬骨头正是易地扶贫搬迁。对此,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齐扎拉表示,西藏部分地区自然条件、生产条件恶劣,一方水土养活不了一方人,只有“挪穷窝”“换穷业”,才能“拔穷根”,这个任务很艰巨。他说,有党中央、国务院的关怀支持,有全国人民的帮助,西藏自治区有信心、有能力完成这个艰巨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