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盯上了“害群之马”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盯上了“害群之马”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盯上了“害群之马”

很多年之前,我去车站接一个国外归来的朋友,等了很久才接到人,结果他说刚刚把一个商店里的瓷器碰碎了,赔了人家几百块钱。机智的我马上意识到他被套路了,因为不久前报纸上刚报道过,车站附近有遥控瓷器倒地,讹人钱财的把戏。于是我带着他去了车站派出所报案,警察倒也干脆,去吼了那几个骗子,然后把钱要出来了。

记得当时年少的我双眸闪亮,还不禁默念起“天地有正气”。可是在红尘中打过几年滚后再想起这件事来,又暗自嘀咕:骗子在车站布局不是一天两天了,媒体都知道了,警察也不会不知道这就是欺诈吧。所以这事吼两嗓子就完了?想到这顿生感叹,江湖啊,你就这样把一个天真少年变成多疑的世故中年了。

之所以又想起这件事,是因为最近频繁看到中央部署扫黑除恶转型行动的新闻。可能大家还记得,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在今年初启动的。时隔小半年后,中央决定,派出10个中央督导组,赴全国开展督导工作。第一轮督导将从下个月开始,在河北、山西、辽宁等十省市开展,而且要适时开展“回头看”。

大家都知道中央巡视组,不久前我们还关注过中央环保督察组。那么扫黑除恶工作中派出中央督导组又有什么背景呢?

其实在这一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的高潮中,中央开了多个会议,尤其是中央政法委多位负责人频频调研、讲话。认真学习这些讲话以及新闻通稿,我们就不难理解目前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进展中的难点要点所在。

中央政法委负责人日前在肯定专项斗争开展以来所取得成就的同时,强调“要清醒地认识到,专项斗争中还存在不平衡、不持续、不统一、不衔接、不协同等问题”。而围绕这一波工作推进,几乎每次会议都谈到的一个问题就是“深挖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

比如在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工作培训班上,中央政法委就强调,督导组将对掌握的领导干部涉嫌违纪、向黑恶势力通风报信、干预案件调查处理、甚至充当“保护伞”等线索,及时移交处理。刚从湖北赴京任职的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一新直言,要集中梳理、挂牌督办一批背后有腐败嫌疑的重大涉黑涉恶案件,颇有震慑之意。

尤其值得注意的还有,上个月下旬召开的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会议上,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表示,对政法系统内部充当“保护伞”的,要坚决清除害群之马。就在前天,中央纪委网站上的一篇文章,专题讨论中央纪委驻公安部纪检监察组深挖内部“保护伞”的相关工作。文章透露,全国公安纪检监察组目前共收集民警涉黑涉恶问题线索407件,涉及445人。

也是这篇文章对一些公安内部人员充当“保护伞”的案例点了名。其中河南杞县公安局副政委王华的事例,特别能说明深挖地方黑恶势力保护伞之必要和困难。其实早在2014年王华就曾被实名举报。2015年河南当地媒体曾公开点名报道,杞县一家涉嫌组织卖淫的酒店,其董事长为杞县公安局副政委王华的亲属。但这样的报道,并没能撬动王华在杞县的势力,报道很快就被消失。直到今年5月,在打击内部“保护伞”行动的雷霆之势下,开封市纪委监察委指定尉氏县纪委监察委对王华进行审查调查,才最终掌握了王华利用职务便利向犯罪分子通风报信,涉嫌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犯罪的情形。

一个县级公安局的副政委,官职实在说不上有多大。但就是这样一个干部,四年来历经群众举报、媒体曝光,却总能危而不颠、化险为夷。这些害群之马不只是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其实已经在地方上形成了一股势力,甚至本身就是货真价实的黑恶势力。如果扫黑除恶斗争还是经这帮人之手推进,必然只能是雨过地皮湿。

对于这些盘根错节的地方势力,惯常性的手段往往会遭遇各种软性抵制和消解。所以中央督导组从高处发力、深入地方就显得尤为必要。对于专项斗争中可能遭遇的阻力,中央其实早有预料。中央政法委提出“三个策略”,要求重点案件下管一级、复杂案件异地用警。同时,要求在这轮督导中请群众参与、监督、评判,通过互联网、微博、微信等渠道收集民警涉黑涉恶问题线索,打一场扫黑除恶的人民战争。

需要指出的是,在这场扫黑斗争中,大量政法干警付出了巨大辛劳,甚至还有人牺牲在岗位上,他们无疑是值得敬佩和尊重的。而长期以来,部分“害群之马”侵蚀了群众的获得感,抹黑了警察在人民心中的形象,是时候扫除妖雾,还人民一片玉宇澄清了。

来源:团结湖参考(文/于永杰)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专项 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