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央追缉的逃犯 最爱躲到这些地方

原标题: 中央追缉的逃犯,最爱躲到这儿 

当63岁的胡玉兴走下舷梯时,他已经与这个国家暌违16年之久。

如果没有47岁的这场出逃,胡玉兴不过是万千普通公务员里的一个——他原来担任山西省太原市住房制度改革办公室主任兼资金管理中心主任。

然而,因为数千万元的问题,这名级别不高的官员悄然消失。而后,因为“红通令”,他成了一定意义上的“国际知名人士”。

逃亡终有归途。1月24日回国自首,胡玉兴是2018年首个、也是十九大以来第4个到案的“百名红通人员”。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官方简短的消息提到重要的一句话,“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统筹协调下”。

这是中央追逃办履职的第四个年头,至此,全国“百名红通人员”已有52人归案。

中央追逃办的三年

如果一切如常,接到胡玉兴投案以后,中央追逃办工作人员会拿起印章,在墙上挂着的“全球通缉百名外逃人员”名单的胡玉兴头像上方,盖下“arrested(追回)”的印文。

“我们每追回一个,都会在照片墙对应的人上盖一个章。”几个月前,工作人员这么告诉媒体。

△ 中央追逃办的“名单墙”      供图 | 中央纪委官网△ 中央追逃办的“名单墙”      供图 | 中央纪委官网

也就是说,现今墙上名单中100个人,有52个盖着红红的印章。

在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印象中,追缉“百名红通人员”的行动始于2015年春天,当时的中央追逃办负责人是黄树贤。如今过去两年多时间,先是刘建超,而后是李书磊接任中央追逃办主任一职。

黄树贤成为“救火队员”,调任民政部长;刘建超外放浙江省纪委书记。李书磊经福建省委宣传部长、北京市纪委书记历练后,成为中央纪委副书记,也担当国际追逃的重任。

追逃的队伍究竟有多庞大?

中央纪委官网曾透露,2014年6月中央决定设立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包含中央纪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外交部、公安部、安全部、司法部、人民银行等8家成员单位。中央纪委国际合作局作为办事机构,承担具体工作。

这不只是中央层面的架构,31个省份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也都成立了省一级追逃办。

早在10个月前,就有数据显示,全国从90多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2873人,其中国家工作人员476人,追回赃款89.9亿元。

三个月来第4人

两年多前,胡玉兴被发现隐居澳大利亚珀斯。

澳大利亚当地媒体报道,当记者表明自己身份时,胡玉兴正从白色奔驰车上卸纸盒,随后停了下来,大发脾气并挥拳相向,记者的照相机被抛到胡家前院的草坪上。

房地产记录显示,胡玉兴这座拥有“前院”“草坪”的住宅大概价值65万澳元(约合300余万元人民币)。

有关外逃官员的故事听了不少,有的在外颠沛流离、生活窘迫,劝返回国相对容易;而像胡玉兴这般生活优裕,能令其回来投案,其中的故事想必更为精彩。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梳理发现,胡玉兴是十九大以来第4名到案的“百名红通人员”,在这之前的三位分别是贺俭、周骥阳、李文革。基本情况列表如下  ↓↓↓

其中,贺俭是十九大之后第一个归案的“百名红通人员”,同时也是2017年4月27日中央追逃办发布公告曝光藏匿线索的22名外逃人员之一,除了贺俭,当时公布的公告中,第51名归案的李文革也在其中。

同时,周骥阳的到案是一个“分界线”,意味着“百名红通人员”归案正式到半数。

5个“首个”

“百名红通人员”名单上至少有5个“首个”引人关注。

首先是第一位归案人员戴学民,他于2015年4月25日归案,这距离当年4月22日“百名红通人员”名单公布仅仅过去了3天,被称为是“天网行动”的“触网第一人”。

戴学民出生于1958年,曾任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原副总经理、上海证券营业部总经理,涉嫌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巨额资金,归案时已经在海外逃亡14年。

