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能人"村支书贪1.8万扶贫款获刑 村民曾称其土豪

星岛环球网消息:在陕西省长武县洪家镇西坡村,村民再也没见到过老支书韩亚民,据说他自己也不愿意再碰到熟人。

事情还得从2015年说起。

因贪占扶贫款,西坡村原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韩亚民被开除党籍并被法院判刑。此后,自觉无颜面对村民,他选择了搬离西坡村。

“我曾见过他一次,但他老远看到我后就躲着走了,也没说上话。”在西坡村采访时,一位村民向记者透露,“他还是觉得自己做的事儿太丢脸了吧。”

漠视纪律,弄虚作假套取扶贫款

韩亚民是西坡村妇孺皆知的能人,曾为村里的发展立下汗马功劳。

据西坡村村干部介绍,韩亚民确实给村里干了很多实事,他本人也很有魄力,家里的条件也不错,媳妇和女儿开办了幼儿园,吃穿不愁,甚至有村民叫他“土豪”。

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在“能人”光环笼罩之下,韩亚民心态失衡了。他私下抱怨为村里做了很多大事、好事,不仅没有得到什么回报,还因为干事得罪了一些人,感觉落差很大。正当不知如何弥补自己的辛劳时,扶贫政策落实到村里了。

2010年,根据上级安排,西坡村向县扶贫办申请了“三告别”(告别土窑洞、告别独居户、告别危漏房)补助款,向县发改局申请了零散户移民搬迁补助款,而根据规定每个贫困户只能申领一项补助。在上报村民名单时,韩亚民动起了重复申报补助款的歪脑筋。

老实巴交的村民韩某某进入了他的视野。“韩某某经常外出打工,对村里的事情不太关心,对国家扶贫政策不太了解,用他的名义最合适。”彼时的韩亚民认为自己技高一筹,这么做肯定不会被发现。

当韩亚民拿着韩某某重复申报的材料去村会计处盖章时,善意的提醒也随之而来——“你不能这样做,这是违规的。”然而被利益冲昏头脑的韩亚民根本听不进忠告,仍一意孤行。“你不用管,我都安排好了。”语毕便强行在违规的材料上盖了村集体的公章。

韩某某告诉记者:“当时韩亚民按照政策给我申请了县扶贫办的‘三告别’补助后,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又向县发改局申请了零散户移民搬迁补助。后来,县发改局的1.5万元补助款先发下来了,县扶贫办的2万元补助款比县发改局的1.5万元晚发了3个月。”

“县发改局的补助款你已经领了,县扶贫办的补助款你尽快取出来交给我,一个人不能同时享受两个补助。”在韩亚民再三催要下,韩某某把已打到自己账户的2万元补助款取出来送到了韩亚民的家中。韩亚民从2万元中数出2000元给了韩某某,并嘱咐道:“这个事你知道就行了,不要告诉别人。”

“免疫力”下降的韩亚民,已把纪律抛到九霄云外,他将剩下的1.8万元补助款据为己有,全部用于个人及家庭支出。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心存侥幸的韩亚民还是“病倒”了。

东窗事发,跌入违纪违法深渊

韩亚民没有想到,他精心拨打的小算盘出差错了。

2015年8月,西坡村部分群众到长武县委上访,拉开了查办韩亚民严重违纪问题的序幕。

县纪委接到县委领导的批示后,立即成立调查组,迅速进驻西坡村展开调查。

当得知自己的事情败露,韩亚民预感不妙,便企图通过串供来掩盖自己的问题。他召集了村“两委”会议,想用虚构村集体支出的方式应对组织审查。然而此时,再没有村干部愿意听命于他。

“谁粑下的谁擦(当地方言:指谁做的谁承担)。”村会计的话无疑给了他当头一棒。

在接受组织审查时,韩亚民自知难以掩盖违纪事实,不得不如实交代了自己的问题。最终,韩亚民喝下了自酿的苦酒。

经查,2011年至2012年,韩亚民利用职务便利,在协助政府部门发放扶贫款项时,采取重报手段,骗取国家扶贫资金1.8万元予以侵吞。韩亚民被开除党籍。2015年12月,韩亚民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1万元。

“这次我真的错了,当时真应该听你的劝告。”法院的判决书下达后韩亚民面对村会计后悔不已。

对于韩亚民的违纪违法问题,调查组的一位同志感慨道:“调查这起案件时,我们感到非常痛心。这样一个受上级和群众认可的基层干部,在缺乏有效监督的情况下,贪图小利,淡化了纪律和规矩意识,直至跌入违纪违法深渊,伤害了基层群众的感情,也辜负了组织的信任。”

独断专行,大搞“一言堂”

韩亚民,一位曾身患癌症的老支书,自2008年上任以来,带领村民修柏油路、开荒山建核桃园、铺设自来水管道,改变了村里落后的面貌。在他的努力下,西坡村获得了全省生态示范村、省级文明村等荣誉,成了远近闻名的明星村。

一位村干部向记者介绍说,老支书身体不好,但他经常带着村干部打扫村里的卫生,很认真、很负责,担任村干部几十年来,在群众中的威望一直很高,2011年,他被选为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

一肩挑之后,韩亚民成了西坡村实实在在的“实权派”。与之伴随而来的还有他内心的变化,自此他开始自我膨胀,处处以“功臣”自居,说一不二。村里的大事小事他一个人说了算,不再和其他村干部商量,大搞“一言堂”。

“你们就是给我跑路(当地方言:跑腿)的。”这是韩亚民对村干部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他确实有能力,但后来变得越来越霸道,搞起‘一言堂’那一套,不再听得进他人的意见。”村干部告诉记者,有一件事至今觉得遗憾:“相关部门给村里装路灯前,曾向村里征求安装意见,韩亚民没跟村干部商量自己就定了,后来在村‘两委’会上也只是告知大家一下而已。当时有人提出过反对意见,说路灯不能离村路太近,将来会影响路面拓宽。韩亚民只扔下一句话,‘就按我说的办。’后来,再也没有村干部敢给他提意见了。”

在分析韩亚民如何走上违纪道路时,执纪者坦言,放松了学习,心态失衡,又长期一个人说了算,必然导致私欲膨胀,出事是迟早的事儿。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