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被央视曝光后 这些政府连夜行动

(原标题:被央视曝光后 这些政府连夜行动)

“农田中的几条沟渠中淤积着大量污水,这些污水颜色各不相同,水面上还漂浮着一层层白色的泡沫,这些五颜六色的污水填满了农田里的一条条沟渠,顺着沟渠流向了河道。”

“央视财经”微信公众号4月18日的一篇调查报道揭开了江苏连云港灌云县多家化工企业对生态环境带来毁灭性打击的一角。

被央视曝光多家企业非法排污后 这些政府连夜行动

△连云港灌云县化工企业违法排污被曝光

不止江苏,山西、安徽、湖南等多地的多家企业违法违规排污现象相继被曝光。

19日的生态环境部发布会上,水环境管理司司长张波回应山西洪洞县三维集团违法排污事件时表示,“山西省环保厅已连夜组成工作组,对该问题进行现场调查,很快就有调查结果。生态环境部将持续关注该事件,加强督办,确保得到依法处理。”

次日,生态环境部又在一天内发出四则通报,公开江苏、湖南、安徽相关问题的进展。

两地政府连夜调查

政知见(ID:bqzhengzhiju)注意到,在生态环境部通报之前,多个地方的政府部门已先后进入应急加班模式。

4月17日,央视财经频道“经济半小时”栏目报道,山西省洪洞县三维集团违法倾倒工业废渣污染农田,生产废水直排汾河,记者前去暗访时竟然遭到扣押。

问题曝光当晚,山西省环保厅和临汾市立即成立联合调查组连夜赶赴现场开展实地调查。由省环保厅一名厅领导带队的调查组立刻对污染场地进行实地勘查,对废水和工业废渣进行布点监测,并固定证据。

被央视曝光多家企业非法排污后 这些政府连夜行动

同时,临汾市由市纪委监委牵头,对不作为、失职渎职的干部依纪依规进行查处。目前,涉事的2名村干部已被依法行政拘留15天。

山西的问题曝光次日(18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又曝光了江苏灌云县的非法排污问题。也是在报道当晚,江苏省环保厅连夜召开会议,成立专案组,由一名厅领导担任组长,调集监测监察执法方面专家,赶赴连云港,彻查媒体反映的环境污染问题。灌云县委县政府也连夜召开会议,成立专案组,由主要领导带队赶赴现场。

被曝光3天后临汾问责15人

紧急出动的不仅仅有省环保厅和当地政府调查组,事件持续发酵的过程中,更多的部门开始参与其中。

作为山西三维集团的管理部门,山西省国资委19日通报称,山西省国资委纪检组已经介入调查,将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严肃处理企业相关责任人。

在更高的层面,生态环境部已将三维集团环境违法信息通报证监会,并依据上市公司环境违法联合惩戒合作备忘录对其进行联合查处。

值得一提的是,以上问题中,山西三维集团和湖南鸿升纸业的处理过程中都有纪检部门的身影。前者是一家省属国有企业,山西省国资委纪检组调查在情理之中。后者则因当地政府负责人失职而受到纪检部门问责。

被央视曝光多家企业非法排污后 这些政府连夜行动

△山西省洪洞县三维集团违法倾倒工业废渣被曝光

4月20日,临汾市首批对15名相关责任人作出免职、停职检查处理决定。

7人被免职——

洪洞县委副书记、县长解高民

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

县环保局党组成员、机关党委副书记刘俊刚

县水利局副局长商义

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周福耀

堤村乡环境监察中队队长陈亚俊

赵城镇国土所所长韩军

8人被要求停职检查——

副县长徐玉

县环保局局长郑国龙

县水利局局长黄小平

县国土资源局局长王秋平

赵城镇党委书记杨瑞平

赵城镇镇长石晓峰

赵城镇纪委书记杨永敏

赵城镇副镇长张雷

当地政府的“保护欲”

