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这些官员前途被“雅好”葬送!

null

原标题:这些官员前途被“雅好”葬送!

昨日(2月14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发表文剖析了长春市直属机关老干部管理服务中心原主任谢铁军的严重违纪违法案。谢铁军因对组织上的任命颇为不满,对待工作漫不经心,把心思用到了诗词歌赋和游山玩水上。文中称,谢铁军有诗有景有红颜。他把大量的工作时间用于研究文学,并将自己创作的诗歌汇编成册,时常陶醉其中。在为老干部外出健康休养考察路线时,谢铁军考虑的出发点是如何借考察之机扩大旅游范围,去一些感兴趣的景点,进一些高档的休闲会所,吃一些各地的特色美食。此外,他还寻得了一个喜爱文学的“红颜知己”——本单位的出纳员杨某。

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注意到,因“雅好”葬送前途的落马官员不在少数。对此,人民网曾发表总结称,爱之无节、好之无度,则往往会成为腐败的诱因,成为人生的陷阱。一些别有用心者,正是利用领导干部的爱好,博其所爱,投其所好,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对组织任命不满,陶醉于诗词歌赋创作上

《中国纪检监察报》在文中描述称,1956年出生的谢铁军曾有过一段辉煌的过去,18岁插队当知青,19岁入党,20岁踏入省城长春成为南关区团委最年轻的干事。1987年,年仅31岁的谢铁军任职共青团长春市委副书记。此后,又相继在市纪委、二道区委担任处级领导职务。然而,2003年的一纸任免决定让自认为在仕途上顺风顺水的谢铁军产生了巨大的心理落差。组织安排他任长春市直属机关老干部管理服务中心、长春市企业离休干部管理服务中心主任(副厅级)。虽然级别高了,但在谢铁军看来,服务中心是搞后勤服务工作的,相比自己曾经奋战过的岗位,这里只能算是“二线”,谢铁军对组织上的任命颇为不满。

怀着这样的心理,谢铁军对待工作漫不经心,只想着“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进而把心思用到了诗词歌赋和游山玩水上。谢铁军把大量的工作时间用于研究文学,并将自己创作的诗歌汇编成册,时常陶醉其中。在为老干部外出健康休养考察路线时,谢铁军考虑的出发点是如何借考察之机扩大旅游范围,去一些感兴趣的景点,进一些高档的休闲会所,吃一些各地的特色美食。在吟诗赏景间,谢铁军的党性原则逐渐淡漠,背弃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但他并未意识到,心中反而充满了收获的喜悦,因为他寻得了一个喜爱文学的“红颜知己”——本单位的出纳员杨某。有诗有景有红颜,谢铁军渐渐觉得眼前的这种生活才是自己应该过的“好日子”,并沉迷其中。

转眼几年过去,年过50的谢铁军产生了利用职权为自己退休后继续过“好日子”备足“粮草”的邪念。在贪念的驱使下,谢铁军仔细观察、寻找可乘之机,绞尽脑汁想把公款装进自己的腰包。2015年5月,长春市纪委陆续接到多封反映谢铁军收受贿赂的举报信。谢铁军感觉到组织在调查他时,不是迷途知返,主动找组织坦白,反而心存侥幸、自作聪明,妄图对抗组织调查。清理办公室、隐匿单位部分财务账目、转移赃款、订立攻守同盟……谢铁军采取了一系列反调查手段,自以为手法高明,想要蒙混过关。

2015年8月11日,市纪委对谢铁军实施“两规”措施。直到此时谢铁军仍然不相信自己的贪腐行为已经败露。审查初期,谢铁军不仅不如实交代问题,反而夸夸其谈自己工作中取得的成绩,妄图以此迷惑审查人员。在问到违纪款去向时,谢铁军仍然想着要保住自己获释出狱后的“好日子”。他编造出“钱被我烧了”“钱被狗吃了”等一些明显不符合常理的话搪塞审查人员。因为他认为,违纪款是自己亲手藏的,只要自己不说,谁都无计可施。

审查人员让谢铁军看了一段录像。他在远离市区的一处闲置房屋里亲手设计的一面带有夹层的内墙被调查人员识破,起获了他藏在珍珠岩保温层内的400余万元违纪款。60岁的谢铁军不仅不能光荣退休,还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并获刑12年。

省部级官员“摄影家”烧钱上千万,企业花巨资为其录专题片

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党组书记秦玉海是十八大后河南落马的第一个省部级高官,相比于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秦玉海更为人熟知的角色是河南省公安厅原厅长,他在这个位置上一干就是九年,且争议颇多。2016年11月28日,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秦玉海受贿案,对被告人秦玉海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万元;对秦玉海受贿所得财物及孳息予以追缴,上缴国库。淄博中院经审理查明认定其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086.17万元。

除了主政河南省公安厅九年的经历,秦玉海的“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河南省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身份更引人注目。1998年就任焦作市市长之初,由于对当时宣传云台山的照片不满,秦玉海便自己拿起相机拍摄。没想到这一拿起相机,秦玉海从此便迷恋上了摄影。他把自己拍摄的云台山风景照印成画册、挂历,制成图版,四处宣传推介。他在全国各地举办摄影展,作品还曾在法国、意大利、韩国等国展出,其所拍摄的作品多为焦作风光。

即便他离开焦作市任河南省副省长兼公安厅厅长后,他也几乎每个周末和节假日都会到云台山拍摄。云台山打上了秦玉海深深的烙印,秦玉海不仅亲自开发设计景点,他的摄影作品更是被作为云台山宣传推广的代表作,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地铁站中悬挂。

