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浙江探索的这项新模式 要在全国推广

原标题:浙江探索的这项新模式,要在全国推广

今天(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前一天,6月25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就禁毒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走中国特色的毒品问题治理之路,坚决打赢新时代禁毒人民战争。 

同一天,6月25日,国新办举办司法行政戒毒工作成果新闻发布会,司法部副部长刘志强在会上介绍,自2008年《禁毒法》实施以来,戒毒场所已累计收治强制隔离戒毒人员130万余人,目前在所近24万人。共有戒毒康复场所(区域)73个,累计收治戒毒康复人员10万余人,目前在册近6000人。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目前在所有24万人,那么,问题来了,这24万人在戒毒所是如何生活的?又是怎么戒毒的? 

这个问题在今年5月29日已经有了答案。

这里有一个大背景,一些读者可能了解,2013年底,《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废止劳动教养制度。在这之后,劳教所转型为强制隔离戒毒所,各省开始探索戒毒工作新模式。 

今年5月29日,全国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座谈会召开,会上公布《关于建立全国统一的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基本模式的意见》,部署建立全国统一的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基本模式。在6月25日国新办举办的司法行政戒毒工作成果新闻发布会上,刘志强也说,这一模式的建立,标志着新时代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已经由转型走向定型。

那么,这个统一的模式是怎么来的?其实,“走向定型”的全国统一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基本模式的蓝本,就是浙江戒毒模式。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借这个时机探访了浙江3家戒毒所,了解了“浙江模式”,看到了转型后的戒毒所是什么样的,有哪些科技手段用于戒毒,戒毒人员在戒毒所是如何生活的。

新的戒毒所是什么模式?

浙江戒毒模式被归纳为“四四五”戒毒模式。直接说,在强制隔离戒毒的全过程,设置生理脱毒区、教育适应区、康复巩固区、回归指导区“四个功能区”。 

同时,根据戒毒人员在不同阶段的身心特征和戒治目标,在生理脱毒区实行“病房式”管理,教育适应区实行“军营式”管理,康复巩固区实行“校园式”管理,回归指导区实行“社区式”管理。 

还设有五个专业中心,分别是戒毒医疗中心、教育矫正中心、心理矫治中心、康复训练中心和诊断评估中心。 

“四区、五中心”被写入司法部《关于建立全国统一的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基本模式的意见》。《意见》中指出,建立以分期分区为基础、以专业中心为支撑、以科学戒治为核心、以衔接帮扶为延伸的全国统一的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基本模式。同时,要通过2至3年的努力,建立科学、统一、规范的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基本模式。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在戒毒所认识的女戒毒人员吴欣就处在第三个区康复巩固区。 

这个区是戒毒人员所处时间最长的区域,在为期两年左右的强制隔离戒毒期内,在康复巩固区的时间一般达到1年3个月到1年9个月。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发现,这个区域的主色调是蓝色,据浙江拱宸戒毒所办公室副主任陈蓉蓉说,蓝色代表理性、稳重,因为时间跨度长,希望蓝色能够让戒毒人员静下心来。 

第一个区域是生理脱毒区,戒毒人员来到戒毒所后,先在生理脱毒区进行为期7到15天的生理脱毒。这一区域的颜色设置为粉红色,颜色比较温馨,目的是为了软化攻击、调试情绪。第二个区域是教育适应区,主要帮助个人梳理戒毒目标,养成良好行为习惯,因此是军营一般的绿色。最后一个区域是回归指导区,是对戒毒人员重回社会的过渡,这一区域是橙色,“就像救生员衣服的颜色一样,给人带来活力和希望。”

VR技术怎么运用在戒毒中?

《关于建立全国统一的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基本模式的意见》中指出,要以科学戒治为核心,大力加强戒毒新技术、新方法的研发、运用和推广。6月25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司法部副部长刘志强也说,目前已和246家机构614名专家深度合作,共立项31个,结项21个,有的项目经实证研究取得了很好的戒治效果,如内观疗法戒毒项目、经颅磁刺激戒毒项目、虚拟现实毒瘾评估与康复训练系统等。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了虚拟现实(VR)毒瘾评估与康复训练系统,在浙江也重点了解了这个系统。 

VR毒瘾评估矫治系统目前已经是3.0版本,是由浙江省戒毒管理局、浙江大学汪永光博士团队共同研发完成。

△VR治疗教室△VR治疗教室

汪永光说,这一系统有两个功能模块,分别是毒瘾评估和毒瘾治疗。 

怎么进行毒瘾评估呢? 