目前,这些刚曝光的问题正处于调查阶段。可以预见,调查清楚后将是问责。

20日,在央视接连曝光环境问题之后,生态环境部公布了两起中央环保督察污染反弹和一起整改不力的问责情况。

政知见此前曾介绍,被称为“环保钦差”的中央环保督察,经过2015年12月在河北展开试点,2016年、2017年两年四批进驻,已实现对全国31个省(区、市)的全覆盖,目前,首轮中央环保督察反馈工作也已全面收官。反弹是各地根据督察反馈整改后仍“死灰复燃”的问题。

从生态环境部此次公布的问题详情来看,这些问题十分典型。

例如,湖南省湘西自治州鸿升纸业在中央环保督察进驻结束后,在未实施具体整改措施的情况下,擅自通电恢复生产,违法排污。永顺县政府等有关部门却视而不见,没有及时采取措施予以制止。

对此,湖南省对包括永顺县副县长、经济和信息化局局长和副局长、环保局局长和总工程师、等10名责任人进行了问责。

在整改不力方面,全国农药行业的大型企业,江苏省盐城市辉丰公司利用厂区填埋的方式非法处置危险废物、长期偷排高浓度有毒有害废水等环境违法行为都没有得到彻底整改。

督察直指,辉丰公司严重污染问题主体责任在企业,但当地党委、政府及其有关部门环保不作为、慢作为问题也十分突出。

当地政府对该企业的“保护欲”,这个问题被生态环境部盯上了。

生态环境部还通报指出,面对中央环保督察组两次交办的群众举报,盐城市及大丰区在查处过程中避重就轻,仅就企业环境管理提出整改要求,未对偷排高浓度废水问题开展针对性调查,最终以举报不实为结论向社会公开。

今年1月,群众举报辉丰公司利用暴雨偷排高浓度废水,盐城市环保局在公开调查中认定辉丰公司不存在环境违法问题。对此,生态环境部已于本月11日致函江苏省政府,要求严肃查处辉丰公司环境违法问题。同时,已梳理形成问题案卷,将于近日移交江苏省委、省政府,由其责成相关部门调查处理,依法依规依纪实施问责。

反弹怎么治?

中央环保督察这柄“利剑”出鞘后,为什么还有环境违法行为的反弹?

一名参加过专项督察的基层环境执法工作人员告诉政知见,一些工业企业显著、恶性的环境违法行为的反弹,肯定与当地政府和环境主管部门失职分不开。

不过,他认为,在督察后反弹的是个例,生态环境部公开通报主要是为了以儆效尤。“督察中发现不符合环保要求的,会实施‘两断三清’(断水、断电、清原料、清设备、清场地),这样的话,企业重新投产的成本是非常大的,后续还有‘回头看’检查整改情况。”

在他看来,反弹可能性较大的更多是督察时没有被发现的问题,特别是餐饮、洗车行业一些不符合环保规定的企业。

“有的大项目和大企业,会在督察时以设备检修为由停产躲一躲。而当地政府和环保部门应该知道问题,但是上项目太急,规划不到位,环保意识淡薄。只想着招商引资,想到大企业带来的税收,却没有把环保成本算进去”,这名基层环境执法工作人员表示。

对于这些问题,国家层面当然有考虑到。

国家环保督察办公室副主任刘长根此前接受采访时谈道,中央环保督察借鉴了中央廉政巡视的一些做法,包括后督察的制度设计——“回头看”,目的在于给地方政府持续的压力,不仅促进地方解决具体的环境问题,同时要促使地方真正树立绿色发展理念,形成环保长效机制。

今年1月份,政知见在原环保部发布会现场听到刘长根介绍今年的督察工作时说,2018年要对第一轮督察整改情况进行“回头看”,落实整改,压实责任。2月,原环保部再次强调,针对环境治理中的重点任务和突出问题,中央环保督察还将组织开展机动式、点穴式专项督察。

相信,生态环境部20日通报反弹问题,不是最后一次。

来源:政知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