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一纸问责后,这10人应声落马

在第二次被生态环境部约谈之后,山西省临汾市环保局迎来了两年内的第三位局长。

8月7日,临汾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决定,任命李永芳为临汾市环境保护局局长。

今年5月30日,李永芳的前任张文清因为环保监测数据造假,以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去年2月25日,原环保部第一次约谈临汾市1个多月后,张文清的前任郭波被免职。

以中央环保督察为起点的“环保问责”风暴中,临汾不是个例。被问责人员中,多名官员已因严重违纪等问题落马。 

临汾环保局新局长曾任巡察组长

即便不是个例,临汾也最引人关注。

2016年8月30日,时任临汾市政协秘书长的郭波出任临汾市环保局局长。

当年入冬之后,临汾市雾霾频发,到2017年1月4日至12日,临汾的二氧化硫浓度小时均值十天内三次破千。

2017年1月19日,原环保部约谈了临汾市政府的主要负责人,指出临汾市2016年空气质量六项监测指标均不降反升,大气环境质量已连续两年呈现恶化趋势。

作为临汾市长,刘予强在会上表态说,自己“心情沉重,如芒在背,如坐针毡”,将诚恳接受约谈,正视问题,严肃问责,并尽快拿出方案,尽快遏制大气环境质量恶化趋势。

一个多月之后,当年2月25日,刚上任5个月的郭波被免去了市环保局局长一职,时任临汾市环保局副局长张文清“临危受命”,主持工作一年左右,并在2018年3月出任临汾市环保局局长。

微信图片_20180809104428

但张文清的任期比郭波还要短,转正一个月之后就因为环境数据造假被抓获并判刑。

2017年4月,中央第二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山西,这个时间点就是张文清造假的开始。从那时一直到2018年3月,在张文清的授意下,监测站聘用人员张永鹏组织人员通过堵塞采样头、向监测设备洒水等方式,对临汾市的6个国控空气自动监测站实施干扰近百次,导致监测数据严重失真达53次。

因为这事儿,今年8月6日,临汾市长刘予强又一次走进了生态环境部接受约谈。这次,他的表态是“痛定思痛、狠抓落实”。

微信图片_20180809104431

仅隔一天,新的临汾市环保局局长李永芳走马上任。

李永芳此前的身份是临汾市吉县政协主席。上一次出现在公开报道中是今年5月,临汾市委第七巡察组对临汾市人民医院巡察“回头看”工作动员会上,李永芳担任巡察组组长。 

督察问责后至少10人落马

环保问责风暴的漩涡中心不止是约谈,还有督察。

2015年12月31日至2016年2月4日,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河北省,开展环保督察试点。

此后2016年7月至2017年9月,中央环保督察组共分四个批次,对31个省(市、自治区)开展督察工作。目前,第一、二批中央环保督察公开移交案件的问责情况已经公布。

第一批内蒙古、黑龙江、江苏、江西、河南、广西、云南、宁夏等8省(区),共问责1140人,其中厅级干部130人(正厅级干部24人),处级干部504人(正处级干部248人)

第二批北京、上海、湖北、广东、重庆、陕西、甘肃等7省(市),共问责1048人,其中省部级干部3人,厅级干部159人(正厅级干部56人),处级干部464人(正处级干部246人)

政知君不完全统计了一下,在问责情况公布之后,处分官员中已有至少10人落马。

微信图片_20180809104449

去年11月发布的《江西省通报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移交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问责情况》指出:其中有些人的违纪问题通报与环境督察的问责通报一致。比如,江西省抚州市水利局政策法规室副主任汪淦。

抚州市鸿顺砂石有限公司为生产营利,违反与抚州市水利局签订的砂石开采权《出让合同书》中关于禁采区的约定,在禁采区偷采砂石,甚至进入取水口上游 1000 米、 下游 100 米水源一级保护区内偷采。

抚州市水利局履行监管 职责不到位,未按规定开展巡查,未及时发现偷采行为。

时任抚州市水利局水政监察支队副队长汪淦(负责支队工作)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今年4月,汪淦接受审查调查。6月发布的双开通报明确:

汪淦利用职务上的影响,为亲属经营砂场提供便利。违反工作纪律,不正确履行职责,帮助他人将不符合补偿条件的采砂船舶申报国家补偿,造成国家资金损失。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砂场经营、协调砂场纠纷等方面谋取利益,收受他人巨额财物。

还有6人在问责结果公布之前或者通报时就已经落马。

包括齐齐哈尔原副市长曲秀丽,鹤岗市原市长梁成军,黑龙江肇源县原县委书记李延国,齐齐哈尔原副市长兼住建局局长黄宇,武汉市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市长李忠以及黄石市交通运输局正县级干部、阳新县原县委书记、县长童金波等。

3名省部级被集体问责

在中央环保督察之后,因为生态环境保护不利,如此多的领导干部,特别是地方高级领导干部被问责,这在我国历史上仍属首次。

注意一下,刚才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还提到了3名省部级干部被问责。他们全部来自甘肃,问责原因都是祁连山生态环境破坏问题。

早在1988年5月,祁连山保护区就被国务院列为第二批国家级森林和野生动物类型自然保护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规定:禁止在自然保护区内进行砍伐、放牧、狩猎、捕捞、采药、开垦、烧荒、开矿、采石、挖沙等活动。然而甘肃省国土资源部门在2014年10月国务院批准调整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范围后,仍然在保护区内违规审批和延续采探矿,过度开发保护区内水电,严重破坏保护区生态环境。

就此问题,对于有关部门未能正确履行职责,2017年7月,中央纪委对三位副省级官员给予处分:

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杨子兴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目前,杨子兴已不再担任甘肃省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

省委常委、兰州市委书记李荣灿(2015年5月至2016年11月担任副省长期间分管国土、环保工作)进行约谈,提出严肃批评,由甘肃省委在省委常委会议上通报,李荣灿在省委常委会议上作出深刻检查。

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罗笑虎(2014年1月至2015年1月担任副省长期间分管发改、国土工作)进行约谈,提出严肃批评,由甘肃省委在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会议上通报,罗笑虎在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会议上作出深刻检查。目前,罗笑虎已不再担任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

今年5月底,6个督察组进驻河北、河南、内蒙古、宁夏、黑龙江、江苏、江西、广东、广西和云南10个省份,开始为期1个月的“回头看”。

上个月,生态环境部发布了第一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边督边改情况。至进驻结束,十省份共约谈2819人,问责4305人。

目前,第三批和第四批中央环保督察公开移交案件的问责情况还未公布,第一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各地问责具体情况也未集中公布。

下半年,第二批“回头看”即将启程。

可以想见,环保问责风暴不会停息。

来源:政知圈   作者:董鑫  潘悦