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他们,靠种树获联合国环保最高荣誉

原标题:靠种树获联合国环保最高荣誉,他们为什么行?

三代造林人半个多世纪的持续奋斗,让贫瘠沙地变成绿水青山,也获得世界赞誉。5日,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宣布,中国塞罕坝林场建设者获得2017年联合国环保最高荣誉——“地球卫士奖”。

“种好树、管好树、用好树是我们建设塞罕坝的三大法宝,我们本着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精神,一代接着一代干,驰而不息,久久为功,努力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新格局。”塞罕坝机械林场场长刘海莹说。

塞罕坝位于河北省承德市北部、内蒙古浑善达克沙地南缘,这片112万亩的林海从卫星云图上看就像一只展开双翅的雄鹰,守卫着中国华北地区的生态安全。很难想象半个多世纪前,这里还是“黄沙遮天日、飞鸟无栖树”的荒僻苦寒之地。55载寒来暑往,三代塞罕坝人牢记使命、艰苦创业、绿色发展,在极其恶劣的自然环境中,建设出了中国“生态文明建设范例”。

艰苦创业“种好树” 万亩林海拔地起

塞罕坝机械林场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国家级森林公园,目前林木总蓄积量1012万立方米。但曾经,这里最缺乏的东西就是树。

清朝末期,清政府为弥补国库空虚,大肆砍伐树木,原始森林逐步退化成荒原沙地。北面是茫茫大漠,南面是京畿重地,西伯利亚的寒风长驱直入,内蒙古高原的流沙大举南进,来自不同方向的风沙让首都上空常常灰黄一片。

1962年,369名来自大江南北的林场创业者毅然走上塞北高原,这支平均年龄不到24岁的队伍,斗天寒、防风沙、吃莜面、喝雪水、住马架、睡地窖,目睹了自己种植的树木不到8%的成活率,经历了刚建好的小片林海先后遭受雨凇、干旱灾害,无一成活的困境。面对困难,塞罕坝人越挫越勇,凭着坚强的意志,将一株株希望的树苗栽到荒原上。仅仅用了20年就造林96万亩,一道坚实的生态屏障拔地而起。

“造林地选择是先易后难,现在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塞罕坝机械林场副场长陈智卿说,“最难的地块目前人力已经无法挖动,我们从2012年开始利用钩机挖,一挖一打火,在这种情况下,5年来塞罕坝机械林场已完成7.5万亩石质荒山造林。再有两年,剩下的1.4万亩将全部绿化。届时,除去林路、湿地、建筑用地之外,塞罕坝森林覆盖率将达到86%的饱和值。”

科学求实“管好树” 像抚养孩子一样呵护树

造林不易,守林更需用心。刘海莹说,种树比抚养孩子还不易,孩子不舒服了会哭会闹,但树木自己不会说话,必须细心呵护才能及早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让树木茁壮成长。

刘海莹告诉记者,塞罕坝的树木都是“三分管、七分种”,一颗幼苗长成大树,要经过育苗、规范植苗、松土除草、割灌、修枝等不同工序,经过四五轮抚育,才能长成现在的大树,每个环节都要科学规范管理。

树长大以后,还要预防火灾,这里的森林大多为人工针叶林,林下、路边蒿草茂密,可燃物载量十分丰厚,塞罕坝气候干燥,物干风大,属高火险区。对此,塞罕坝人相继建立了9个瞭望塔和15个机器摄像头,进行24小时实时监控。几十年来,塞罕坝实现了零火灾。

同时,为了防治病虫害这一“无形的火灾”,不少塞罕坝人冒着零下20多摄氏度的气温、6级的西北风深入林海,对树木及周围的土壤进行抽样调查。一位参与调研的人员表示,当很多虫子处于冬眠状态,是彻底调查的好时机,如果等春暖花开时再来,它们可能已经移动,造成抽样结果不准确。“虽然冷一些,但是得到全世界的认可,心里无比温暖。”

绿色发展“用好树”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保护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塞罕坝作为林场,木材生产曾经是支柱产业,但从2012年开始,林场在经营方面“自断一臂”,将每年正常木材砍伐量从15万立方米调减至9.4万立方米。木材产业收入占营林收入的比重从66.3%降到40%。

红线之下,塞罕坝人开辟了新天地。同样的树,卖苗木比卖木材更值钱。几年时间,近10万亩绿化苗木基地悄然成型,1800余万株树苗每年可给林场带来近千万元收入。

此外,塞罕坝还发展起了旅游业。2016年仅国家森林公园就接待旅游者50万人次,门票收入4400多万元。按照规划,塞罕坝本可承受100万人次接待量,实现旅游收入翻番,但塞罕坝人却决定严格控制入园人数、控制入园时间、控制开发区域、控制占林面积。

目前,“卖碳”正在成为这里经济的新增长点。植树造林者可以种植碳汇林,测定可吸收的二氧化碳总量,将其在交易市场挂牌出售;碳排放单位则可以购买二氧化碳排放量,来抵消其工业碳排放。造林和营林碳汇项目总减排量达到475万吨二氧化碳当量,已在国家发改委备案,若实现上市交易,保守估计可收入上亿元。

来源:新华网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联合国 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