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印度海洋战略演变对中国产生消极影响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北京11月16日电  印度洋对印度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冷战期间,印度洋成为美、苏争霸的角斗场之一,印度并没有经略印度洋的实力与契机。印度开国总理尼赫鲁就认识到海洋对印度的重要性,强调印度要控制印度洋。 

多年来,由于印度所处的重要战略地位,刺激着印度为了自身利益不断调整着本国的海洋战略,并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产生一定的消极影响。而且,美印关系不断升温,印美加强合作,其战略意图旨在牵制中国。 

独特的地理条件和经济发展方式使印度政府把海洋,特别是印度洋视为维系国家未来命运的生命线,并采取积极进取的海洋战略,维护其海上利益,扩展利益的政治地理边界。 

印度海洋战略演变经历了从“国家海洋学说”到“印度洋安全战略”的发展历程。印度的海洋战略目标在于印度主导印度洋。 

冷战结束后,经过多年的发展,根据印度的地缘特征、实力基础以及当时的国际政治形势,提出了成熟且系统的印度海洋战略,这一战略最集中的体现就是2004年的《海洋学说》、2007年的《自由使用海洋:印度的海洋军事战略》和2009年的《海洋学说》等三份文件中。 

印度的海洋战略将南中国海和西太平洋、红海和苏伊士运河到地中海和印度洋最南端纳入其范围。其总体目标是使印度成为海权国家,掌握印度洋地区的主导权。这一总体目标分为两个部分,一是海军建设:要求印度海军从“近海防御”和“区域威慑”战略转向“远洋威慑”战略,重点发展以战略核潜艇和航空母舰为基础的海基核威慑力量,打造现代化“蓝水”海军,并至少装备三个航母战斗编队;二是区域控制:明确划分了印度的首要利益区,并给印度海军提出了具体要求。 

2015年10月,印度在海军高层论坛上发布了最新的海洋战略指导性文件《确保安全的海洋:印度海上安全战略2015》,规划了印度到2030年海洋战略发展的路线图,特别强调了印度崛起同对印度洋控制的密切关系。 

印度海洋战略明确指出:印度洋对印度至关重要、印度洋不能成为大国权力竞争的场所、必须保证印度洋的海洋通道、使印度成为印度洋当然的主导国。 

2016年初,印度海军参谋长杜瓦签发了印度最新版海洋安全战略《保障海洋安全:印度海洋安全战略》,赋予印度海军维护海洋传统与非传统安全的“核心地位”,明确了相应的海洋安全战略目标和手段,并明确了印度海洋安全战略以印度洋为基点,不断向外扩张。将维护印度洋的传统与非传统安全作为印度海洋安全战略的基础。以实现其“世界一流大国”的战略目标。 

获取印度洋主导权成为印度海洋战略的总体目标,在实现这一目标的基础上,印度向东穿过马六甲海峡,要成为影响太平洋的海洋强国;在西南方向绕过好望角,将影响力拓展至大西洋。在印度洋地区,其有限目标是控制关键的海上通道,中层目标是在首要利益区内形成远洋威慑力,最高目标是获取印度洋主导权。 

莫迪上台后加快了海洋战略演变,制定了新的海洋战略: 

第一,强调印度在印度洋的主导地位,将印度洋划为印度毗邻并延伸的势力范围和对外政策的重点。2015年莫迪提出的印度洋战略框架包括保卫印度海洋领土和利益,加深海上邻国的经济和安全合作,推动针对和平与安全的集体行动,并寻求可持续发展,推动合作和地区一体化。 

第二,提升海洋测控能力。印度计划在塞舌尔群岛建立8套海岸监视雷达系统,在毛里求斯、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计划建立24套雷达系统,以形成有利于印度的海洋监测系统。 

第三,强化印度对印度洋地区的作用。不断扩大舰队数量,使印度成为印度洋地区海上力量最强的国家。印度通过向印度洋地区岛国出售巡洋舰,海上巡逻机和海警船以及投资海岛基础建设等举措,使印度成为印度洋岛国的安全供应者。 

第四,加强海洋安全合作,抵制中国海军在印度洋的影响力。2016年印美签署了十年防卫框架协议,强化两国军事合作。印度还积极与英国、澳大利亚和日本等国强化海军合作。以强化印度对地区安全结构的影响力,提升印度海军的威慑力。 

第五,限制与中国的海洋合作。降低中国在印度洋地区的影响力。 

印度海军的发展必然会对中国的马六甲航线和南中国海争端造成压力,印度洋地区难免出现中印之间的权力斗争。 

印度在印度洋地区拥有明显的海军优势,随着印度在印度洋力量的增强,中国也加大了在印度洋地区的存在,美国面临的战略压力增强,美印在印度洋的合作将进一步加大中印之间的矛盾与冲突;同时也加剧美印争夺印度洋主导权的斗争,中美印三国在印度洋上的竞争将进一步失衡。 

印度虽然有称霸印度洋的雄心,但是其实力尚显不足,印度海军应当向印度洋地区提供安全保障, 

印度通过加强印度海军建设、提升印度海军影响力等路径积极推进海洋战略的实施。具体而言: 

