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内蒙古落马副主席背后,是乌海“史上最大”腐败案

微信图片_20180426081641

微信图片_20180426081721

平时远在人们目光以外,在“老虎”落马时才成为焦点的地方,内蒙古应该算一个。

昨天上午刚上班,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就宣布,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副主席白向群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媒体盘点,这是十八大以后内蒙古落马的第五名省部级干部。

解剖这些“目光以外”地方的老虎,最困难的就是信息匮乏。最重要的线索,大概就是他的履历。大部分媒体都注意到,他从2003年到2011年在乌海市担任市长、市委书记长达八年之久。而他的搭档、原乌海市市长侯凤岐,以亿元身家最终落马。此外,白向群主政乌海时的市委班子中,后来调任呼和浩特市委常委、副市长的薄连根,原乌海市委、秘书长何永林,后来相继落马。

有一个很诡异的事实是,本来去年年底侯凤岐的一审判决书已经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公布了,但昨天这份文书已经搜索不到了。从当时媒体的报道来看,侯凤岐被认定的30起受贿中,最大的一笔近千万贿款是一个煤老板所送。而乌海这片“乌金之海”又是典型的煤炭资源城市。一个合理的推论是,白向群应该同样与“煤炭腐败”撇不清关系。

这当然极可能是事实的一部分,但却不是事实的全部。白向群的问题,另一部分可能发生在发展方式的转型之中。

白向群2003年开始担任乌海市长,彼时的乌海依赖于煤炭工业带来的财富。1400多家煤矿,1000多家重工业企业,使其环境遭受严重污染,因此乌海被国家环保总局和监察部列为重点监察的城市。白向群被监察部和中纪委谈了话,被告之如达不到环境治理要求就会被就地免职。

如此严肃问责之下,白向群倒也雷厉风行。一系列整顿之后,乌海的环境质量迅速好转,但经济排名却从自治区前三落到倒数。此时白向群的对策是,除了继续发展新型清洁煤化工外,另一只手将城建作为经济发动机。

为此,乌海市开展了规模浩大的棚户区改造。用白向群自己的话说,“乌海市棚户区搬迁改造项目是涉及5万户矿区居民、15万人口搬迁的重大民生工程。”此外还包括了“工业进园区、农业进大棚、农民进城市、居民靠农村”等多项工程。这一系列工程效果如何呢?至少从表面看还算有所成效,部分群众的居住环境得到了改善,白向群最终也升任自治区政府副主席,所分管的也正是国土资源、城乡建设、环境保护等工作,说明当时他的政绩是被认可的。

但是在白向群离开乌海,调任锡林郭勒盟盟委书记不久后,这场轰轰烈烈的改造工程中的种种腐败开始显露。2012年初,在“农民进城”中被违规征地的部分农民开始上访举报。由乌海市派出的办案组,最后立案侦查案件22件、涉及30人。到2014年,时任乌海市纪委书记在总结这起“乌达区征地拆迁案件”时称,这是乌海建市以来查处涉案人数最多、涉案金额最大,也最为典型的一起违法腐败案件。

由于公开材料不多,还看不到这些案件的具体内容。不过乌海市纪委在总结中指出,“涉嫌犯罪的人员为了逃避罪责,送大量款物,结交领导,企图利用领导的权力和影响力,充当其保护伞。”从裁判文书网中的公开资料中,能查到的级别最高的干部要数乌海市乌达区住建局书记兼乌达区土地收储中心主任李靖峰,其他多数都是更为基层的干部。

乌海市这场城建运动,主要是在白向群和侯凤岐搭档时推动的。公开资料中尚能找到两人一起到乌达区视察旧城改造的新闻。这样一场集合了三个“最”的窝案,很难想象没有保护伞的笼罩。

去年我曾在《风吹草低见“虎狼”》一文中分析过,因为内蒙古是“目光之外”的地方,其腐败常常容易让人忽略。但其实这里的腐败情形,相比一些焦点地区不遑多让。省部级目前已经有5人落马;12个地级行政区中至少已有10个“四套班子”的原任或现任官员都出现落马,尤以自治区首府呼和浩特最为严重;而省直机关中国土资源厅、交通厅,以及自治区政协等部门都有落马。公众目光容易略过的地方,法治却不可缺席。广袤草原,需要一片朗朗天空。

来源:团结湖参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