由于焦作市旅游业发展迅速,秦玉海被评为全国十大旅游风云人物之一。慢慢地,他的思想开始膨胀,常常以开发云台山的功臣和权威自居,同时他不再仅仅满足于宣传景区,用他的话说,自己开始有了所谓的“艺术追求”,想找一找当摄影艺术家的感觉。2012年,他出版了自己的摄影作品集《真水》。据了解,秦玉海为了拍出水的感觉,曾在水中连续站立3个小时。为扩大个人在国内外摄影界的影响,他欣然接受了个体企业对自己的宣传包装,不仅在北京办个人摄影展、开研讨会,还到英国、意大利等国一些世界著名艺术馆举办个人展览。秦玉海在摄影界的名气越来越大,曾两次获中国摄影最高奖——金像奖,并成为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

据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发文称,秦玉海摄影名声的扩大,背后是多达数百万元的巨资投入,而这些本应由他个人支付的资金,却是他人为其埋单。秦玉海原本因工作爱上摄影,没想到这个雅好最终成为颠覆他人生轨迹的导火索。曾有资料显示,十余年间,秦玉海为摄影“烧”了很多钱,但是,秦玉海“自己却从没有花过一分钱”,全是一些有求于他的单位和个人提供。北京某公司老板曹某就是其中之一,而秦玉海回馈给曹某的利益更高。2007年至2014年6月,应曹某请求,秦玉海向云台山旅游公司打招呼,使曹某公司顺利承揽了云台山旅游公司在北京、南京、上海等城市的地铁广告业务;其间,秦玉海还帮该公司协调提高了广告费标准。仅此一项,曹某公司就获得广告费7685.5万元,利润率高达76%。

同样供秦玉海摄影“烧钱”的还有云台山旅游公司,该公司多年来一直为其提供各类最新款相机。秦玉海在心安理得地享用新款相机的同时,也积极为云台山景区门票涨价、车辆年审等方面提供帮助。2004年和2012年,云台山景区门票分别从80元涨到120元,从120元涨到150元,这些都离不开秦玉海的直接推动。

法庭最后陈述中,秦玉海说,他的人生梦想之一,就是“让秦玉海这三个字与云台山同在,做到留名于青史和民间”,然而,他没有把贪欲关在笼子里,沉迷雅好不自拔,终致梦断云台山。即便在党的十八大以后,秦玉海仍不收手,2014年7月,任由其他企业花费175万余元,在英国伦敦为其个人举办摄影展。

因爱好收集紫砂壶,县委书记被称“壶哥”

因非法收受他人贿赂共计人民币1628.5368万元,价值澳门币20.1882万元的金条三根,2015年11月16日,江西峡江县原县委书记宋铜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据媒体梳理发现,在宋铜案的判决书中共112次提到“紫砂壶”,45次提到“购壶款”。作为一名县委书记,宋铜虽然职位不高,却因爱好收集紫砂壶而被人称为“壶哥”,最终因好致害,那一把把价值不菲的紫砂壶成为他受贿的一笔笔铁证。

“好船者溺,好骑者堕,君子各以所好为祸”。宋铜喜好紫砂壶几近“疯狂”,一些朋友曾劝他,切不可玩物丧志,但他依然故我。在其所收受贿赂中,购壶款就达1200余万元。而在频频向宋铜行贿的众多商人中,肖军平为宋铜买单的紫砂壶价值最高。

2013年1月的一天,江西普正制药有限公司负责人肖军平接到宋铜打来的电话,让他赶到江苏无锡一趟。见面后,宋铜将肖军平带到工艺大师路朔良家中购买紫砂壶,宋铜选中2把紫砂壶,谈好价格为320万元,后宋铜要求肖军平付款。办案人员介绍,宋铜得知自己心仪的紫砂壶完工后,还常常让一些商人连夜赶到宜兴帮他付款,甚至为他“刷爆”卡。

有时为了掩人耳目,宋铜让这些负责买单的商人装成自己的司机。一位鲍姓工艺大师称,宋铜在其艺术馆买了两把壶后,便交代他的“司机”去银行刷卡付钱。有证人证实,这名司机的真实身份是江西一家铝业公司法定代表人吴某某,他曾花费118万元,为宋铜购买了5把紫砂壶,在宋铜的关照下,这家公司成功申报再生资源综合利用项目,并获得1000万元项目资金。

办案人员透露,宋铜让商人帮忙购买的紫砂壶多达两三百把,除了他自己保管一部分外,还有一部分交给他人代为保管。例如,2013年10月,宋铜让商人姚发宝前去宜兴帮自己看中的12把紫砂壶买单,并带回峡江代为保管。2013年底至2014年初,宋铜先后两次从姚发宝处共计拿回8把紫砂壶,其余的紫砂壶仍放在姚发宝处代为保管,直到案发。

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短。办案人员介绍,宋铜在接受了潘某等人输送的大量好处后,原则、底线被抛在一边,利用手中的权力大肆为他们牟利。例如,江西一家制药公司法人肖某曾以为宋铜报销发票和购买紫砂壶的名义花费519万余元,以此感谢宋铜对他的医药公司在申报国家医保目录药品价格定价、返还土地出让金等方面的关照。

曾经为宋铜购买紫砂壶“刷爆卡”的房地产商潘某的投入同样得到了回报。宋铜不仅为他开发房地产项目提供帮助,甚至在潘某的亲属杨专根因生产、销售伪劣产品被司法机关处理的情况下,出面关照干预司法,试图帮杨专根减轻处罚。

来源: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官员 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