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证监会副主席:特朗普打贸易战的民意基础从何而来?

【侠客岛按】

昨天,前美联储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历史上任期最长的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公开发言,称“美国对外施加的关税,实际上是由美国国民在买单”“钢铁和铝行业对贸易战的反应,实际上是一个潜在的政治问题”。实际上,持同样观点的,还有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方星海,在昨天由《财经》杂志主办的中国财富论坛上,他同样明确指出:美国打贸易战有深刻的国内政治基础。

中美贸易战之际,两国金融界的专家、重要官员却有这样的共识,可以说看点十足。昨天看了格林斯潘的发言,今天一起来看下方星海的见解。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方星海

内政

今天或这段时间,是一个很特殊的时间,大家知道国际形势在发生很大的变化,财富管理本质上是一个资产配置的过程,跟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密切相关。大家在讨论美国的对外政策的变化的同时,也在问什么导致了美国发生这样的变化?我今天想对美国对外政策的变化,探究一下其国内政治的原因。我们说外交是内政的延伸,任何国家对外政策的变化,都取决于内政。

现在的国际经济体系,是二战以后美国主导创立的,这个国际经济体系起先,70年代之前,是对美国普通老百姓都是有益的,是美国普通老百姓都获益的一个经济体系。因为那时候美国经济,特别是工业非常强大,在全世界没有什么竞争对手,所以美国的整个外贸逆差,是70年代以后才开始的。

70年代之前,美国外贸大部分年代是顺差的。当时有一个说法,说美国一个高中毕业生,能够在福特汽车公司找到工作,就能够很舒服养活一个四口之家。但是后来,欧洲日本发展起来了,到了80年代之后,中国也发展起来了,美国工业的竞争优势就没有了。

而且这个竞争优势丧失,还是在美元大幅度贬值情况下发生的,现在是一美元兑110多日元,以前是对360日元。外贸赤字持续,这是很大的一个问题。也就是说美国的竞争力在削弱,什么原因呢?格林斯潘先生刚才说得很清楚了,因为美国储蓄不足,投资不足,投资不足当然导致劳动生产率增速的下降。

美国近四十多年来,靠什么维持他的生活水平呢?如果把美国比作一个家庭的话,它挣得少,花得多,怎么办?那就卖资产,家当可以卖,或借钱。所以美国现在净外债,刚才格林斯潘先生有一个数字,净外债已经积累到9万亿美元。

当然美国有一个好处,美元是国际储备货币,可以印钞票付债务。所以我刚才问格林斯潘,人民币国际化对美国有什么影响?他回答了一个问题,但没有回答另一个问题,就是美元不是唯一主要储备货币后,是否有助于倒逼美国提高储蓄率

当然,说美国的工业总体竞争力在下降,也不是说美国所有行业国际竞争力都不行。大家知道美国的高科技、美国的军工、娱乐行业、金融、农业,这些的国际竞争力都是很强的。但是这些领域吸纳的就业人口是有限的,而且这些领域在国际经济体系中产生的收益,其实也为美国少数人所拥有。所以在美国,就是总体的竞争力下降,外贸逆差,外债增加的前提下,收入分配变得不均,而且越来越不均。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底格里兹教授的研究表明,从1978年到2018年四十年里,美国50%的人口的实际收入是下降的。你想想看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中国是一个什么概念?我想在任何国家都是要发生革命了。所以美国国内有一大部分人是充满着愤怒的情绪,因为他们的收入下降。

特朗普利用了收入比较低的这些人,利用这些人的不满和恐惧,当上了美国总统。当总统以后,他和他的谋士就感到现有的国际经济体系,是必须要改变的,因为它导致美国不断的外贸逆差,也导致美国国内收入分配极度不均,而且好像把中国等非西方国家都发展起来了。

所以现在我们看增加关税,这只是第一步,我感到美国有些人的长远目标是要把WTO这样的体系都冲垮。当然,新的替代体系是什么,我觉得他们也没有想好,但是肯定是朝这个方向走的。而且,美国国内的政治,现在是谁对这个国际经贸体系发起冲击,谁就政治上得分。

格林斯潘先生刚刚说,这是美国政治进入了民粹主义,大家请注意格林斯潘对民粹主义下的一个非常好的定义,民粹主义跟其它主义不同之处在哪里呢?是不讲道理的一个主义,内在是自相矛盾的。其他的主义,社会主义也好,资本主义也好,内在是一体的,互相不矛盾。民粹主义是谁能承诺给你好处就支持谁。但是这套东西现在在美国政治上得分,所以美国目前这套外交政策可能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