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落马官员的钱都怎么来的,都用来干嘛了?

原标题:落马官员贪污的钱,都干什么了?

为了自己的企业能进入央企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融公司)战略投资者名单,北京一商人请托时任财政部副部长王保安引荐华融公司董事长。在王保安的引荐下,该商人如愿以偿见到了华融公司董事长。

QQ图片20180212103641

之后,王保安收受该商人送予的价值10万港币白金边框眼镜一副、现金10万元人民币以及2万元“香火钱”。落马官员的钱都怎么来的,都用来干嘛了?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搜索发现:不同的落马官员,其做法也可谓是“各有千秋”。

亿元贪官,收受10万港币眼镜

为了自己的企业能进入央企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融公司)战略投资者名单,北京一商人请托时任财政部副部长王保安引荐华融公司董事长。在王保安的引荐下,该商人如愿以偿见到了华融公司董事长。

之后,王保安收受该商人送予的价值10万港币白金边框眼镜一副、现金10万元人民币以及2万元“香火钱”。近期,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马永刚行贿一审刑事判决书》披露了上述案情。

据悉,2016年1月26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国家统计局党组书记、局长王保安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7个月后的2016年8月26日,中央纪委再次发布消息:国家统计局原党组书记、局长王保安被“双开”。

2017年5月31日,河北省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国家统计局原党组书记、局长王保安受贿一案,对被告人王保安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王保安受贿所得财物及其孳息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消息称:1994年至2016年,王保安利用职务便利,或利用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行为,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彩票销售、贷款申请、项目审批、土地开发及工作招录、职务调整等事项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人民币1.53亿余元。

在王保安落马的第二天,即2016年1月27日,向王保安行贿的商人马永刚随即被有关办案部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马永刚行贿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被告人马永刚,2016年7月21日被刑事拘留,2016年8月6日被执行逮捕。曾羁押于张家口市宣化看守所。

判决书显示,2014年,为帮助北京惠某公司进入华融公司战略投资者名单,被告人马永刚找到时任财政部副部长的王保安,希望王保安将其引荐给时任华融公司董事长赖某。经王保安联系,马永刚等人见到了赖某。

为了感谢王保安的引荐帮忙,马永刚分三次给予王保安财物总价值为205548.5元:在香港中环IFC商场的柏林眼镜店,花费港币107500元为王购买白金边框眼镜;在餐厅请王吃饭,饭后送给王人民币10万元;陪王在五台山拜佛,期间送给王人民币2万元。

钱没花多少,大部分在房间放着

2016年10月,媒体曾报道了《魏鹏远自述受贿2.1亿:钱没带来安全感 肠子悔青》的消息。文章称,2016年10月17日,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受贿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在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

魏鹏远案最初进入公众视野是在2014年10月,原因是当时检察机关在魏鹏远的一处房子里当场搜出2亿多元的现金。不过,熟悉魏鹏远的人大都很难把他和2亿元现金联系在一起。人们的印象中,魏鹏远一直都很低调,不仅穿着朴素,而且每天还骑折叠自行车上下班。

2013年10月,最高人民检察院接到举报线索,云南某煤电公司的总经理刘某在煤炭项目审批过程之中,曾向时任国家能源据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行贿二十万元,案件随后被指定给河北省保定市检察院侦办。

经过缜密调查取证后,2014年4月2日,在最高检的直接指挥下,专案组来到国家能源局,对魏鹏远实施了控制。专案组在前期侦查中发现,魏鹏远在北京富力城有一套房产,但始终没有住人。2014年4月17日凌晨,专案组对这间房屋进行了清查。

打开房门,屋内除了一张床之外,没有其他摆设。掀开床垫,侦查员发现床下面堆满了封着胶带的纸箱,打开纸箱,所有的人都惊呆了,里面装满了一捆捆还贴着银行封条的现金,每拆开一个纸箱,就有一箱现金暴露在眼前。

与此同时,办案人员在房间的壁柜和储物间里找到了多个拉杆箱和手提袋,里面装的也全都是现金,其中除了人民币外,还有大量欧元、美元、港币和英镑,无法估量现场到底有多少钱。后经5台点钞机连续清点发现(1台被烧坏),起获的现金折合人民币2亿多。

魏鹏远案也成为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魏鹏远说:“我也没数过,别人送了就往那儿一扔。我收这些钱,其实我收的钱没花多少,大部分就在我房间放着,无非房间大些。”

“我为什么收这么多钱呢?什么事情都要找人,拉关系,没钱什么是也做不了。没钱,感觉没有足够的安全感,我知道这是犯罪,但还是在这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不过,在审讯中,魏鹏远也交代,这些来路不正的钱也根本无法带给他安全感。

