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戳穿日本右翼否认南京大屠杀的五大谎言

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当天上午,党和国家领导人将出席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的国家公祭仪式。

80年前的那个寒冬,侵华日军攻占南京后,烧杀奸淫,无恶不作,杀害中国军民30万人,惨绝人寰,震惊世界。在日本国内,尤其是近年来,否认南京大屠杀的言行再度甚嚣尘上,且手段更加多样。记者日前走访了多名有代表性的南京大屠杀问题专家和历史学者,他们以无可辩驳的事实和论证,戳穿了日本右翼势力竭力编造和散布的五个主要谎言。

  谎言一

  “南京大屠杀是捏造出来的”

日军侵华战争历史学者森正孝:东京审判中,有11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出庭作证,还有来自“难民区”(国际安全区)的“第三者”作证,如美国牧师马吉、医生威尔、金陵大学教授贝茨等。除出庭作证者的证言外,还有众多证人的宣誓证词,以及来自“难民区”的资料、法院尸检报告、慈善团体埋葬记录、犹太教拉比的书状等,证据充分。

东京审判中国检察官向哲濬之子、上海交通大学东京审判研究中心名誉主任向隆万:东京审判强调人证物证,被告人也享有充分的权利,检方和辩方人员都是国际化的。审判中,有关南京大屠杀的人证物证数量众多,其中外国人的证词尤具说服力。

  谎言二

  “大屠杀都是后来编出来的”

历史学家、东京大学名誉教授石井明:事实上,南京大屠杀经当时留在南京城内的外国媒体记者报道,引起了国际社会对日本的谴责。问题是,在日本国内,由于舆论受到严厉管制,日本媒体对事件真相完全没有报道,所以当时日本民众对日军的残暴行径完全不知情。

南京大屠杀史与国际和平研究院学者胡卓然:最新发现的史料显示,时任美国海军部长诺克斯1943年已对大屠杀表达了国际反法西斯阵营的共同愤慨,还将其与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并列。这证明,南京大屠杀在发生后就已成为中外公认的日军严重暴行。

  谎言三

  “被害人数不可能有30万”

南京大屠杀历史学者、日本铭心会会长松冈环:所谓只有20万人其实是指南京的“难民区”(国际安全区)。右翼分子谈及这点时却丝毫不提“难民区”这回事。其实“难民区”只是南京城的一小部分,并不能代表整个南京。

森正孝:当时处理尸体的崇善堂和红万字会的记录显示,仅这两个团体就处理过约15万具尸体。考虑到大量集体屠杀都在长江边进行,许多尸体被抛入江中无从统计,最终受害人数近30万人。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副会长朱成山:日军南京屠城30万人的暴行是经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南京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认定的法定事实。根据后来发现的各种资料,大屠杀遇难者肯定超过30万,而且“只会多,不会少”。

  谎言四

  “‘百人斩’是日本媒体杜撰的”

松冈环:不仅当时媒体有报道,两名当事人回国后也曾亲口告诉家人,自己“在战斗中杀了超过百人”。根据我多年探访日本侵华老兵获得的信息,当时日军虽然也在战斗中用刀杀死过中国军人,但更多情况下,所谓“战斗中杀敌”其实是抓当地农民“试刀”的残忍暴行。

朱成山:南京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对“百人斩”的判决具有法定的严肃性、有效性和正义性。日本法院判决战犯遗属败诉,使日本右翼为侵略历史翻案的图谋未能得逞。

  谎言五

  “杀害的是军人不违反国际法”

一桥大学历史学教授吉田裕:学界对“便衣兵”的说法其实早有定论。当时日军仅凭“眼神凶恶”等所谓特征甄别“便衣兵”。但当时军纪规定,如果怀疑敌军伪装成平民,要经过军事法庭程序才能作出判定。

森正孝:当时有一些弃军装换便服的士兵,但其目的不是为战斗,而是为逃过日军的暴虐处置。这些人已经丧失反抗能力,被日军俘虏。当时日军对俘虏不留活口,会立刻处死,其中多数人在长江边被屠杀。有关这方面的记录、证言数不胜数。日本当时已加入《海牙公约》,其中明确规定对俘虏应给予人道待遇,日军的做法完全违反了这一公约。