另外一名“首个”是被称为“百名红通人员”头号嫌犯的杨秀珠,曾任浙江省建设厅原副厅长的她在100个人的名单中位列第一号。2003年4月她外逃,先后前往中国香港、新加坡、法国、荷兰、意大利、美国。

杨秀珠归案是中美反腐败执法合作的成果之一。2014年12月,杨秀珠案被确定为中美5起重点追逃案件之一,2016年11月16日归案。

在杨秀珠归案一年前,其弟弟、温州市明和集团公司原法人代表兼总经理杨进军被美国警方遣返,杨进军也是“百名红通人员”之一,这是美国首次向中国遣返公开曝光的“百名红通人员”。   

除了上面三位“首个”,还有我国运用违法所得没收程序追缴外逃腐败分子境外赃款的首个成功案例,也就是红通二号人物、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原股长李华波案。

2013年1月,我国施行新刑事诉讼法,最高法、最高检指导江西上饶市检察院立即启动运用违法所得没收程序追缴李华波境内外赃款工作。2015年3月,在李华波缺席的情况下,江西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没收其包括转移到新加坡的545万余新元在内的涉案资产。这是我国运用违法所得没收程序的“海外追赃第一案”。

此外,还有我国成功从西方国家劝返的第一人,2015年8月21日,外逃2年零3个月的安徽泰瑞药业有限公司原法人代表杨立虎从加拿大回国投案。

公开报道中,除了戴学民已经被判,杨秀珠被判8年有期徒刑,杨立虎被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李华波因数额特别巨大等原因一审被判无期徒刑。

藏匿美、加人数最多

目前,“百名红通人员”归案有52人,其中,2015年归案18人,2016年归案19人,2017年归案14人,2018年至今有1人归案。

从归案前藏匿的国家或地区来看,人数分布如下 ↓↓↓

可以看出,美国和加拿大最多,都是12人。

值得一说的是,尚未归案的48人中,也是藏匿在美国和加拿大的人数最多,分别是24人和8人。此外,尚未归案的人当中,藏匿人数较多的国家还有澳大利亚4人、新西兰7人。

在归案方式上,大部分是劝返。52人中,劝返36人,遣返10人,抓捕4人,其他方式归案的有2人。

“其他”主要指引渡和异地追诉,引渡是指一国将处于本国境内的被外国指控为罪犯或已经判刑的人,应该外国的请求,送交该外国审判或处罚。异地追诉,指请求国向被请求国提供自己掌握的证据材料,协助被请求国依据本国(指被请求国)法律对逃犯提起诉讼。

异地追诉可以举一例子说明,2009年,开平案的主犯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前任行长许超凡和许国俊因洗钱、跨州转运盗窃资金、护照和签证欺诈等罪名在美国接受审判,分别获刑25年和22年,二人上诉后法院依然维持原判。

就外逃时长来看,5年以下有24人,5到10年有13人,10到15年有8人,15到20年有7人。

从归案后被判决的情况来看,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信息,遣返和抓捕到案的人员判刑相对较重,劝返到案者判刑相对较轻。例如前文提及的李华波被判无期,他就是遣返归案人员,同时,抓捕归案的有付耀波、张清瞾被判无期,戴学民被判6年,孙新被判14年零6个月,赵汝恒被判15年。

劝返的例如闫永明被判3年、缓刑3年,云健被判3年、缓刑4年,杨立虎被判3年、缓刑5年,张大伟免于刑事处罚。

目前还有作出不起诉决定的,例如四川朱振宇,外逃美国后潜逃回国内投案自首,鉴于朱振宇主动投案且系从犯,主犯袁梅尚未到案,2016年1月4日,四川省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作出存疑不起诉决定。此外,还有上海张丽萍被劝返回国,2016年5月18日,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审议,认为张丽萍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一案情节轻微,作出相对不起诉的决定。

来源:政知见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逃犯 最爱 中央 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