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敷衍了中央环保督察组两年的,都是些什么人?

微信图片_20180609102036

微信图片_20180609102026

领导干部被约谈时,心情大概都不会轻松。但是多名干部一起被约谈,各自的压力可能不尽相同。比如本月4号,生态环境部约谈了重庆石柱、广西玉林和江西宜春等3市(县)领导干部。会上玉林市市长韦韬表示“心情沉重、如芒在背”。不过他毕竟是今年才到任玉林,2016年中央环保督察反馈的问题至今没有解决,他有一定责任,但至少还有扭转的时间。

那些自当年就担任主要领导职务,但两年来对督察组反馈的问题一直“敷衍应对”的人,这一次可能要捏把汗了。

说起来原环保部约谈地方党政领导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这次有个独特的背景是,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刚刚召开,会议规格非常之高,习近平总书记在会上做了重要讲话。会议召开6天之后,生态环境部宣布,第一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将全面启动,并强调,这是按照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的部署开展的。

正如中央巡视“回头看”是带着问题回头的,环保督察“回头看”显然也是“心有所属”而去。督察组强调将重点盯住督察整改不力,甚至“表面整改”“假装整改”“敷衍整改”等生态环保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本月初6个督察组陆续进驻到位后,假装整改的问题果然都暴露了出来。

比如江西,早在两年前中央督察组就要求江西整改瑞金万年青水泥有限公司。但这次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江西首日,就接到了4个反映这家公司污染的举报。督察组赴现场调查发现,当年瑞金市向中央承诺的诸如搬迁居民等整改措施,根本就没有兑现。

而面对水泥厂周边受影响居民统计数字虚假等问题时,瑞金的有关负责人倒是很老实:“可能不准确,当时负责调查的人报上来给我,我就签了。”瑞金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向督察组表示,会非常认真地研究,尽快制定详细的解决方案。但是我们注意到,这位负责人从2014年就担任了该职务,也就是说当年的整改就是其经手的。事实证明,其整改即使不说是“假装”和“敷衍”的,至少也是只停留在表面、未曾深入。

江西瑞金还不是最典型的。6月1号,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入驻宁夏动员会召开几个小时后,就接到问题举报23个,其中13个都是反映泰瑞制药恶臭的。和瑞金的水泥厂一样,泰瑞制药也是2016年督察组重点督察过的。结果动员会当天下午督察组就在现场发现了泰瑞制药的恶臭、环保处理设施运行记录前后矛盾以及二氧化硫、氮氧化物超标问题。

宁夏自治区党委书记石泰峰、自治区主席咸辉分别作出措辞严厉的批示,要求“严肃追责、绝不姑息”。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专门就泰瑞制药等企业一事约见银川市市长杨玉经、副市长徐庆。

当地群众之所以那么急切地向督察组举报,是因为他们已经忍了15年了。这家被举报了15年而屹立不倒的公司有着复杂的股权结构。团结湖参考(微信ID:Talkpark)通过天眼查发现,目前“祁秀萍”以1.6亿出资额,占公司69%的出资比例。2016年祁秀萍还曾将宁夏另一家制药公司金维制药96%的股权让渡给自己的女儿汪丹娜,此外汪丹娜还持有多家公司股权。而坊间对祁秀萍的身份几乎一无所知。

认真学习了习近平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讲话的人,应该都知道,会上强调生态环境是关系党的使命宗旨的重大政治问题。这次环保“回头看”各省的动员会上,无不强调要从“政治站位”的高度,看待这次督察。这次督察不是一次普通的环保整治行动,而是对地方落实新发展理念程度的一次检验。

中央环保督察之所以遭遇敷衍应付,生态环保理念在某些地方之所以难以落实,说到底还是触及到了一些人的切身利益。重污染企业,多数都具有较强的盈利能力,也是地方的纳税大户。一些利益共同体对他们的保护欲相当强烈,所以像泰瑞制药这种群众举报恶臭、但环保部门就是检测不出来超标的现象,才会屡屡出现。 

人们总说环保部门要长牙齿才行,约谈、通报都是有力的措施,但对某些人来说这些或许还是不够震慑。有人注意到,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后,28人被中央纪委通报曝光,这是首次以中央纪委的名义集中通报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典型问题。这次通报的涵义不言而喻,那些“假装”和“敷衍”的人要好好掂量掂量了。

来源:团结湖参考   作者:于永杰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督察组 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