通过创办印度洋海军论坛和举行联合军事演习,极大地提高印度海军作用,改善和提高印度海上力量能力,控制印度洋。 

2008年2月,由印度发起并组织召开的首届“印度洋海军论坛”,共有27个国家的海军首脑与代表团与会,该论坛是印度与周边国家进行海军合作的主要制度设计,每两年组织一次海军首脑会晤,采取主席国轮流制。 

1990年代,印度开始积极参与国际海军联合演习。并建立了若干常态化的军演机制,包括与美国的“马拉巴尔”演习、与俄罗斯的“因陀罗”演习、与印度洋沿岸国家、东南亚国家之间的联合演习。 

印度海洋战略目标从有限目标 “联合控制”到中层目标“远洋威慑”到最高目标“合作性主导”,通过印度在联合印度洋地区其他国家的基础上,并在充分尊重美国在该地区利益关切的前提下,以实现在印度洋地区的合作性主导,并在该地区力量对比均衡的环境下取得相对优势。 

印度海洋战略兼具进攻性与合作性。印度不仅建立了大规模的海上力量和海内外基地,通过举办印度洋海军论坛,开展海军外交,维护印度洋地区贸易通道的安全,积极打击恐怖主义,开展人道主义救援和联合军事演习事印度海上力量挺进太平洋,提高其远洋威慑力。  

莫迪上台以来,积极推动印度“东向”政策为“东在行动”。合作重点也从经济转向安全、反恐以及军事合作,“东向”政策的首要意图也从谋取经济利益转向获取战略空间。在继续保持与东盟国家友好关系的同时,在亚太地区展开“平衡外交”,与美国、日本、俄罗斯等国进行战略互动,利用自己的中间地位实现国家利益的最大化。 

2016年2月,印度通过“东向”政策不断加强与东盟有关国家的政治经济关系,在有争议的南海水域印度积极与有关声索国联合勘探油气资源,积极发展与南海周边国家的安全防务关系,以扩大在南海地区的军事存在与影响力。 

越南海军总司令曾多次邀请印度在芽庄港永久驻留。越南希望借此拉拢印度,增加与中国争夺南海利益的筹码。而印度海军正在认真准备常驻南海,保持长期军事存在。印度表示愿意协助越南提升海军力量,为越南建设大型船舰、出口导弹,向越南军队信息化提供技术支持。 

而且,印度还宣布将在越南的胡志明市建立一个卫星跟踪和影像中心。 

负责印度卫星研究和发射的印度空间研究组织已经在本土以及毛里求斯、文莱、印度尼西亚等地建立了地面观测站,而这个建于越南的地面站将是印度建立的距离中国最近的卫星监测设施,其覆盖范围将包括越南感兴趣的中国部分地区。 

印度和越南在卫星技术方面的合作项目既可以填补越南的重大空白,提升越南的海洋测控技术,同时也又把印度的影响力扩展到南中国海地区,从而对中国形成一种反包围的局面。而越南正是印度在这一区域首选的最佳合作伙伴。 

2014年9月,印度总统慕克吉访问越南,双方发表了《印度与越南联合公报》,印度向越南提供了1亿美元的信用额度,用于购买印度制造的军舰。2014年11月,越南总理阮晋勇访问印度,印度总理穆迪表示印度将致力于帮助越南军队现代化建设,这些帮助不仅包括向越南提供武器装备,还包括帮助越南海军培训潜艇官兵等。不久后,印度将提供越南的信用额度提升到8亿美元,并希望越南以此购买印度制造的短程巡航导弹。 

而且,印度在与越南加强军事合作的同时,印、越双边贸易发展很快,已从2006年的10亿美元增长到2015年的接近70亿美元。 

冷战结束后,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印度根据国际局势发展需要,适时调整了本国的对外政策,把东南亚作为其外交政策的“突破口”,以东南亚为重点, 推出面向东南亚和东亚国家的“东向”政策,以进一步提升印度国际影响力。随着“东向”政策不断推进,印度已把其范围逐渐扩展到了东亚地区。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印度“东向”政策成就巨大,对东南亚和东亚地区产生了重要影响。而且,随着印度“东向”政策不断推进,印度还迅速发展了与东南亚的新加坡、缅甸、菲律宾等国家的友好合作关系,进一步扩大了印度的利益范围。 

尽管南亚和印度洋已成为印度的战略重心所在, 但印度与越南的军事安全合作仍具有较大的局限性。由于南海问题并不是中印关系中的核心问题,因而印度介入南海问题局限性很大。印度与越南的双边合作很难真正抗衡中国,印度的国力尚未达到远涉南中国海的层次。而且,印度对中国的反制还要依靠加强其与美国和其他域外大国的关系。 

同时,印度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仍存战略疑虑。这种战略疑虑是由其传统地缘政治思维方式及对华战略不信任所导致。 

印度海洋战略演变对中国产生了一定的消极影响,并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带来了不可避免的阻遏后果,在一定程度上延缓了中国扩大在印度洋的经济与安全影响力,而莫迪加紧推进“东向”政策给中国和平解决南海争端增添了不确定性与难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