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聪明'让我沦为罪人",落马官员贪腐理由层出不穷

“是什么让我沦为人民的罪人?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聪明’”……这是海南省陵水县扶贫办公室原主任梁有豪因受贿被查后,在忏悔书中写道的内容。昨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发表文章称,发挥聪明才智,并不是耍“小聪明”、玩“小花样”。

无论让梁有豪沦为罪人的答案是不是“聪明”,一些官员的贪腐逻辑确实令人瞠目结舌。据大白新闻了解,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区交通局原副局长徐亚俊曾在受审时称,现在的社会风气就是这样,“我也是被动的”。此外,有的贪官把自己的问题归咎在比自己年轻的老婆身上,还有的说“人家‘含泪’送钱,不收就对不起他们”。

QQ图片20180605095526

梁有豪接受办案检察官讯问。检察日报 图

“聪明让我沦为人民的罪人”

据媒体报道,海南省陵水县扶贫办公室原主任梁有豪于2011年5月至2013年8月担任陵水县扶贫办主任期间,违反规定处理公务,给国家造成645万元的经济损失;利用职务便利,收受好处费65万元。最终,梁有豪因滥用职权罪、受贿罪受到应有惩罚。

他在忏悔书中写道:是什么让我沦为人民的罪人?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聪明”。人需要聪明,心地纯净时,我把聪明用在工作上,它是健康的、积极的,这是真聪明。但是,当灵魂肮脏时,聪明被私念束缚,它就是卑鄙的、消沉的,这是自作聪明,是假聪明。正因为自作聪明,我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孽。

大白新闻梳理发现,“聪明人”不止梁有豪。据媒体报道,浙江省金华市原副市长朱福林是位做过副教授的落马官员,教育别人时常讲“情怀”:四面湖山归眼底,万家忧乐到心头。熟悉他的人称,朱福林为人谦和,做事喜欢“动脑子”。

这个专家型的官员如何“动脑子”呢?中纪委透露,朱福林通常不赤裸裸地收受钱物,一般都要通过“借用车辆”、“订房炒房”、“低价买房、高价卖房”、“转让预期投资收益”等名目,大肆受贿敛财。2000年至2012年,朱福林收受贿赂共计1500余万元。2014年3月,朱福林被判处无期徒刑。

案发后,朱福林忏悔说,他认为“政治学习都是一些陈旧的大道理”,是一些“假、大、空”的内容,“只注重专业技术方面的学习与积累,对政治学习毫无兴趣,没有认真思考哪些高压线领导干部不能碰”。

朱福林案警告的哪些人呢?中纪委在一篇评论中给出了答案:奉劝那些像朱福林一样的所谓“聪明人”,“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真正的“聪明”,应该效法东汉“四知太守”杨震,面对诱惑,始终坚持“手莫伸”。

“社会风气就这样,我是被动的”

关于上述的“聪明”,《中国纪检监察报》于今日(6月4日)发表文章称,人需要发挥聪明才智。每名党员干部履行职责都需要用心去做,开动脑筋,开创性地开展工作,这样才能高标准地完成任务,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但发挥聪明才智,并不是耍“小聪明”、玩“小花样”。

无论让梁有豪沦为罪人的答案是不是“聪明”,这些官员的贪腐逻辑确实令人瞠目结舌。

曾任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区交通局副局长的徐亚俊,玩网络游戏差钱时,工程老板赞助了他4万多元。他带妻子在海南购物钱不够,工程老板又转了两万元“临时救急”。他给别人安排个工作,对方过节来送礼,羊肉袋子里“藏”了1万现金。

据查,徐亚俊从2009年春节期间至2014年春节前,非法收受和索取钱财共计82.72万元,另外还有一部约两万元的相机。

2015年4月,在南京市六合区人民法院受审时,审判长问徐亚俊,在收这些钱的时候,内心是什么想法。徐亚俊表示,别人送不送钱,他工作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不过,他提出,现在的社会风气就是这样,“我也是被动的”。

他表示,别人送不送钱,他工作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但他提出,现在的社会风气就是这样,“我也是被动的。”在最后陈述时,他说,自己有美满的家庭,却因受贿伤害了家人。说到这里,他拿着悔过书的手都在发抖。他说,希望大家以他为戒,吸取教训。

检索“落马”贪官的忏悔录可以发现,贪官们总是将社会风气等外因视为他们走向犯罪的“主要动力”,却闭口不提自身无视法纪、道德约束失范等内因。在此语境下,徐亚俊的“社会风气论”,不过是在重复旧有的套路,自然令人啼笑皆非。

“问题出在年轻老婆身上”

据大白新闻此前报道,2012年3月,湖南省纪委对湖南省交通厅原党组书记陈明宪涉嫌严重违纪问题立案调查。2015年9月,陈明宪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死缓,涉案6000余万元。

2016年6月1日,有媒体曾曝光了一段他当年庭审的画面。“我这个人,贪名、贪权、贪色。和这个老婆结婚,她和我结婚时只有25岁,比我小31岁。”

陈明宪说,老婆年轻又漂亮,自己犯了个低级错误,不是法律问题,是道德问题。他认为,自己的问题就出在这个年轻老婆身上。

“不收钱对不起他们”

2008年,江苏省睢宁水利局原局长张新昌因受贿罪,被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在庭审中,张新昌对于收受多位下属钱物的辩解颇有“创意”,他在法庭上说:“行贿的人都是含着眼泪让我把钱收下的,我觉得我不收就对不起他们。”

《羊城晚报》曾对此评论称,“不收就对不起他们”,这只不过是贪官张新昌的一句托词。

行贿的人“都是含着眼泪让我把钱收下的,我觉得我不收就对不起他们”。显然是受贿有理论,倘若这是真情,是实感,我倒要对张新昌问一声:此时此刻,你为什么就不能“含着眼泪”拒收?

来源:大白新闻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罪人 官员 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