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1985年军委扩大会上,邓小平立起一根手指

原标题:1985年6月4日军委扩大会议上,邓小平立起一根手指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裁军,不是简单的大裁员,而是结构的大调整。这个象征性的“一”,是为了胜利一无所惜的“一”,是听从号令万众一心的“一”。如果非要用数字来标定它的分量,那应该是一支军队、一个国家、一个民族。

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纪念建军90周年特刊”的报道——

这个象征性的“一”,是为了胜利一无所惜的“一”,是听从号令万众一心的“一”。如果非要用数字来标定它的分量,那应该是一支军队、一个国家、一个民族。

这是一张经典照片,一张许多人非常熟悉的老照片。拍摄时间是1985年6月4日,地点是军委扩大会议会场。照片中的老人立起一根手指,代表着100万——裁军100万。

100万的背后,有更精确的数字:当时的三总部机关人员,总参减少60%,总政减少30%,总后减少52%;撤并部分大军区,由原来的11个军区调整为7个;减少军级单位31个,师、团级单位4054个。

部队的人都知道,尤其是经历过那次百万大裁军的官兵更知道,数字的背后是千军万马,是百千营盘,还有,千家万户。

是的,这就是一根手指的分量。但其实,还不止于此。

早在1978年5月13日,7年后立起这根手指的邓小平同志和总参领导谈话时就指出:我们军队的状况,还是1975年讲的,5个字:肿、散、骄、奢、惰。

以“消肿”为突破口,大刀阔斧裁减员额、大力推进精兵之路就此展开——

1980年3月,中央军委召开扩大会议,集中讨论军队精简整编。

1980年至1981年,军队裁并各级机关重叠机构,撤销省军区独立师,部分野战军步兵师改为简编师。

1982年至1983年,军委炮兵、装甲兵、工程兵领导机关改为总参下辖的炮兵部、装甲兵部、工程兵部;军区直属的炮兵、坦克和野战工兵部队,大部划归军建制;铁道兵并入铁道部,基建工程兵集体转业。

经过一系列精简整编,我军员额从1975年前高峰时的600多万,减到1985年的400万,为百万大裁军奠定了基础。可见,1985年6月4日的军委扩大会议上,这根手指的立起并非突然,其背后的数字又何止百万?

事实上,这根手指的分量远非数字可以标识,因为它代表的绝不仅是数量的精减,更是质量的跃升。大裁军,不是简单的大裁员,而是结构的大调整。人们看到,陆军航空兵部队、海军舰载机部队、电子对抗部队等新兵种诞生,预备役部队成立,集团军组建,特种兵比例提升等等。这根手指立起的,是一支军队的大变革。

自古以来,一支军队的变革往往影响一个国家的兴亡、一个民族的盛衰。

公元前307年的赵国,年轻的国君赵雍带领他的一干大臣接连在边境巡视。回到国都,一个消息爆出,国君带头穿上胡人的衣服,而且要在军中推广。这在中原列国掀起轩然大波:蛮夷岂能模仿?赵雍亲往反对派领袖公子成府上劝说,力陈宽袍大袖、笨重战车的拙劣,终于克服重重阻力,改革军服、改革战法。接下来的11年,赵国四战四胜灭掉心腹之患中山国,驯服林胡、楼烦两大蛮族,成为战国后期能与秦国抗衡的强国。2300多年前胡服骑射这一历史典故,留给我们一个深刻的历史启迪:一支军队的变革助推着一个国家的振兴。

近代以来尤其如此。反观鸦片战争以后百年间的中国,无论是“剑”不如人、“剑法”不如人,还是“剑气”不如人,总之是军力不如人,军队观念陈旧、体制僵化、老气横秋。即便改革,也是修修补补、三心二意、局部而不彻底,拖累得国家任人宰割、人民任人欺凌。

斗转星移。如今,古老的中华民族走到了一个大变革、大调整的历史关口,面临着前所未有之大机遇、大挑战。国际力量格局、全球治理体系、综合国力竞争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世界战略重心向亚太地区转移,国际体系加速演变、深刻调整,几个西方国家凑在一起就能决定世界大事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国际竞争的“丛林法则”却未改变,我国安全环境更加复杂,走向世界舞台中心的道路崎岖不平。就在这样一个中华民族走向复兴的重大历史节点上,人民军队开始了前所未有的自我革命,进行着浴火重生的变革重塑。

什么是时代?这就是时代。什么是使命?这就是使命。重大的使命无一不来自伟大时代的召唤,军队的改革与国家的崛起、民族的复兴紧密相连。

本来,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群体、哪个职业像军人这样与国家、民族的命运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也因此,军人始终是使命感最强的一群人。他们的眼里有国家、有民族,也有危机、有忧患,还有敌人、有战斗。正因此,人们看到,每当重大改革来临的时候,一声令下,三军齐动,自上而下,雷厉风行。

1985年百万大裁军开始之际,军委领导找时任昆明军区政委谢振华谈话,征询合并整编后的成都军区主要领导人选,谢振华秉公推荐他人。军委领导又征询谢振华是否愿意去另一个大单位工作。从当时情况看,很快将恢复军衔制,留任大军区正职的开国将军,应会被授上将军衔。谢振华对此非常清楚,但他表态:“我愿意把位子让给较年轻的同志,对我的工作就不要再考虑了。我愿回去与大家共同努力,完成昆明军区最后一段光荣的历史使命。”9月1日,“昆明军区善后办公室”正式挂牌。在谢振华的带领下,善后工作圆满完成,而他也与上将军衔失之交臂。

今天,从将军到士兵,这样的故事仍在延续。在真正的军人看来,与肩负的重大使命相比,有什么个人利益不能舍弃?

今天,当我们再次凝望这张照片,再次凝视这根手指,它立起的是一个标准,指明的是一个方向。这个象征性的“一”,是为了胜利一无所惜的“一”,是听从号令万众一心的“一”。如果非要用数字来标定它的分量,那应该是一支军队、一个国家、一个民族。

影像史记:

△军委管总 2016年1月,军委机关调整组建任务基本完成。这是我军领导指挥体制改革取得的一个突破性进展,是全面实施改革强军战略的一个标志性成果。

△战区主战  2016年2月,五大战区成立,组建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这是全面实施改革强军战略的标志性举措,是构建我军联合作战体系的历史性进展。

△军种主建  2016年1月,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成立。这是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的战略举措,必将成为我军现代化建设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载入人民军队史册。

△2017年7月,新的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国防科技大学调整组建完成。这是推进改革强军、构建我军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体系和军事科研体系的战略举措。

本文刊于2017年7月28日解放军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