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侠客岛:村民点煤油灯 贫困县为何敢斥巨资修广场?

原标题:[解局]村民还在点煤油灯,贫困县为何敢斥巨资修大广场?

[侠客岛按]

一个国家级贫困县能“穷”到什么程度?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又能“富”到什么程度?

湖南省汝城县的“精分”为你揭开答案。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8月5日的报道:湖南省汝城县这个国家级贫困县,大规模举债修建大批“形象工程”,花4800万元修广场,6株银杏树(靠两人手拉手才能环抱住一棵)就花了285万元,8根图腾石柱花了120万元。

与之相对的则是对民生的极度罔顾。本属公益性基础设施的汝城县自来水厂,在2002年被民营企业绝对控股收购。2016年以来,自来水管网年久失修,爆管停水、喝“黄泥巴水”是常态,春节期间屡次停水;不仅如此,当地卢阳镇更有两个自然村一些村民家中没有通电,25户67人仅靠山泉水发电和点煤油灯照明。

一面享受着国家特殊政策照顾,另一方面却大肆铺张。贫困县的“荒诞”之源究竟在哪里?中央的扶贫政策又为何到了基层频频走样?今天,我们请到了具有丰富一线调研经验的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研究员吕德文岛叔谈谈他的看法。

09jM-hhkusks6736431

湖南省汝城县广场

并非个例

湖南省汝城县的例子并非个例。过去的几年,见诸媒体的贫困县搞“形象工程”的例子,简直不胜枚举。

比如,《中国纪检监察报》在2015年就报道,广西凤山县原县委书记黄德意,用国家防治地质灾害资金上千万元,在出入县城的山壁上雕刻“凤凰壁画”,而壁画项目实际造价却仅200多万元。与此同时,在道路崎岖难行、冬日天寒地冻的情况下,当地一些乡镇的瑶族学生仍穿着单衣破衫。

更早之前,媒体还曾报道,位于贵州生态最脆弱、贫困程度最深的毕节地区,当地政府却巨资打造的巨幅全铜狮像现身十字街头;辽宁省北票市,国家级贫困县,财政收入仅8400多万元,却建了座耗资1000多万元的广场;江西省横峰县,全国有名的重点贫困县,花费3100多万元,建造全省首屈一指的豪华广场和行政中心;安徽长丰县,国家级贫困县,至今有10多万人尚未脱贫,要建高尔夫球场 ,镇领导称农民不会饿死。

值得深思的是,不少地方政府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并出台过相关文件。比如2015年湖南省和湖北省就出台过《关于建立贫困县约束机制的实施意见》,试图给贫困县套上“紧箍咒”,但今天类似的问题依然存在。

可见,贫困县搞“形象工程”背后的问题,还很复杂。而在扶贫已经进入攻坚战阶段的今天,这类问题尤其值得重视。

qsXw-hhkusks6736465

广西凤山县的壁画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