多位官员贪污,却辩称工作需要

2014年12月29日,被控贪污公款105万余元、受贿24.2万元,从化市政府原党组成员刘伟灵在广州中院受审。他对受贿罪名和款项没有异议,但对贪污公款一罪表示异议,其辩称,贪污是为了“履职”,钱都用于接待领导、维稳截访,以及节庆日代表单位“进贡”等。

据指控,2007年至2011年期间,刘伟灵利用其担任从化市江埔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现金共计24.2万元。刘伟灵昨日否认贪污指控,称这些钱全部用作履职的相关消费。

主要是三大方面:一是上面的领导到街道检查,临走时要给他们送土特产和一个“信封”;二是用作信访维稳;三是街道办逢年过节,要给上面的领导送礼。他解释,这些钱财务是没办法写清楚报账的,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获取。

原国家旅游局驻伦敦等地旅游办事处主任杨强,用公款给妻儿买机票、名牌包等,金额共计9万余元。杨辩称妻子是办事处临时职工,机票是合理报销,买包是工作需要。可按照规定,驻外办不得聘请家属任职。2015年4月9日,二中院一审以犯贪污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年。

此外,2017年5月29日,也有媒体报道了《中石油项目长贪污429万获刑 不认罪称钱用于集团招待》的消息。文章称,虚构专利业务、涂改借款申请单,中国石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知识产权和科技成果研究中心项目长金杰,利用职务便利贪污429万。

2017年5乐29日,二中院终审以贪污罪判处金杰有期徒刑10年半。据悉,西城法院一审以贪污罪,判处金杰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罚金60万元,在案扣押的款项发还中国石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责令金杰继续退赔涉案赃款。

不过,一审判决后,金杰提出上诉。在二审开庭时,金杰表示,她不是中实友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中实友公司是集团公司的小金库,她支取的206万余元是自己代理专利案件的正常取酬,服从经研院领导刘某的授意掺入虚假专利业务。

429万余元进入中实友公司的账户后,除代集团公司付给戈程公司的98万元外,其余全部用于集团公司的招待、报销,其个人没有非法占有的行为和贪污的动机,应宣告其无罪。2017年5月12日,二中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变质的父爱:为女儿贪污公款

2017年4月,媒体曾报道了《穷乡镇出千万级贪官:贪污款留女儿 买的豪宅从没住》的消息。文章称,山东省德州市陵城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乡镇,却出现了一位“千万元”级别的贪官。他就是于集乡原党委书记、乡长刘传银。

任职10年,他利用职权侵吞各类公款823万余元,另有1082万余元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后来,经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山东省德州市陵城区法院以贪污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依法判处刘传银有期徒刑十六年,并处罚金200万元。刘传银当庭服判。

因多次以解决区旅游局经费缺口为名,门头沟区旅游局原局长张久振多次向某单位和他人借款,后在清偿时将470余万元钱款据为己有,借款200万给女儿出国买房。2015年6月,北京市一中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检方以贪污罪对其提起公诉,庭审时,张久振表示认罪。

对此,人民网刊发评论文章称——《变质的父爱:贪污公款为女儿出国买房》。文章称,作为一家之长,总希望自己的辛苦能为孩子创造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不少家长习惯以孩子之名为由头说话办事,在他们心里也确实是为了孩子想的。

但是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这种爱有可能会发生扭曲,让他们以爱之名为满足自己的私欲。“爱子之心,人皆有之”,官员爱自己的孩子,这无可厚非。但是因为爱子而贪污腐败,用手中权力,为子女捞取不义之财、不当之权,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要知道,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父母的言行举止严重影响着孩子。官员贪腐行为,孩子都会看在眼里,效仿在心里,同样也会落实到自己的行动上,试想一下,官员为给女儿买房腐败入狱,会给女儿做个好榜样吗?

女儿又会安心住父亲用自由和政治生命换来的房产吗?因此,官员为子女买房而贪污腐败,毁掉不仅仅是其自己的一生,也毁掉了子女的一生。想为子女创造良好的教育生活环境虽然是父母爱的体现。

但是贪心不足蛇吞象,不是每个家庭都有能力致富高额的生活费用,一旦心生歪念,想回头都难。俗话说“莫伸手,伸手必被抓”,一旦沦为阶下囚,不但无力偿还赃款,还可能会丧失亲情,成为家庭的耻辱。

可见,一个清廉的领导干部,不仅需要个人廉洁自律,念好“廉字诀”,还需要家人朋友的大力支持。

来源: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