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厅官出事前现端倪,原来栽在了司机身上

曾被纪委通报“严重违反社会主义道德”的厅官肖本明受贿案又有新动向。

《检察日报》今日披露,江苏省淮安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肖本明,通过司机收取两位商人至少400万元的贿赂款,并为了降低量刑曾试图否认受贿。

微信图片_20180417173132

肖本明(资料图)

1965年出生的肖本明,在仕途上原本可谓一帆风顺,40岁任淮安市清河区委书记,46岁任淮安市委常委。2016年11月落马,2017年7月被双开,12月一审判处8年有期徒刑。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曾经介绍过,肖本明的落马早有预兆,作为一名“65后”,2016年9月淮安市第七次党代会上意外落选市委常委,且没有进入市委委员名单。此后,他以淮安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的身份出现在公开报道中,直至落马。

去年7月,肖被双开时,江苏省纪委首次使用了“不如实报告家庭房产和投资情况”“让他人为其建造私家庭院未支付费用”“将工程项目未经会议研究、未经招投标程序交由他人承接”三个描述,可见问题之严重。

此外,通报中还罕见地使用了“有严重违反社会主义道德的行为”一词。《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明确指出,违反社会主义道德的行为包括,弄虚作假,骗取荣誉;与他人通奸,造成不良影响的;利用职权、教养关系、从属关系或者其他相类似关系与他人发生性关系;拒不承担抚养教育义务或者赡养义务;遇到国家财产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时,能救而不救;以及其他严重违反社会主义道德的行为。

肖本明主要问题出现在担任清河区委书记期间。他违规对一系列工程承接、土地开发等提供帮助。2006年至2013年期间,收受人民币现金达580余万元。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肖本明受贿的580万中至少有400万是通过其司机徐某转交,而这400万主要由葛姓和陈姓两位商人“进贡”。

葛某在肖本明的帮助下,共承接到9亿元左右的绿化工程。肖本明“好人做到底”,为了帮助葛某顺利获取工程款,将土地通过严格设限指定地“拍卖”给后者。葛某则“知恩图报”,先后通过肖本明的司机徐某送给肖现金200万元。

2014年,江苏省委巡视组向淮安反馈情况时指出,有的地方招商引资、土地出让的政策优惠、资金扶持弹性大,操作不规范、不透明,有较大的利益输送和权力寻租空间,有的违规减免、返还土地出让金,有的领导干部插手工程建设项目,有的工程项目招投标走过场、执行招标合同不严格。

面对巨大的利益,原本跟葛某一起做生意的陈某通过拉拢肖本明司机徐某,进入了肖的圈子。后又通过徐某分两次送出200万元。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肖本明身边的这个司机算是一位“老人”了。

2002年,肖本明开始担任淮安市楚州区区长时,徐某就是他的司机,肖后升任清河区委书记、淮安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等职务时,司机依然是他,前后超过十年。

中央和地方对于这些领导干部“身边人”的职务变动早有规定。十八大后,中央下发的《省部级领导干部秘书管理规定》指出,省部级领导秘书在任用时,公示未发现问题后要征得中组部同意,才能正常履行任命程序,不得破格提拔;此外,省部级领导干部的秘书不能在秘书岗位上直接提拔转岗;省部级官员调任新职,不允许将原来的秘书、司机带走。

在地方,宁夏、云南等多地都出台过相关文件,要求领导干部调离时,不准从原单位随带司机等工作人员,不准随带交通工具等公物,不得干预原单位工作。

除了司机,领导干部调动喜欢带的多是“秘书”,国家安监总局原局长杨栋梁,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南宁市委原书记余远辉等多位原省部级领导的落马通报中都出现了“违规选用秘书”一次,多是因为此事。

违规使用,一定会出问题。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肖本明通过司机徐某收受贿赂除了“用惯了”,还有其他的原因。

据庭审记录显示,肖本明及其辩护人庭审时为了降低定刑,企图将受贿数额从580.5万元减至300万元以下,进而在几个关键点上进行狡辩:

1.司机徐某替两位商人将钱送到肖本明家时,均是放在客厅地上,而没有放到客厅桌上或沙发上,不符合常理;

2.肖本明的妻子正常是在家的,而肖本明和司机徐某均表示,收这几次大额现金时家里没人,也不符合常理;

3.虽然有证据证明上文提到的两位商人在相应的时间段有大额取款记录,但并不能证明该款项就是送给肖本明;

4.本案的赃款去向未能全部查清,不能排除部分款项肖本明未收到的可能。

但这些所谓的“不符合常理”并不能对司法造成影响。检察机关认定,受贿犯罪的本质是权钱交易,只要有证据证明行为人收受了他人财物,并为他人谋取利益即成立犯罪,不受赃款去向是否查清的影响。

最终,肖本明表示认罪服法,对检察机关指控的事实和认定的罪名均无异议,愿意配合司法机关,动员亲属在一审判决前退出全部犯罪所得。

近些年,落马官员的司机被一同抓进去的并不少。例如,河南省烟草局局长司机王广江利用局长影响力非法牟利500万。2007年下半年,河南省烟草局计划购买新办公楼,祁某和陈某在明知王广江身份的情况下,通过王广江与郑建民进行协调促成特定公司与河南省烟草局的房产交易。

湖南省双牌县原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刘红安的“亲信”司机文某听说县里有领导安排司机用虚假发票到相关单位报账的事后,马上向刘红安汇报。刘红安深受“启发”,两人利用职务便利虚开发票,贪污公款340余万元。后刘红安又通过文某将1570万元转移给相关老板,用于投资或借款,试图获取高额利息。

还有的司机更奇葩。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盖如垠的司机马门启,曾打着为盖如垠购买家具的旗号,骗取个体商户张某30万元,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

用好身边人,既是严以修身,也是严以律己,更是严以用权!

来源:长安街知事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端倪 出事 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