石井明:有史料证实,日军曾闯入当时由欧美管理的国际安全区,抓走并杀害了很多士兵和平民。在南京城区,日军也无差别地杀害了很多士兵和平民。国际法规定不能杀害俘虏和平民。日方声称杀的是伪装成平民的便衣士兵,这完全是为逃避责任而进行的狡辩。

朱成山:根据《海牙公约》,当时中国军人只要放下武器就应被视为俘虏,不管其是否换成便装。尤其是,国际安全区是不允许携带武器者进入的,因此日军在那里抓走并杀害所谓“便衣兵”是完全违反国际法的。  

 

 

 相关新闻

  南京大屠杀 最年长幸存者辞世

  今年已有9位幸存老人离世  目前在世的幸存者已不足百

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80周年公祭日。南京大屠杀最年长的幸存者管光镜却没有等到这一天,管光镜于12月10日凌晨离世,享年100岁。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既是战争的受害者,又是历史的“活证”。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目前登记在册的幸存者已经不足百人。

  最年长的百岁幸存者辞世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过去了80年。最近一两年,很多老人都陆续走了……

12月10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发布消息,当日凌晨2时,最年长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管光镜老人与世长辞,享年100岁。

管光镜老人出生于1917年4月18日,南京溧水人。管光镜老人作为幸存者之一,在2016年出版的《铁证如山——侵华日军溧水大轰炸实录》中口述证言。

据悉,管光镜老人生前是一名箍桶匠,生活十分节省,经常帮助别人,在当地口碑很好,曾获得“镇文明户”、“江苏省‘乐天’健康老人”称号。在老人90岁时,他曾悄悄排队进入纪念馆展厅参观、悼念遇难同胞。老人生前十分喜欢一把印有十大元帅的扇子,他曾说,现在的美好生活离不开这些革命前辈。管老家人将这把扇子、手表、茶壶等物品捐赠给纪念馆。

  躲过轰炸和屠杀生还

1937年11月29日,侵华日军飞机轰炸南京溧水,据事后不完全统计,共有1200余人遇难,此次轰炸是抗战期间江苏境内造成遇难同胞最多的侵华日军单次空袭。

当时,年仅20岁的管光镜在溧水东河沿边目睹日军飞机来袭轰炸,眼看着一户姓孙的四代人被日军炸死。据管光镜生前所述,“日军飞机轰炸溧水县,在县医院投了两枚炸弹,地洞里100多人都被炸死”,而管光镜老人是躲在大石底下才侥幸生还。

管光镜老人在溧水大轰炸中得以幸存。随之而来的南京大屠杀,他又在日军烧杀抢掠中东躲西藏才再次幸免于难。南京沦陷后,管光镜又多次目击日军在南京郊区屠杀当地无辜百姓。

  幸存者已不足百人

目前,登记在册、健在的幸存者都已经是八九十岁的老人了,他们记忆正变得模糊。

专家表示,幸存者们承载了民族苦难的记忆,是历史最重要的证人,在幸存者的口述实录面前,任何企图歪曲历史的言论都会显得苍白无力。这些幸存者也是最需要关爱的特殊群体,他们以个体生命历程传达出比宏观叙事的历史事实更加震撼的感受,唤醒人们反对战争、珍爱和平的认同。

据统计,2016年12月,在册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为108人,2017年,共有包括管光镜(享年100岁)、杨明贞(享年86岁)、舍子清(享年83岁)、王学余(享年89岁)、梅秀英(享年91岁)、季培生(享年86岁)、林玉红(享年90岁)、李素芬(享年94岁)、夏瑞荣(享年95岁)在内的9位幸存者离世,截至2017年12月13日,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人数已不足百人。

据了解,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对征集幸存者、登记遗属信息等方面的工作从未停止过。纪念馆副馆长凌曦透露,从2018年起,纪念馆还将进一步加大力度进行幸存者普查、登记工作,尽可能地抢救历史证言。纪念馆也希望知情人能积极提供线索。

来源:《北京青年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