汪永光说,诱发吸毒人员对毒品的渴求有很多因素,比如有物品线索、声音线索,动作、表情、交互行为等都有可能诱发毒瘾。将这些线索落实到具体的画面上,用故事线串起来,还原空间、环境、场景,通过特写镜头等方式,诱发吸毒者对毒品的渴求,将吸毒者对不同线索的反应用心电信号记录下来,通过一定算法,计算吸毒者的兴奋程度,完成对毒瘾的评估。 

接下来就是毒瘾治疗,“基本原理是建立新的记忆,用一个记忆替代另一个记忆,一个反射替代另一个反射。”具体来说,就是呈现毒品所造成的危害,包括死亡、衰老、性病,以及吸毒人员反映的害怕警察直接冲进来等,将这些场景用VR呈现。“原来吸毒者对毒品的所谓好的、兴奋的感觉,被这些对应的记忆画面替代,把人从虚假的向往中拉回来。” 

吴欣也说,自己在接受过VR系统治疗后也受到很大影响,“我当时脑子里就是:好恶心好恐怖好吓人。饭都吃不下去,一想到如果继续吸毒,自己也会变成这样,觉得很后怕。” 

目前,这套系统只针对吸食甲基苯丙胺的吸毒者,据统计,VR毒瘾评估矫治系统1.0版本就已经实现了76%戒毒人员在一定程度上渴求度降低的效果。

电磁波怎么调节受损大脑?

吴欣从19岁开始接触毒品,当时年纪小,贪玩,在社会上认识了一些吸食毒品的朋友。“一开始,我也就是看着他们吸,看了半年,觉得好像也没有什么,就开始自己尝试吸。”她说,“后来我才知道,一些损害是自己无法意识到的。” 

谈起当初吸毒的感受,吴欣说,一开始尝试发现自己会比较亢奋,做什么都很有劲,很认真,时间一长,发现自己出现口齿不清、大脑不清醒的情况,“有时候自己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思路很模糊,吸毒的人不会说自己脑子有毛病,但大脑已经发生变化了。” 

浙江省十里坪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医疗中心副主任姚建飞说:“吸毒造成脑损伤,逐渐发展成特殊的慢性复发性疾病,戒毒人员在医生眼中就是脑病患者,大脑功能不能恢复的话,戒毒效果是非常脆弱的。” 

在新技术中,还有一项是经颅磁刺激戒毒,就是用电磁波刺激大脑皮层,对神经细胞进行调控,缓解紊乱状态,调节其回归正常。

陈蓉蓉说,重复经颅磁技术是一项成熟的临床治疗技术,用于治疗小儿自闭症、老年痴呆、帕金森等,但将这项技术引入戒毒治疗,浙江是首创,这是与上海交通大学袁逖飞博士团队的合作成果。 

在政知君采访时,正在接受经颅磁治疗的赵军(化名)说,这是他第8次做经颅磁治疗,“做完睡眠状况好了很多,不像刚进所那么焦虑,刚来的时候睡到半夜会醒来,现在可以一觉到天亮,记忆力也好了一些,而且,我能感觉到,自己心里确实对毒品的需求降低了。” 赵军刚刚来到戒毒所半个月,之前接触毒品有6年左右。 

值得一说的是,致力于改善脑功能的还有精准化体能康复训练项目,这是与宁波大学体育学院王东石博士团队的合作项目。说实在的,这个项目颠覆了政知君之前对于运动作用的认识。 

王东石说:“新型毒品大多让人大脑皮层功能损伤,运动可以改善大脑功能,促进大脑健康,而且,吸食毒品产生快感在大脑中产生固定模式,运动过程也会自发产生兴奋,替代毒品带来的快感模式。” 

 

需要补充的是,体能康复训练注重的是“精准化”,在训练频率、持续时间、强度、运动类型上都有所区别,根据体能测试结果,不同的戒毒人员在不同阶段有不同方案。 

大体来说,在生理脱毒区主要是安排一些轻运动,教育适应区是适应性运动,康复巩固区是处方式运动,也就是根据戒毒人员体质健康测试结果开具个性化的运动处方,最后一个区是回归指导区,开展的是趣味性运动。

来源:政知见  作者:高语阳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浙江 模式 推广 全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